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8年9月23日 星期日

金童玉女



好看的電影總是讓人念念不忘, 經典電影如《仙樂飄飄處處聞》,《星光伴我心》,《金枝玉葉》等都是百看不厭的好片。當然,一齣好看的電影摻和了很多各式各樣的元素,如好的劇本,動聽的主題曲,讓人驚艷的演員等;此因素中又有一種情況讓人印象特別深刻,歷久常新的,那便是金童玉女配.  這類型的電影當以愛情片為主,而主角必須是年青貌美,讓人一看傾心。無他,青春無敵, 越年輕,越能贏取觀眾的憐愛。當然,男的豐神俊朗,女的標誌可人是必須的入場券。  西片中固然不缺這類型的電影,但要稱得上金童玉女也不易,以下我事我心儀的幾套金童玉女電影,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1)《青春夢裏人》(Splendor In The Grass)的 (Natalie Wood)和華倫比提(Warren Beatty)


提起妮妲梨活的電影,很多人便會立即想起《夢斷城西》 ( West Side Story).  誠然, 夢斷城西拍得很感人,而電影裏面的妮妲梨活也美得讓人心醉,但論電影的深度和回甘度,我認為《青春夢裏人》更勝一籌,也是妮/華配使人感動得入骨入髓的原因。  《青春夢裏人》是一齣典型的reality bite 的電影,故事大意敘述上世紀二十年代美國南部一對愛得痴纏的情侶,因為種種原因(主要是家庭背景和當年社會的保守氣氛)而不得不分開,女的尋且因為失戀的打擊而患上精神病,最後一場尤為感人: 華倫比提已另娶他人,妮妲梨活驅車前往探望,經歷過種種心酸往事,兩人相顧無言,妮妲梨活轉身離去,背景的聲音卻播出妮妲梨活所飾演的迪妮背誦華茲華斯的《永生的暗示》 (Wordsworth's "Intimations of Immortality)中的四句話:“雖然沒有什麼能讓我們恢復草地上的輝煌,花上的輝煌/我們不會悲傷;而是在身後找到力量" (Though nothing can bring back the hour/Of splendor in the grass, glory in the flower/We will grieve not; rather find/Strength in what remains behind).   話雖輕,但箇中蘊含了幾許撕心裂肺的痛苦,再回首已是百年身了.  拍《青春夢裏人》時妮妲梨活23歲,而華倫比提則是24歲,《青春夢裏人》尋且是他初登銀幕之作。  戲裏華倫比提雖然青澀,但一點也不怯場,與妮妲梨活彷彿便是絕配.  金童玉女便有這樣一個倒果爲因的效果,你不知道導演曾經找過多少人試鏡,但電影完成之後,你便覺得電影是為這兩人而拍,戲裏的男女主角便該是born for each other, 沒有其他人配得上這兩個角色。事實上,你現在問我,我也找不到其他人選可以演《青春裏夢人》裏面的迪妮和巴德.  





青春夢裏人劇照 1




青春夢裏人劇照 2



青春夢裏人劇照 3



青春夢裏人劇照 4





青春夢裏人劇照 5




青春夢裏人劇照 6




(2) 《 殉情記》(Romeo and Juliet) 的奧利花荷西 (Olivia Hussey)和李安納韋定(Leonard Whiting)



金童玉女配不一定要真的要求男女主角十分年青,但1968年版的羅密歐與朱麗葉(香港上映時譯名為《殉情記》)的奧利花荷西 和李安納韋定絕對可以配得上這個稱謂,拍這齣電影時奧利花荷西 和李安納韋定同爲17歲,完全配合原著中羅密區與茱麗葉的年紀,故此以外型來說,他們可以說是史上最名副其實的銀幕上的金童玉女。


莎士比亞著名愛情悲劇《羅密歐與茱麗葉》曾多次搬上銀幕, 我個人最喜愛的是由佛羅倫斯導演 Franco Zeffirelli所 執導的1968年版的《殉情記》, 因為在眾多《羅密歐與茱麗葉》的改編電影中, 它是衝突張力最大、最幽默風趣、也是最性感的一部.  《殉情記》由當時同是17歲的 Leonard Whiting 及Olivia Hussey分別擔綱飾演劇中16歲的羅密歐與14歲的茱麗葉.  在我看來, 這對金童玉女的組合至今仍是電影史上的最佳情侶拍檔, 無人能及. 事實上男的俊美加上女的嬌娋使電影更具描頭; 他們的實際年齡跟戲中的羅密歐和茱麗葉相若, 予人以十分真實的感覺, 也加深了電影中的青春的活力和使男女主角對愛情衝動更為可信.  



《殉情記》與其他《羅密歐與茱麗葉》的不同之處是較貼近原著.  導演Franco Zeffirelli以很流暢的手法將這個悲劇活靈活現地搬上大銀幕, 演員們口誦的雖然是莎翁的對白, 但予人的感覺是出乎意料的清新、自然(我認為是年輕的演員使電影更貼近觀眾, 此前的羅密歐與茱麗葉電影版本太莎劇化, 一板一眼之餘演員的年紀與原著相差太遠, 讓人較難投入) .  看到最後兩人雙雙殉情而死, 使人感動落淚之餘, 又覺得很理所當然.  導演以頗為忠於莎士比亞原著劇本的手法來拍攝, 在場景、服裝方面看得出是下過工夫, 予人以十分協調和細膩的感覺.  當然最重要的是把悲慟的愛情以非常浪漫的手法呈現在觀眾的眼前, 完全表達出初戀那種讓人既悸動且惋惜的感覺.




《殉情記》的故事太耳熟能詳了, 這裏只作簡單的敍述: 在義大利的維洛那城(Verona), 羅密歐與茱麗葉分別來自兩個長久處於敵對的MontagueCapulet家族.  兩人在舞會上一見鍾情並私訂終生.  可惜的是在一場街頭鬥毆中, 羅密歐為了替好友Mercutio報仇, 在盛怒中殺死了茱麗葉的表哥Tybalt, 維洛那親王於是下令驅逐羅密歐.  茱麗為了逃避雙親安排的婚禮, 在勞倫斯修士策劃、協助下服毒詐死.  由於信差延誤, 誤以為茱麗葉已亡的羅密歐悲痛不已, 潛入茱麗葉墓穴後於佳人身旁服毒自盡.  茱麗葉醒來後發現羅密歐屍首, 頓覺人生無望遂以愛人匕首自殺身亡.  



《殉情記》給我最深刻印象的一幕是羅密歐與茱麗葉在舞會上相遇; 羅密歐被茱麗葉清純脫俗的模樣吸引, 久久不能移開目光, 彷佛在芸芸眾生中找到了感情的歸宿; 而茱麗葉似乎感覺到有一隻熱燙的眼睛緊緊凝視自己, 當兩人四目交投那一剎, 如電光火石般, 雙方已經交換了彼此的感情和一生的承諾.  在人來人往的舞池裏, 他們不斷追逐對方的身影, 惟恐一個轉身, 便會從此失去對方. 這種眾裏尋他千百度後終於遇上的狂喜, 實非筆墨可以形容.   這一幕所包含著的千言萬語, 在我心目中, 只有帝女花香夭中周世顯掀起長平公主鳳冠上的遮面布, 兩人相顧黯然, 惟有淚千行差可比擬.  我想對未來和愛情充滿憧憬的年青人都會喜歡這部電影; 雖然故事最後是悲劇收場,  然而死亡讓愛情獲得永恆, 因為死亡之後愛情就不會生變.  初戀的最美麗之處是沒有一個美滿的結局, 淡淡而來, 淡淡而去,    我們都把最美好的回憶留在心中, 因為它有著最美麗的過程.



《殉情記》另一個使人回味不已的原因是它的哀怨纏綿的主題曲 "What Is a Youth".   此曲在化妝舞會中由吟遊詩人獻唱, 歌詞中讚頌少男如烈火, 少女如冰霜與慾望, 訴說了愛情的甜美與苦澀, 也感嘆青春歲月如花開花謝般短暫.  另外也預言了Romeo 和 Juliet青春的肉體與熱情, 雖在此刻艷麗綻放, 卻無法避免如玫瑰花般匆匆殞落.  "What is a Youth" 曾被已故流行音樂暨電影配樂大師Henry Mancini改編成通俗歌曲版的 "A Time For Us", 並於1969年榮獲全美Billboard〈流行單曲排行榜〉與〈成人抒情排行榜〉雙料冠軍, 很多流行樂壇巨星如Andy William和 Johnny Mathis 都唱過此曲.























殉情記劇照 1




殉情記劇照 2




殉情記劇照 3




殉情記劇照 4



殉情記劇照 5




殉情記劇照 6




殉情記劇照 7




(3) 《愛情故事》( Love Story) 中的賴恩奧尼路(Ryan O'Neal) 和雅麗麥歌(Ali MacGraw)



《愛情故事》的主線是個老掉大牙的故事, 即使在七十年代, 富二代愛上灰姑娘, 女主角患絕症的橋段都已嫌老土過時, 但此片推出時卻大受歡迎, 賺了不少影迷的眼淚, 我想這全然是歸功於導演選角得宜.    賴恩奧尼路 和雅麗麥歌在拍此片之前都是藉籍無聞的演員,但正因為兩人不是什麼大明星,恰恰給予人一種十分清新的感覺。老實說賴恩奧尼路當年絕對是個大帥哥,而雅麗麥歌卻算不上是個標誌的美人,但她勝在純真,毫不矯揉造作,一舉手一投足之間自有其獨特的韻味,尤其是她笑或者發怒時,眼睛和鼻子擠在一起,竟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可愛.    每次和賴恩奧尼路演對手戲時, 不論在談情說愛, 抑或在拌嘴 , 時而輕鎖眉頭,時而笑意盈眼, 對比賴恩奧尼路的沒好氣的表情, 簡直是天作之合的融和, 也直把原本高傲和拘謹的賴恩奧尼路融化掉.  我特別欣賞她在電影前半部與賴恩奧尼路鬪嘴/吵架那幾場戲,  雅麗麥歌 面上總是掛著一副滿不在乎又略帶點挑釁性的表情,以現代的潮語來說,那就是 "就喜歡你看不慣我又干不掉我的樣子"的憨態.  總之兩人的對手戲讓人覺得很舒服,令人感到出奇的匹配,然後萌生這樣的感覺,我要是有像雅莉麥哥這樣一個既貼心, 又古靈精怪的女朋友便好了 .  另外電影很大部份都以雪地為場景,白茫茫的背景,兩人在雪地中或相擁,或互相扶持匍匐而行,也大大增加了畫面的美感.  (無獨有偶的是, 此片的主題曲 "Love Story"主唱者 Andy William, 也曾灌錄過《殉情記》主題曲 "What is a Youth"的通俗版 "A Time For Us".  兩首歌都頗為樂迷受落).  



其實《愛情故事》真有點張活遊白燕粵語舊片的況味,  劇情講述來自富裕家庭的哈佛法律系高材生兼富二代奧利佛(Ryan O'Neal)在圖書館遇見就讀音樂系的平民工讀生, 麵包師父女兒珍妮花(Ali MacGraw),兩人因鬥嘴而相識進而交往。珍妮花原本打算畢業後前往巴黎深造,但是奧利佛卻向珍妮佛求婚。奧利佛的家世顯赫, 父親直言反對這門婚事,奧利佛一半基於反叛, 一半源於深愛珍妮花, 堅持與之成婚。婚後奧利佛的老爸斷絕兒子經濟支持, 兩口子要靠學生貸款和珍妮花當老師來支撐。正當環境逐漸好轉, 兩人因結婚了好一陣子仍沒有懷孕往醫院做健康檢查之際,竟發現珍妮花患上絕症。電影結局是珍妮花在醫院逝世,奧利佛無限悲痛, 在醫院門口遇見老爸。老爸很後悔沒有及時提供金錢援助,耽誤珍妮佛就醫時間。 , 電影即以經典台詞作為結尾:「愛就意味著你永遠不必說對不起」(Love means never having to say you're sorry)。




後記: 愛情故事公映48年後, 賴恩奧尼路 和雅麗麥歌再次合作, 攜手演出舞台劇《Love Letters》.  《Love Letters》的故事與《愛情故事》一樣浪漫,講述賴恩奧尼路和雅麗麥歌相識五十載,但其間只靠書信、心意卡和便條來維繫感情.  《Love Letters》將於美國巡廻演出4個月.  某方面來說, 《Love Letters》可說是𤔡觀眾彌補這對金童玉女的遺憾罷.







愛情故事劇照 1


愛情故事劇照 2























愛情故事劇照 3



愛情故事劇照 4





愛情故事劇照 5




愛情故事劇照 6



2018年9月16日 星期日

網友來相 (2)

六十年代從干諾道西海傍向西望,可見到陳萬合菜種行,此店今天仍在原址健在,可謂奇蹟




五十年代初從海上望向中環皇后行。皇后行於五十年代末被拆卸,並改建為文華酒店




五十年代德輔道中與摩利臣街交界處




















六十年代徙置區一景, 可以看到家家戶戶都是將衣物晾曬在走廊外,而廚房其實只是在門外用火水爐煮飯和炒餸,今天看起來匪夷所思,但當年比起住在木屋區,能上樓住在徙置區不啻已是天堂





















五十年代皇后大道中向東望




五十年代灣仔莊士敦道



五十年代中環歷山大廈



七十年代旺角上海街快富街交界





















六十年代的皇后大道中,我十分鍾愛這種彩色的舊相,濃艷得來有一種簡樸的味道.  相中可以看到我們的老朋友,如安樂園雪糕和李錦記蠔油,當年都在皇后大道中設有門市。其實皇后大道中當年也是金舖的集中地,在還未有周氏集團出現之前,皇后大道中可謂是遍地金舖,今天仍死守在皇后大道中的金舖則寥寥可數了




七十年代皇后大道中與正街交界處附近,我曾經貼過一張非常相似的照片,該照片拿着鳥籠的仁兄是正面向着鏡頭,而此幀照片則是該位仁兄的背面,照片左邊可以看到得記酒家的招牌,右邊則可以看到九記飯店的招牌,至於左邊騎樓柱的招牌字便琳瑯滿目,美不勝收了;有有記竹蔗水,佳香士多,富華冰室等等。六七十年代香港滿街都是這些手寫的招牌,看上去很有性格,比今天千篇一律用電腦打印出來的招牌字個人色彩鮮明得多了。話得說回來,現在去哪裏找書法家寫字呢?



五十年代軒尼詩道西與軍器廠街交界處























七十年代中正在興建中的金鐘站





















六十年代彌敦道330號, 今日已重建成儉德大廈





















我無法正確判斷相中的位置,但看車款照片應該是攝於七十年代.  至於位置,我記得麥烔光醫生曾在西環卑路乍街設有診所多年,其年代約為七,八十年代至千禧年代左右,且其樓上有雞鴨商會,七十年代西環仍有大量的雞鴨欄,故此我大膽推斷此幀照片應攝於七十年代的卑路乍街,不知各位網友可有高見?(安兄補充謂麥烔光醫務所對面正正是新中華)





六十年代北京道, 可見到九龍僊館酒家.   。所謂「僊」者,即「仙」的意思




七十年代俯瞰中環,圖片中央的大片草坪是當時的中環木球會,即今日的遮打花園,從左到右的建築物是希爾頓酒店,舊中銀大廈,舊高等法院,後面的兩座建築物左邊是太子大廈,右邊是文華酒店,再往右是康樂大廈,最右邊的建築物是舊香港會


五十年代尖沙咀金巴利道




五十年代灣仔軒尼詩道和史釗域道交界處



 大大個波士頓餐廳招牌, 一看便知是從莊士敦道向東望





















電車有拖卡,肯定此幀照片攝於七十年代,地點則需商榷,經過多番推敲,周遭的建築物似是莊士敦道跟軒尼詩道交界處,不知各位然否?

五十年代皇后大道西與荷李活道交界處


2018年8月29日 星期三

網友來相 (1)


近月來我已很少貼舊相了,原因是敝博開張以來,所貼的舊相不下數千,已經很少再找到未貼過或者值得貼的舊相。再者更這陣子比較事忙,人也慵懶起來,不要說貼舊照片,連博文也疏於更新。雖然如此,爾來仍不斷收到網友們以伊貓(email)傳來的舊相;箇中有希望藉我這個平台發表,亦有因為舊相沒有附上註釋,希望我能代為辨認相中的地點,年代等(什麼時候我做了舊相偵探了?一笑). 其實我頗為享受「看圖認地點」這個遊戲,稱得上是舊相,年代當然「有番咁上下」,要從相中的蛛絲馬跡去判斷地點年份,可謂「說易不易,說難不難」,但過程讓自己酣醉在昔日片段,時光中,不啻是個很好的消閑玩意。



今夜,打開電腦,從相海中精選部份出來,凝視著照片中的建築物,背景和人物,遙想他們那個時候正在想什麼,做什麼,朦朧中彷彿自己回到那個年代的香港。窗外霪雨敲窗,彷彿為這個適意的晚上增添詩意。









舊卜公碼頭,相信不要我多作介紹了吧。圖前面的小電船當年外號嘩啦嘩啦,即今日的所謂水上的士,在六七十年代前海底隧道年代,晚上過了12點渡海小輪停航,這些嘩啦嘩啦便成為連接港九兩岸的唯一海上交通工具





















五十年代位於怡和街京華戲院旁的白熊雪糕飲冰室,投資者包括百樂潮州酒樓的老闆。圖中可見,白熊雪糕門面裝飾得甚為新潮,門口用玻璃磚面砌成,外牆招牌則採用流線型設計,在頂部更擺放了一個北極熊的模型,甚為醒目





















估計是新開張不久(六十年代末), 位於銅鑼灣希慎的百樂潮州酒樓



六十年代,位於上環威利麻街的往深水埗的油麻地渡海小輪 碼頭,我對這個碼頭可謂甚為熟悉,童年時老媽每個月都會帶我們乘搭一次,往深水埗探她的閨蜜,我還記得每次乘坐電車,看到梁永盛香莊便下車,所以我雖然從未幫襯過梁永盛,但對這家香莊卻很有印象




這是我的母校八達書院,很難得找到如此清晰八達書院的正面全身照。八達書院位於堅尼地城卑路乍街末端,與域多利道的交界處.  八達書院當然已拆卸,並改建成為東華三院百年紀念大樓





















五十年代的中環雲咸街,圖左可以見到香港第一個公共電話亭


五十年代位於九龍尖沙咀金巴利道的智源書局。書局已有七十年的歷史,曾經是不少愛好日本文化港人的打書釘的好地方




很喜歡如此艷麗的舊彩色相。有洋服店名位莊士敦,又有電車佐證,我相信這裏應該是五,六年代的莊士敦道





















看見如此怪異的半邊樓,相信一眼便可認出這裏是皇后大道中和威靈頓街交界處。根據相中人的服飾,我估計這張相應該攝於五十年代




四十年代香港中央飯店的舞小姐,當然這裏說的中央飯店不是近期因為結業而引起一遍惋惜聲的位於深水埗的中央飯店



五十年代位於皇后大道東的香港大戲院,此戲院於1956年被拆缷,現址是合和中心




位於西環吉席街的青州英坭廠,我記得童年時走過英坭廠,對它外面那支長長的運輸管很有興趣,英坭廠當然已然折卸掉,現址矗立著西環豪宅高逸華軒




這裏是水坑口和皇后大道中交界處,從皇后大道中往西望向皇后大道西。圖左的有記合臘味當然早已結業,但舊樓仍健在, 其牆身招牌的字仍在,可謂異數。左邊男人所站處後面應該是富隆酒樓,當時是一間很有名的茶樓





這張照片的攝影師應該是站在畢打街(當年名為必打街)和干諾道中交界處回望向畢打街。右邊那座建築物當年是告羅士打酒店, 七十年代末改建為置地廣場。以相中人的服飾和人力車推算,此張照片應攝於40年代





















不看舊照片還不知道,石硤尾在建成公共屋邨之前,曾經是一條名副其實的村落。其實那個年代香港很多地方都是如此,在港英政府大力清拆木屋區改建為廉租屋邨之前,大部份今天的屋邨其實都是名副其實的村落,說穿了其實是星羅棋布的木屋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