總瀏覽量

2007年9月21日 星期五

夢回新填地(2)




乾貨區其實不限於售賣日用品, 也有其動感的一面.  我最感興趣

的莫過於算命攤檔.  算命的形式不侷限於照田雞式的看相摸骨,

你若喜歡可以選擇拆字, 靈雀求簽和撲克算命(有點像今日的塔

羅牌了) 等.  老實說最好看的街頭表演莫過看著一臉惘然/半信

半疑的顧客如何被氣定神閒的睇相佬說服, 然後心悅誠服的付款

離去.  再走遠一點, 文化分區那邊有棋檔(可下全局及殘局), 幻燈

片檔, 書報檔甚至賭檔.  書報檔是最有意思了, 你不單可找到各

式各樣的冷僻的書藉, 壓在大堆舊書下面的是使人面紅耳赤的色

情雜誌.  環顧四面無人留意, 便静悄悄的抽出一本匆匆地翻閱,

猛然抬起頭來, 檔主竟然已站在身旁, 大驚之下立即把雜誌抛下

落荒而逃, 背後還隱約傳來檔主的漫罵聲.


 


 


至於演藝區卻又是另一番景象.  余生也晚, 巳經趕不上新填地有

粤劇上演的黃金年代.  我聽說六十年代中期新填地有中,西樂團

各據一隅, 全盛時期甚至有一, 兩臺迷你粤劇團長駐.  到了六十

年代末期這些劇團因為經營環境困難而化整為零, 部份留守新填

地, 大部份則轉到新興的歌廳, 中式夜總會謀生.  留下來的亦不

得不改變表演方式來迎合新形勢.  其中最深印象的包括講故的

[細路雄], 以及唱諧趣歌曲的[香港貓王].   [細路雄]可能在片場

當臨記, 所以對片場內外的人與事都能如數家珍的娓娓道來, 聽

他眉飛地舞的講述陳寶珠和呂奇如何如何, 蕭芳芳和謝賢又如何

如何, 中間加插一些葷笑話, 說到緊張關頭, 便會賣個關子, 停下

來賣涼茶果, 待賣得七七八八後, 才繼續講古.  [香港貓王] 則以

全能唱做獨步新填地( 他自稱香港貓王, 想必是受鄭君绵的東方

貓王的綽號影響).  他的造型在當時來可說是非常舞臺/前衛性

的; [行頭]包括大格仔西裝, 梳得光可鑑人的騎樓頭, 尖頭鞋, 最

煞食的地方是他不單只能歌善舞, 而且精通各類中西樂器.  只要

你放下三數元, 即可點唱一曲, 不論國,粤, 英文歌曲, 甚至是粤曲,

黃梅調, 革命歌, 他都能配上恰到好處的做手, 其專業程度絕對不

遜於當年紅得發紫的[急智歌王張帝].


 


最後要談熟食區, 在三個主題區當中, 我對熟食區的印象反而最

陌生, 原因很簡單; 一是走進那裏肯定要花錢, 二是一般的情况是

先吃了晚飯才去逛新填地, 所以根本没有食慾.  雖然如此, 每次

到訪新填地, 我都會吃上一碟豉椒炒蜆, 或者是豬油炒田螺. 這些

小食今天看來也許無甚獨特, 但那個年代卻並不容易吃到, 所以

盡管不餓, 盡管每碟收費五大角, 我仍是要滿足一下自己的口腹

之慾.  至於鑊氣十足的小菜, 我好像從來都没有嚐過.


 


世事變, 人情不再, 也許永恆不變的, 只有那顆緬懷美好年代的心.


 

5 則留言:

  1. 蓉蓉 yung Mashpotato2007年9月27日 下午5:51

    Hi,你提醒我生活在那裡的童年回憶,我小時居於上環,時常步行至西環一帶遊玩,有空定當再到此一遊,886...

    回覆刪除
  2. 西環對我來說是一個做義工的地方,其餘沒有太大感覺

    回覆刪除
  3. 我是個找資料做功課的過路的九十後,謝謝你寫出了新填地,讓我感受到那個時代的熱鬧和生活! 想問一下, 那個時候干諾道西車行天橋建好了沒有?你們是從電車站走過去的嗎?

    回覆刪除
  4. Me again! I think you'd be interested in this site?
    http://fotop.net/larrysuen/heddamorrison1946?page=1

    yikka c

    回覆刪除
  5. 六十年代新填地仲有一個"簫王",聽講後來被人打死,他以演奏為主,牙擦擦,不過樂器件件精,,細路雄奀挑鬼命,但係中氣十足,到七十年代開始,冇去咯,
    真係要叫你"大佬"咯,啲料單單都攞老鬼眼淚!!!
    從識性開始,同老豆都冇乜兩句,所謂無仇不成父子,其實佢都幾錫我嘅,果個時候,冇錢,所以新填地係佢同亞媽最好的娛樂,拖住我周不時都去,尤其夏天,吹海風!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