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2年12月18日 星期二

我們的80年代 (7)







有網友問我為什麼不貼一些八十年代的舊照?  當時我的即時反應是八十年代距今僅三十年,年代不夠久遠,照片的  醇度 與五、六十年代相比,亦稍嫌不足, 故此一向以來我都很少貼七十年代以後的照片。  但八十年代畢竟是一段很值得紀念的時光,不是嗎?那可是香港回歸前狂歡派對的午夜高潮,中英聯合聲明在1984年簽署,限定了土地供應,市場看準了回歸前房地產受人為因素的限制而被扭曲的死結,瘋狂的將樓價一波接一波的推湧上去,直至97年亞洲金融風暴才嘎然而止。  由此之故港人在八十年代(以至十年代的絕大部分時間)都活在極度的亢奮中,享受著樓市/經濟泡沫帶來的巨大財富(那管是實際抑或是賬面上的)。  總之市面上是畸形的繁榮, 人人都抱著有酒今朝醉,那管明日憂的心態過活。 97大限?  97再說罷.  結果97 真的是個大限 ,只不過不在政治而在經濟和金融的層面上而已。



八十年代對香港來說有點像舊房子趕著裝修的况味.  事實上很多今天我們不可或缺的基建,都成於八十年代.  你每天上班都必需乘搭的地鐵,或是連接新界與市區的大動脈的港鐵電氣化,都是八十年代中落成的。  此外,很多當年被視為標誌性的建築物都是誕生於八十年代,如交易廣場,新的匯豐銀行總部等.  一個比較奇怪 (或者我不應該大驚小怪) 的現象是, 部分生於八十年代具代表性的建築物在三數年前已然被拆卸,改建成更高, 更強,更巍峨的商業大樓; 如尖沙咀的新世界中心,和我最有感情的銅鑼灣興利中心(後者已被改建為 "希慎中心")。 這些建築物不可謂不宏偉,只是發展商找到更有效地發揮和用盡地積比率的協同效應,這些 八十 的商業大廈即逃不過被拆卸的命運,結束他們短暫而光輝的一生。





你若問什麼是我最懷念的八十年代的事物,我會毫不猶疑的告訴你那是當年的粵語流行曲。  不是嗎?八十年代正是港式粵語流行曲最光輝燦爛的歲月; 作曲有
嘉輝, 填詞有黃霑,歌手則燦若繁星 ,即使時至今天,我們回顧整個粵語流行音樂曲樂壇,要數殿堂級歌手,差不多全部都出身/成名於八十年代; 早期一點有許冠傑,羅文,關正傑, 而八十年代則孕育了大量高質素的歌星(他們絕對可以用 來形容,原因是他們每個人都能以異於常人的表現演方法去吸引聽眾,詮譯歌曲),隨手拈來有張國榮,譚詠麟,甄妮,陳百強,梅艷芳,黃家駒,葉倩文,林子祥等(若有滄海遺珠,請勿怪罪),至於金曲則多若繁星,恕不在此一一列舉。  這些歌是星各有各的唱腔,你容或未必喜歡他/她們其中個別歌者的歌聲,但有一個不容否認的事實; 那便是他/她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招牌聲音,他們一開腔, 你便能辨認出誰是誰; 你總不會混淆關正傑和羅文的歌, 我也相信你不會錯認梅艷芳的歌為葉倩文所唱,至於今日的歌星/歌聲,我只能低首認敝鄉了。


八十年代彈指間已然過去了三十年,很多生於八十年代的 孩子 今天已然結婚並且已生兒育女,以此觀之八十年代真的不能算是太 現代 了。  對我來說,八十年代是個美好的時光,那會子剛畢業投身社會,年青人看一切事情都是充滿光明和希望的,這些年來不敢說歷滄桑,但高低跌宕 ,人生中的波濤起伏當然避不過,也逃不掉.  心情低落時偶爾會情不自禁的哼起八十年代的歌。  此刻,CD機(現代人都用 i phone / ipad 播歌了, 用CD聽歌是否很八十年代的味道?)剛好正播著鄧麗君的 漫步人生路,,,,,路正崎嶇亦不怕受磨練,願一生中苦痛快樂也體驗,愉快悲哀在身邊轉又轉,風中賞雪霧裏賞花快樂回旋,人生當然沒有如此光明正面,也沒有這樣的直接和隨和; 但聽著聽著,彷彿肩上的擔子竟在不自覺中輕了幾分。





希爾頓酒店的農曆新年裝飾 
 



1989年德輔道中和干諾道中的交界處



1982年尖沙咀金巴利道



1981年中環皇后大道中砵甸乍街交界處



1981年中環干諾道中望向威爾斯親王大廈,左側的地盤是新香港會



1981年的中環匯豐銀行總部,獅子準備被移走,而後面的拱北行則



1981年中環維多利亞港海濱,照片前方是皇后碼頭,背景是當時正在訪港美國軍艦的黎波里



1981年紅棉道及夏愨道交界處



70年代末/80年代初紅磡鐵路



1981年政府總部的辦公室望向香港上海匯豐銀行



1981年灣仔露天街市



1981年灣仔莊士敦道,可以看到新中國國,敏茶室



1980年油麻地艇戶



1981年尖沙咀九龍公園徑" , 右面小山坡上是"前水警總部",左面是"舊青年會"




1980年尖沙咀旅遊區,可以看到仍有人力車在路邊等客



1980年從尖沙咀金巴利道望向九龍公園



1980年香港仔街邊熟食小販, 我真的很喜歡這種街坊風情



1980年香港仔露天街市



1980年的中環德輔道中, 留意環球大廈仍在興建中



1980年位於中環干道中海旁的大笪地,,誰還記得凍到頭痛的椰汁嗎?



1980年尖沙咀廣東道/北京道交界處,可以看到海



1984年尖沙咀海濱和鐘樓,尖沙咀火車站被拆,留下一片荒



1982年水警總部,於1996年關閉並遷往西灣河



1982年灣仔軒尼詩道, 可以看到中華循道衛理聯合教堂。這所教堂已被拆卸,現已改建為一座樓上辦公室, 地下教會的廈 - 循道衛理


1980年中環德輔道中



1982年中環
德輔道中




1982年金鐘海軍船塢 2



1982年金鐘海軍船塢 1



1987年中環皇后大道中德己立交界處



1986年灣仔莊士敦道雙喜樓



1984年中環干諾道中



1982年郵輪 FLAVIAN號正近並準備停泊海運碼頭



1982年一輛7A號往紅磡火車站的九巴正駛尖沙咀漆咸道近柯士甸道附近



1982年一輛2c號往大坑東九巴正駛尖沙咀金馬倫道漆咸道南附近



1982年香港海洋公園纜車,可以看到低地沒有什麼配套設施



1982年尖沙咀亞士厘道



1980年代山頂纜車



1980年代香港仔海鮮舫



1982年一輛6c號往荔枝角九巴正駛加士居道,佐敦道附近



1982年中環海岸線, 前面可以看到皇后碼頭




1982年中環天星小輪碼頭。後面可以看到已拆卸的富麗華酒店



1982年中環夜景,可以看到已拆卸的希爾頓酒店和舊中國銀行大樓



1982年富麗華酒店俯瞰文華酒店




1982
年中環全景,最右邊的是興建中置地廣塲





1982年鳥瞰舊中國銀行大廈,
右邊的地匯豐銀行大廈。左邊是已拆卸的希爾頓酒店





1982年鳥瞰舊希爾頓酒店,右邊是舊中國銀行大廈,左邊荒地現已發展為
遮打花園




1982年一輛6號往荔枝角九巴正駛經尖沙咀柯士甸道彌敦道交界處


2012年12月11日 星期二

我們的80年代 (6)





1981卜公碼頭



1984年一輛電車正駛經北角英皇



1984年一輛電車正駛經德輔道西,後面可以看到高升和天香



1984年一輛電車正駛經堅尼地城海旁



1981年尖沙咀海港的鳥瞰圖,可以看到左側的尖沙咀火車站剛被拆除,車站原址仍是一片荒土



前中環郵政總局, 現已改建為環大廈.  在我看來, 中環郵政總局真的不應該被拆除。  這棟樓的宏偉與世界各地的許多歷史建築物的文物價值可相媲美。 拆除中環郵政總局是香港保護文物史中最大的錯誤。  我為這一代人感到悲哀, 因為他們沒能看到這幢偉大的建築物



余東旋在大埔別墅 Sirmio 2



余東旋在大埔別墅 Sirmio 1



位於金鐘金鐘軍營的部分建築



前海事處總部,現已改建為無限極廣場



雲地利道政府宿舍, 現已改建為雲地利台 2



雲地利道政府宿舍, 現已改建為雲地利台 1




維多利亞軍營



金鐘維多利亞軍營全景



前中環消防局,現改建為恆生銀行總行大廈



改建為 "1881 Heritage " 前的尖沙咀水警總部



建前的尖沙咀半島酒店




尖沙咀基督教青年會大廈



鳥瞰淺水灣酒店



荷蘭行, 荷蘭香港荷蘭ABN銀行總部大廈。現已改建為皇后大道中九號



改建前的灣仔六國飯店




希爾頓酒店,位於花園道口, 現在變成了長江集團中心



氣派宏偉利舞台



1980年代鳥瞰中環,可以看到舊匯豐銀行總行和舊香港會所大廈。 我猜這張照片攝於星期天,這解釋了為何街上的車流如此稀疏



1984一輛電車正駛經金鐘


1985年尖沙咀新世界中心東急百貨公司



位於荷蘭園大馬路澳門國際大學



1980年代被用作停車場的議事亭前地,  照片中白色的建築物是立法大會(葡萄牙統治期間被稱為民政總署大樓 )



1980年代澳門近新馬路(議事亭前地)的一條小街,我非常喜歡這種小街窄巷的風情


1980年代澳門的新馬路(原名是亞美打利庇盧大馬路),新馬路是澳門歷史最悠久的主要街道和購物中心,過去的30年來這一帶發生顯著變化,但很多建築物仍然存在.  如照片中的新中央酒店;  酒店建於1928年, 當時它是澳門第一家設有賭場的豪華酒店, 迄今它仍矗立在那裡,雖然現在已是人去樓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