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2年12月5日 星期三

問米



我這一生中與靈界的最“近距離”接觸,要算是童年時代跟老媽子“尋親”的一趟問米之旅。



那會子大哥剛離世,母親思子情切,很擔心他在另一個世界的生活, 不知道他是否吃得飽穿得暖, 總是四出打聽,那裡有“問米婆”, 可以讓她與大哥“聚一聚”.  最終在朋友的穿針引線下,往深水埗的一間廟宇(具體是哪一間和其確切的地址我已忘記了)問米。  問米婆的“辦公室”設於廟宇的後面的小房間,看上似是雜物室多於工作間,房間內只有一盞5,60火的燈泡照明,在電線的拖曳下在半空中來回搖幌, 一明一暗的燈光倍添房間內陰森恐怖的氣氛。



問米婆的年紀看上去並不太大,估計是五六十歲的光景(那年頭的人的打扮大都比較老成,她實際年齡可能比外表輕也說不定)。  甫坐下來她便問了一些我們家中的資料和情況:如父母親的名字,出生年月日期以及要尋覓的先人的名字等, 然後問米的程序正式開始。  只見她以一方手帕遮蓋著,開始喃喃自語,像抽筋又像撞邪似的,讓我感到十分害怕 ( 當時我有一種奇怪的想法,她手帕遮蓋著自己的臉,因為的臉會變成她請上來陽先人的容貌?)。  母親說她正在潛入陰間,把自己的身體暫時讓大哥上身,好讓我們可以短聚。  正當我們十分緊張,心情忐忑不安之際,那問米婆突然放下手帕跟我們說:“問米也有問米的規矩,請先人  ”上嚟“ 都要遵守長幼的次序; 現有一位老人家,一位“老大了很久”(即去世了很久)的先人都想先上嚟和你們見面,至於你們要找的先人需要挪到第三才能上嚟和你們見面,如何?".   



問米婆的說法母親其實是半信半疑的,但陰間的規則我們既不懂也不敢有任何異議,所以只得說好。  說時遲那時快,問米婆的聲音一轉,竟變了老人聲,說是我們去世了四,五年的爺爺。  母親心存疑惑,問了幾個只有家庭內部才知曉的問題,“他”回答得頗為準確,甚至能說出他自己的别名,以及父親幾兄弟的名字, 這不由我們不吃驚, 也不得不相信他的“鬼話”。  未幾“爺爺"  道出他搶著上來陽的原委; 原來他入殮時所穿的鞋太窄,這讓他一直感到很不舒服,另外墓地因為藤葉叢生, 纏著他的身體,使他現在連轉身都“唔舒服”,所以趁此機會上來訴苦,要我們盡快幫他“鬆綁”。  嗣後父親趕赴澳門辦理此事; 爺爺的遺骸其實已化為枯骨,鞋子是否太小已無從稽考,但身體確實真的被藤枝纏著,父親遂將爺爺的遺骨執拾重新安葬,此可謂“唔到你唔信”。



然而好戲在後面。  緊跟著爺爺上來的“先人”自稱是母親的兒子(當然不是我的大哥),他一開口便埋怨母親沒有照顧好他,讓他現在孤苦伶仃的,好不可憐。 細問之下,母親恍然記起在我之下,弟弟之上確實懷過一個孩子,只是因為身體虛弱的問題未能生下來。  這位“弟弟”說因為心生不忿,  所以讓家中各人不寧(他甚至能說出當時父親和幼妹的身體出了問題),並威脅說若要家宅安寧,母親便需為他完婚。  如此這般事後母親便托廟宇的主理人為我們尋找“合適的對象”,並在廟內舉行了一場頗為盛大的冥婚儀式。  我還記得那位冥婚的親家姓余,兩家結成姻親後,我們都來往了好一陣子,直至對方舉家移民後才失去聯絡。



事後我們當然有懷疑這位“弟弟“ 之事是否問米婆故弄玄虛,藉此以大敲一筆(當年我仍年幼,不知道此場“大龍鳳”共花去多少錢,但觀乎母親日後偶爾提起此事的“肉赤”表情, 相信所費不菲),但說也奇怪,辦完此椿“喜事”後,老爸和妹妹的病情大有好轉,不旋踵竟都霍然而愈。  你說我們迷信也好,事有湊巧也好,反正家宅從此安寧,父母親隱隱覺得既然破財可以災,慢慢也就覺得心安理得,  也算是了卻一椿心事。



至於大哥則成為最後被請上來的先人。  母親一聽是大哥到了,自然激動的不得了, 不斷問他的近況如何,有什麼需要?  然而 "大哥" 卻顯得甚為淡泊和克制, 只不斷說自己現在過得很好,不用為他擔心,也不需要什麼, 我還依得他說自己正繼續學業云云 。  母親再三追問他現況如何, 大哥忽然拋下一句“我們母子緣薄,我的離去是宿世安排,你不必太傷心了”便離去。  事後母親多次埋怨大哥薄情,對母親,對家裡沒有半點眷戀,並決定以後也不再“找”他。  我則至今仍對這個問米婆的一切有很大的保留。



此次問米之旅在我童年烙下一個頗深的印記,那時候我經常在思考這個問題; 陰間和人世間是否真的有這樣的一條通道,讓離了世的人可以與活人聯絡,共聚?  苟若如此,  那末生死的界線豈不是很模糊? 死只不過是跨越了一條界線,再也不可每天和家人和朋友以正常的方式相見相聚而已,沒甚麼可怕的。  事實上我童年時很喜歡思考這類無始無終的問題,倒是成年後為口奔馳,甚少有這個“閒情" 去思考人生。  寫到這裡,心中忽然浮現出一個問題,今天如果還有問米婆,我會不會去光顧她,讓我與離世的父母以及已離世的好友聚一聚?




14 則留言:

  1. 像故事, 也像很真實。因為我家都有差不多的情況, 我媽都曾經去問米, 也有為沒有存下的兄弟姊妹去完婚事, 亦攪了一些大龍鳳, 那時我實在太小了, 只是到時現在, 我還會和媽去深水埗某廟去拜'他們"。

    回覆刪除
  2. 靈界之有無,人言人殊,無人能証明有或無,但以老鬼經歷,又似有,我母逝世後,三朝回魂夜,半夜突然驚醒,駭然見到母親站於床前,登時欲站立起來,但是像有力量按著,跟著以為造夢,強扭面頰,痛楚在在,證明不是在夢中,只見母親在屋內撫這撫那,然後朝我笑笑,影像慢慢消失,,,第二朝早上,左憐右里都問我,(當時居住在西環邨,街坊濃情非常,跟今時今日不可同日而語)見到我母親沒有,原來他們都見到母親向他們道別,人之有靈,不到你不信.
    其次,我父之逝世,更神奇,另一難以致信,又不尤不信的故事,,,,,,,,

    回覆刪除
  3. i just think what seem to be invisible do not necessarily mean that they are not existing.

    i had goose bumps when reading this post, not sure if it has anything to do with what you wrote, or the fact that the temperature outside is just 14 degrees and i'm not using a heater.

    回覆刪除
  4. 我父離世時我全家不在香港,他離世前跟他通過電話,隨後一星期都不能找到他接聽,已覺奇怪,其間,我居住的地方發生很多奇異的事情,燈泡燒完一個,跟著不停燒掉,有時閃動不已,車房電動門不能開關,找技師來檢查,則全無故障,心已不妙,一星期剛過,有長途電話來,是警方找到,原來老父在家不慎跌到,受傷失救而死,鄰居發䁷發臭報𧮙己晚了,回來處理後事,見到表姪,表姪女,他們向我說,每晚都夢到表伯父,在他們樓下張望,(因老父只知他們的大𠩴地址,不知樓層),相信老父是希望通知我們!!!
    另一經驗,老鬼在瑪麗醫院服務時是管理沙宣道的家具倉庫,午飯後,例去倉庫末端睡午䁷,該地方距離寫字樓頗遠,有一天,所睡的床被人猛搖,前後左右的搖動,矇矓中以為是伙記攪鬼,喝駡他們,但搖晃依舊,立即企起身一看,前後左右都毫無人影,登時慌張起來,狂衝寫字樓,,,當時的工友多是上了一點年紀,我是最年青一個管理,他們看見我面青唇白的樣子,都大笑起來,噢,,輪到你咯!!!,,,鬼是也!!!!
    另一經驗是在荷蘭,,老友改行後一次出差荷蘭也遭遇類此事件,故以後到外地旅館時,例必取出床頭櫃的聖經,放於床邊!
    這些一切,不能定為"迷信",,,,哈,老鬼好快會知,,,,夠老了,天國近了,,,,,呵呵

    回覆刪除
  5. 西環兄,

    講起問米,多年前與一位長輩閒談亦曾提及此事,事關這位長輩似亦識得一些從業問米人士,但我為何提起就已有點印象朦糊,不過好記得她講到生離死別乃在所難免,死者已矣,如無必須,又何苦放不下,因到時就算請到有關先人對話,盞生者再一次傷心,涕哭漣漣徒添悽然不捨。

    想不到數年前這位長輩亦已仙遊,真係時光飛逝,本點不由人。

    回覆刪除
  6. 早前路經大埔墟新街市,對面唐樓有窗口掛小牌寫「問米」和電話號碼,應該仍有這類服務。

    回覆刪除
  7. 去年曾和親人往在大埔墟這位「問米」婦處拜訪, 她的功夫不什了了。只落力建儀我們為先人做一兩趟法事(每趟一萬多圓)

    回覆刪除
  8. 我親眼見過很不專業(問米婆)!有天發覺母親時常去一位在西營盤叫(八姐)的問米婆,可憐母親每星期都去她的所謂廟堂朝拜,也請仙人對話等等,小則一千幾百的燒衣法事,大則幾千一万做功德法事,我知后便跟隨母去看看夠景,里面滿天神佛,又不像佛教又不像道教?母親便請問米婆請仙人上來對話,內容"牛頭不答馬嘴",騙老人家可以,在對話中突然問米婆電話响,她馬上接電話!大給談了一分鐘,便掛線,再變回仙人再跟母親對話,大家看看這(問米婆)!是不是不專業?簡直笑話!

    回覆刪除
  9. 記得小時母親去問米,係去西環電車總站的舊樓。
    係去問大舅父生活如何,仲記得係個中年婦,她會變成男人聲音重會哭。
    記憶中只有少許片段,hehehe----因我太細

    回覆刪除
  10. 胎靈撮合,弟一手資料我聽過.....直系親族仙遊問米有机會破綻百出,從未交流嘅仙人,她天馬行空解答亦容易取信於人....讀心術?

    回覆刪除
  11. 我在十來歲時都不相信這類事情 , 但到二十多歲後所遇到的種種事件 , 真的不能不信神怪之說

    回覆刪除
  12. Agree. Although I never have this kind of experience before but I wouldn't totally deny the existence of those paranormal incidents....

    回覆刪除
  13. 如果那問米婆現在還在廟里, 我都想試下去問一問先人

    回覆刪除
  14. 我估可能系太子廟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