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2年5月24日 星期四

點滴思憶在心頭
















 



































 
















































































































































(在為這個博客選擇 ROBIN GIBB的照片時,我盡量揀選他早年的照片,好在讀者的心留下對他的美好形象)










 


早陣子還很欣喜的從新聞報導中知悉BEE GEES 的主音歌手 ROBIN GIBB從昏迷中蘇醒過來,於是很一廂情願的以為他的病情可以穩定下來,起碼生命還可延續一段較長的時間,甚至奢望可以看到他的復出,但相隔不到一個月,竟爾傳來他不敵癌魔,遽然離世的消息。


 


 


ROBIN 生於1949年,有說他出生於ISLES OF MAN (人島),也有說他生於 MANCHESTER(曼徹斯特)。  他與同是BEE GEES 成員的MAURICE GIBB 是孿生兄弟,而MAURICE 則早於2003年因結腸癌和心臟病以及醫療失誤而逝世。


 


 


ROBIN的家庭並不富裕,出生後先住在曼徹斯特,幾兄弟很早便在當地的戲院演唱,當然並不如何起眼,亦引不起注意,直至1955年,幾兄弟在CHARLTON-CUM-HARDY 的 GAUMENT PICTURE HOUSE 錄了一首 EVERLY BROTHERS 的歌, 得到音樂人 BILL GOOSE和電臺播音員 BILL GATES 的賞識,從而開展了他們往後近50年的輝煌的音樂之路。  (值得一提的是,他們幾兄弟所組成的樂隊以BEE GEES為名,BEE GEES其實是取自提拔他們的伯樂BILL GOOSE和BILL GATES的名字的第一個英文字母“B”和“G”。如此看來,他們幾兄弟可說是甚為長情和念舊)。


 


 


BEE GEES 幾兄弟於1958年隨父母舉家移民到澳洲布里斯本(BRISBANE)並以一首“SPICKS AND SPECKS”開始受到注目.  有個說法是 GIBB 全家之所以汲汲於前往澳洲, 是當時年方10歲的ROBIN和MAURICE甚為頑劣,經常在街頭惹事生非,有幾次甚至往街道上的廣告板縱火, ROBIN 的父母擔心兩兄弟可能會因此而惹上官非甚至坐牢,惟有匆匆收拾細軟 ”逃亡”澳洲。


 


 


BEE GEES 幾兄弟於1967年回流英國發展。  值得一提的是當年頗為流行兄弟班,同期的兄弟組合有OSMOND BROTHERS, JACKSON FIVE(當然早期一點的有 EVERLY BROTHER).  BEE GEES幾兄弟一向予人以甚為團結的形象,其實他們的合作也不是一帆風順.  1960年代後期,BEE GEES 已在樂壇闖出一番名聲,成名的背後是避免不了的急流暗湧,最後造成兄弟間的決裂。  ROBIN 一向是樂隊的主音歌手,但在BEE GEE的其中一隻唱碟中,ROBIN 唱的“LAMPLIGHT”被“貶”到 B SIDE,而 BARRY則主唱大熱歌曲“ FIRST OF MAY”。  這使當年只得19歲的ROBIN怒不可遏,加上他當時有濫藥的習慣,使他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以至一怒之下離開樂隊單獨發展。  幸好浪子能及早回頭,ROBIN在出過一,兩隻不太成功的唱片後即鳥倦知還歸隊,並創作了廣受歡迎的歌曲如“LONELY DAYS”和“HOW CAN YOU MEND A BROKEN HEART”.   雖然如此,與60年代中期比較,BEE GEES 的氣勢顯然已逐漸回落。



然而,天才是無法壓抑的,70年代中期DISCO熱席捲全球,BEE GEE接受了經理人STIGWOOD的建議改變風格,以騷靈(SOUL)方法編曲,實際上來說是以假音唱腔配搭富旋律的曲調與沉重的BASS聲線,帶領一股嶄新的R&B風潮。  相信不需我說你都猜得到這是對 SATURDAY NIGHT FEVER”(周未狂熱)電影原聲唱碟的描述.  這張唱碟成為70年代最受歡迎的專輯,狂銷了4干萬張,亦奠定了他們三兄弟成為流行樂壇至尊無上的地位。


 



 


 


一隊樂隊/歌手能攀上一個高峰已然十分困難,BEE GEES 能夠兩度超越高峰,可謂鳳毛麟角,套用街術語則是“不枉此生”。  自“SATURDAY NIGHT FEVER”的高潮後,BEE GEES 雖然仍有作品推出,但無法再作突破及超越.   樂隊除了作巡迴演出外 (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是“ONE NIGHT ONLY CONCERT”), 成員們亦各自有其發展,如 BARRY 與BARBRA STRIESAND 合作專輯“GUILTY”,以及為DIONNE WARWICK 的“HEARTBREAKER”作曲等,證明BEE GEES 的活力和創作力並無減退.  可惜的是,MAURICE在2003年逝世,BEE GEES 雁行折翼,剩下BARRY 和ROBIN傷心不已,宣佈以後只會以 “THE GIBBS BROTHER”的名義演出,BEE GEES只留給三兄弟最美好的回憶。  不旋踵,連ROBIN都在2011年被發現患上肝癌,並在與病魔博鬥了一年後病逝,從此BEE GEES只剩下BARRY孤零零一人,可以想像他餘生是如何在回憶及思念中渡過(此情此景,讓我想起 KAREN CARPENTER 的哥哥 RICHARD,自 KAREN 在1985年逝世後,RICHARD 便一直無聲無息,我想他至今仍未能從妹妹的死中解脫過來)。


 


 


近期剛巧有不少天皇巨星離世,如 WHITNEY HOUSTON, DONNA SUMMER,以及 MONKEE  的 DAVY JONES, 為什麼我要選ROBIN GIBB 來緬懷?  原因很簡單,ROBIN (童年時我們戲稱他為 ”哨牙仔”) 是我童/青年代的偶像,他的歌聲陪伴著我的成長, 甚至可說是我成長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我記得第一次聽到他的歌聲是60年代後期, 那時候我偶爾會往西營盤真光戲院看公娛場,戲院對面有間涼茶鋪,我們都很喜歡在等入場時在那里閒坐.  60年代很多涼茶鋪都設有點唱機,這家涼茶鋪也不例外,有次我坐在那裏喝著火麻仁,有人在點唱機中點了 BEE GEES 的 “MASSACHUSETTS”,我坐在那裏竟聽得呆了,不想世間竟有如此優美的歌曲,旋律固然悠揚悅耳,最重要的是 ROBIN 的唱腔甚為特別,高亢之餘卻又懶洋洋的,予人以濃濃的依依不捨的味道; 從此 BEE GEES 的名字便深深嵌入腦中。 


升上中學後買了部卡式機,問朋友借了很多錄有歐西流行歌曲的卡式帶來聽,BEE GEES的當然在內,總覺得BEE GEES的歌聲和歌曲富有很獨特的風格.  不要誤會以為BEE GEES的歌全然是情歌, 他們的歌曲其實甚為多元化;  其中如“
NEW YORK MINING DISATER 1941”,靈感來自威爾士的一樁礦難,而1968年的 ”I GOTTO GET A MESSAGE TO YOU“ 則描述一個等待處決的罪犯的告白,BEE GEES以陰沉的結他,鬱鬱蔥蔥的管弦樂伴奏,將一個駭人聽聞的故事娓娓道來,著實令人聽後難以釋懷。  當然還有 ROBIN 的首本名曲之一“I STARTED A JOKE”,歌曲是訴說一個人(暗示是個政治領袖)做了些尷尬而後悔的事情,ROBIN 以他獨特的顫音強調了歌曲的神經質,可謂一絕。


 


 


然而 BEE GEES 之所以能真正佔據我的心靈,絕對是源於 ”MELODY”(兩小無猜 )電影內 “IN THE MORNING”, “MELODY FAIR”, “TO LOVE SOMEBODY”, “FIRST OF MAY” 等插曲, 這些歌曲每一首都因為電影的情節和畫面而超越了經典,臻於永恆.  我這樣說你可能覺得誇張,但“兩小無猜 ”絕對是開啟我青春情懷的電影,而 BEE GEES的歌曲,套在電影的光影中,已烙成了我的青春印記;“MELODY FAIR” 中 TRACY HYDE 手提盛載著金魚玻璃瓶遊走在大街小巷中,“TO LOVE SOMEBODY” 將 MARK LEISTER 單戀的苦惱推上至極,而 “FIRST OF MAY” 則是一道綿綿不絕的清溪,將小不更事的初戀帶往不可知的未來.  也許在成長過程中你會經歷不同的感情,讓你遍嘗酸甜苦辣,但再也不可能有人與你在墳場中分享蘋果,問你“你會愛我50年這麼久嗎?”的傻話,當然啦,那時候我們是“WHEN I WAS SMALL, AND CHRISTMAS TREES WERE TALL, WE USE TO LOVE WHILE OTHERS USE TO PLAY”的青葱歲月.


 


 


說來我第一次看演唱會的樂隊也是BEE GEES,那是70年代中期,BEE GEES 第一次訪港(好像也是唯一的一次),在大球場演出一場.  在中了“兩小無猜”的毒後, 有一段時間我瘋狂的迷上了ROBIN (那時候我覺得他錄音時邊唱歌邊用一只手按著耳筒的姿勢甚是有型),知道他們來港便不惜節衣縮食的省錢買票入場看他們的演唱會,然而因為座位離舞臺太遠 (窮之過),加上當年音響設備的水準仍頗為簡陋,在空曠的大球場中ROBIN的歌聲聽來不覺怎麼樣,但能親眼看/親耳聽到偶像在自己的跟演出,到底仍是感到很興奮。


 


 


你若問我6,70年代的 SIGNATURE VOICE(勉強可以翻譯為“年代代表之聲”),, 女的我選 KAREN CARPENTER, 男的則非ROBIN GIBB莫屬.,當然青菜蘿蔔,各有所好,你或許會喜歡 ART GRAFUNKEL. JOHN LENNON 或者 ELTON JOHN,但對於我來說,自那個炎炎夏日我在涼茶鋪聽過“MASSACHUSETTS ”後,便恍似遭受了魔咒,終生不能自拔.  多謝你,ROBIN,每次聽到你的歌聲,都讓我返回無憂無慮的童年,喚回歡欣雀躍的青春.  你的歌似是催化劑,使我的人生圓潤,融和。  如今 ROBIN 已然離世,要聽他獨特的聲音只能從唱片中聽到,也許我是個 DIE HARD 的聽歌者,我對一首歌的先決條件仍是先歌聲,後音樂,其他 GIMMICK(綽頭)對我來說並不太管用。


 


 


事實上我又怎能把自己青春的片斷和BEE GEES音樂的關係在此一一道來? PARTYBEE GEES的唱碟是必然的“座上客”,然後不知你還記不記得,無線開台之初,由於節目安排技巧仍未純熟,節目中間經常出現時隙,為了填補這些空缺,無線會插播一些MV,我記得的有GLEN CAMPBELL”BY THE TIME I GET TO PHEONIX”JOHN ROWLES  ONE DAY”, CARPENTER "CLOSE TO YOU", THE WHO 的  “THE SEEKER”, 但播得最多的是BEE GEES “DON'T FORGET TO REMEMBER”,每隔兩三天你便可以看到 GIBB 三兄弟穿着古裝泛舟河上,唱著濃得化不開的情歌,久而久之,即使我不喜歡他們這首如此“重口味”的情歌,歌曲的影像仍然深深的注入腦海內,今天仍是清晰可見。 


然而,讓我感念最深的是中三那一年大考後,好些同學因為成績不夠好而被逼轉校,這中間包括了我一個很要好的同學.  放暑假前最後回校的那一天,他得知留校無望,我們兩人黯然步出校門,他忽然打開書包,把一盒錄了“MELODY”原聲大碟的卡式帶送給我,更使我感動的是他把裏面的歌詞完完本本的抄下來,讓我可以跟著唱。事遇過情遷了三十多年,卡式帶和歌詞紙早已不知去向,然而,每當“MELODY”的電影插曲響起,除了電影的場面外,我的腦海會不期然泛起那個夏日,與好友執手道別的澀然。


 


 


 


ROBIN 最後一次的舞臺演出是2012年2月在倫敦為受傷軍人及婦女的演唱會,他一生有過兩段婚姻,並育有三名子女。  最後不得不提的是GIBB兄弟中曾有一位光芒四射的小弟弟 ANDY,他的“(LOVE IS) THICKER THAN WATER”以及“SHADOW DANCING”(均出於GIBB兄弟的手筆)分別於1977和1978年攀上美國流行榜的第一名。  可惜ANDY擺脫不了流行歌手需要在毒品/酗酒中尋求減壓的宿命,幾度出入戒毒/戒酒中心後,  ANDY 最後於1988年3月因受病毒感染而引發的心肌炎黯然病逝,終年僅30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