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3年4月26日 星期五

深水埗的前世今生


除了西環外,我童年最熟悉的地方要算是深水埗了, 由於我母親的一位知交好友居於此, 我們每隔三幾個星期便會往訪深水埗, 十幾年下來我們這班頑童可說玩遍整個深水埗的大街小巷, 而她在我心中亦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記. 




以下記述我與深水埗情緣的片斷摘自我早前的部落格"探親戚":





至於深水埗的旅程則相對較為便捷,我們只須要坐車往上環的威利蔴街往深水埗碼頭,再坐油麻地小輪過海往深水埗便成。住在深水埗的長輩名雁姑,是母親名副其實的死黨,平日即便通電話都要講上一兩個鐘頭 (我父親經常戲言說:”電話都給你們倆煲熟了”), 你可以想像她倆見面是多麼壯觀的場面.





雁姑住在北河街,其住處剛好就位於碼頭的斜對面(當年深水埗仍未填海,北河街是條沿海的小街暨街市)。 她所住的居所可能是七十二家房客的現實版,正門口是剷刀磨較剪的鋪面,走進去是九曲十三彎數不盡的板間房,裏面除了住家外,更有形形式式的小工廠,記憶中好像有打鐵的, 鑄模的和印刷的,小小的不到一千呎的唐樓單位,粗畧估計住上了二,三十人(若加上日間返工的工人肯定超逾四十人), 我想這是今天的香港人所無法想像的。地方如此狹窄,我們當然無法在屋內玩耍,但你也不用替我擔心,外面的世界寬敞著哩。



雁姑的兒子跟我們的年紀相若,所以根本不愁寂寞,一般而言成人管他們東家長、西家短的,我們則往外跑,我已不太記得曾瘋到那裏去了, 然而以母親擺龍門陣韌力之強,已足夠的時間讓我們遊遍大半個深水埗。我最深印象的是沿著北河街海傍的地攤式街市, 除了乾,濕貨之外, 還有各式各樣的精品,如玩具和小擺設等。





在北河街逛夠了我們喜歡往內陸逛,時間容許的話我們甚至殺入青山道,南昌街, 逐家逐戶的看,甚至在人家的商店內玩捉迷藏,讓戶主趕出來; 那天興之所至甚至會去看場電影,或者跨區遠征至旺角, 油麻地等地, 總之是不愁寂寞,嘻嘻哈哈的過一個多姿多采的星期天。由於從深水埗回家較近,所以我們可以逗留到吃完晚飯才走。至於晚餐的地點一般都設在附近的五月花,原因是雁姑是五月花酒樓的蝦膠供應商,幫襯五月花肯定會得到上賓式的款待。



而今,黃大仙的廉租屋早已重建,而雁姑亦搬離深水埗,我近年已很少重遊舊地;偶爾坐車經過,都極力想從面目全非的地形去回憶當年的足跡和歡笑,這當然是枉然的,但其實也不需如此,因為那些最純真,最原始的童夢,已永久儲存在最安全的地方----我記憶的深處.





70年代初期石硤尾村



50年代石硤尾村


50年代石硤尾村


50年代初期石硤尾大火災前,石硤尾木屋區居民的生活環境甚為惡劣 3





50年代初期石硤尾大火災前,石硤尾木屋區居民的生活環境甚為惡劣 2




50年代初期石硤尾大火災前,石硤尾木屋區居民的生活環境甚為惡劣 1


50年代石硤尾


60年代鳥瞰大坑東村




60年代大坑東村 2



60年代大坑東村 1


50年代位於深水埗福華街與黃竹街交界處的教堂,此教堂亦是「崇真學校」的校址



4,50年代長沙灣道



30年代鳥瞰長沙灣



70年代深水埗大坑東,棠蔭街,滙基中學



60年代深水埗大坑東道, 盡頭處是路德會協同中學



60年代深水埗石硤尾南昌街



60年代深水埗石硤尾街,右邊是聖方濟各堂及小學


70年深水埗長沙灣汝州街



60年代深水埗青山道大南西街



1968年填海前的荔枝角天橋



1964年還未有美孚新邨前的深水埗荔枝角海灣蝴蝶谷



1960年深水埗荔枝角蝴蝶谷


60年代深水埗荔枝角道,黃竹街交界處的明聲戲院 2




60年代深水埗荔枝角道,黃竹街交界處的明聲戲院 1


60年代欽洲街,福華街交界  左面建築物現已改建為高登電腦中心與黃金商場



70年代興華街與順寧道交界露天街市



70年代深水埗東京街


70年代深水埗巴域街,  挑擔者是送午餐(包伙食)的伙計



70年代的鴨寮街




1956深水埗欽州街,青山道交界處的嘉頓麵包廠.  1956年香港發生了一場暴動,導致嘉頓麵包廠房損毀嚴重,圖中可見軍警在欽州街把守



1955年從荔枝角道望向南昌街,右邊可見一條明渠,當時大部分南昌街的商戶都是售賣木製家具的鋪頭


70年代深水埗北河街、基隆街交界處的露天街市



1969年從深水埗順寧道望向東京街李鄭屋村



70年代大埔道南昌街交界處



1953年石硤尾木屋區大火



1953年石硤尾大火災民在楓樹街球場排隊領取救濟品



1965年仍未有元洲村前的長沙灣



60年代北河街深水埗碼頭 3



60年代北河街深水埗碼頭 2


60年代北河街深水埗碼頭 1



  70年代大角嘴道通洲街,油麻地小輪員工宿舍



70年代醫局街巴士總站


1976年醫局街巴士站



70年代北河街街市



80年代鴨寮街



60年代北河街,長沙灣道交界處向南望


1969年深水埗李鄭屋邨,東京街順寧道交界處
 



1969年深水埗李鄭屋邨,泳池正在興建中



60年代深水埗,直為南昌街,橫為大埔道,前方是石硤尾



1937年深水埗長沙灣



1965年深水埗長沙灣,蔬菜批發市場



70年代深水埗長沙灣道,元州邨



1970年深水埗美孚橋底



70年代深水埗荔枝角橋底



60年代深水埗蘇屋邨海棠樓,毗鄰茶花樓



60年代深水埗蘇屋邨,楓林樓



60年代深水埗大埔道,界限街交界處



60年代深水埗北河街,巴域街,石硤尾球場



60年代深水埗,北河街交界處 ,前方可見北河酒家



60年代深水埗石硤尾,巴域街交界處



1965年深水埗,石硤尾,巴域街



60年代水埗石硤尾,巴域街,石硤尾邨露天市 2



60年代深水埗石硤尾,巴域街,石硤尾邨露天市  1



60年代深水埗石硤尾,南昌街,近大坑西街處, 右邊是石硤尾官立小學



1969年深水埗李鄭屋邨,啡色是19 座,黃色則為18 座



1969年深水埗李鄭屋邨東沙島道



1969年深水埗李鄭屋邨



1969年深水埗李鄭屋邨,東沙島街,保安道 2



1969年深水埗李鄭屋邨,東沙島街,保安道 1




1969年深水埗李鄭屋邨,東沙島街,保安道,遠處可見元州邨.  留意當時天台闢作社區服務中心



70年代從深水埗大坑東道,窩仔街,大坑東邨第6座往外望



60年代深水埗大埔道,近石硤尾街處,前方可見白花大廈



60年代東沙島街順寧道交界處



60年代東沙島街順寧道 1




60年代深水埗碼頭,絕對是我的童年回憶



1939年深水埗英軍軍營,留意當時軍營位處海旁



1968年深水埗元洲邨,警察宿舍,以及英軍軍營.  當時軍營位於荔枝角道與長沙灣道之間,東起欽洲街,西迄東京街 



50年代從高處鳥瞰深水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