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0年1月27日 星期三

香港昔日風情回眸

 


 


 



一幀幀舊照片, 既是歷史記錄, 也是甜酸苦辣的感性回眸.


 


 



人生真如一齣戲, 細看著一張張看似不相干的舊照, 竟暗



藏玄機; 無論戲份輕重, 互不相識的你和我, 原來都曾在



同一場景出現過.  是主角也好, 是跑龍套也好, 當年不經



意的被攝影師攝進鏡頭裏, 急凍在照片上.  那天我們有緣



相聚, 縱使只是匆匆的擦肩而過, 卻原來曾如此這般的共



處過, 彼此都有一份角色, 然後各自踏上自己的人生路,



日子細水長流, 有喜有怒, 既哀且樂, 有血有肉地去生去



活. 


 


 



生活多半都是平平淡淡的, 靜靜地像流水般過去, 我們不



會每一天都因國家大事而轟天動地, 亦不會每一日都為偉大



愛情而蕩氣迴腸.  然而, 當日子年年月月的過去, 驀然回



首, 卻猛然驚覺己經時不予我了, 原來過往經歷過的, 竟



有這許多許多值得細味低徊, 帶著絲絲無奈, 卻又留不住



的故事. 


 


 



所以, 我喜歡靜下來, 呷一口濃濃的苦咖啡, 在澀味中細



味舊照裏蘊含的溫情, 品嚐一下並不完美的人味, 因為不



管甜酸苦辣, 活在當下便是真真正正的人生.





 








尚可抬頭見藍天的灣仔莊士敦道
, 時維60年代











電車正緩緩駛
過德輔道中. 從車頭那位兄台的神情


看來
, 他似乎很享受這趟
電車河











疑似是灣仔某條內街










貌甚閒適的街邊小販 (2)










貌甚閒適的街邊小販 (1)










兩位女工在清潔和整理雞毛
, 我懷疑是用來制做雞毛


掃之用










疑似是中環的街道










5,60
年代大富人家出殯的墟磡場面, 巡遊隊伍恍如開


嘉年華會般經過大街小巷
,
其可觀性其實是很高的










形似是皇后大道西,  但兩旁滿佈攤檔的格局, 則讓人


覺得似街市多於大馬路










兩邊坐滿小販的高陞街











你能想像沒有汽車, 只有人力車的馬路? 曾幾何時, 商店


的招牌是長條型木方, 我覺得甚是有型








 

老師傅正在聚精會神地工作










有誰還記得這種小罐裝的火水
? 我印象中的火水罐是


半個人高的大圓筒
.
火水得用一條膠喉從火水罐把


火水唧到火水爐裏面去










舊街景一瞥 (2)











很有
十月圍城”FEEL的舊街景











年紀小的時候
, 很崇拜站在交通亭指揮交通的警察,


覺得他們煞是威風凜凜
, 就差沒有在我的志願寫道:


我長大後要當交通警察










舊街景一瞥 (1)











香港剩下的較完整的唐樓羣己然不多了
, 你若有興趣我


建議你溜澾廣東道和深水埗
/長沙灣等老區, 除了唐樓外,



有些商店仍在售賣一些瀕臨淘汰的物品
, 也很值得花時間


觀賞











我父親是做魚欄的
, 由此之故我對水上人有一種特殊的


親切感
. 
小時候每逢端午節我們都會去香港仔上他們的


漁船近距離看龍舟競渡的
,
那種現場感不是現在坐在城


門河岸, 隔著
離天八丈遠”的距離
所可以比擬的











有甚麽比一家人團坐在一起吃飯更窩心
? 難怪歌仔都有


得唱
咸魚白菜也好好味











5,60
年代, , 走過橫街窄巷, 你經常可以看到一堆人圍在


那裏吃飯.  留意那時候的消防局叫滅火局,
民間則叫火


燭館
,
消防員則眤稱為火燭鬼











我的直覺告訴我這里是澳門下環的魚蝦欄, 那是我出生


至3,4歲的"原居地", 所以特別有親切感











這些場面有點像地震災民在搶救濟物資, 80后的年青人


很難想像這其實是香港罷










施粥不是電視的情節










哺哺待濟











可愛的小童加上漂亮的姐姐, 構成一幅賞心悅目的畫面










童乞也是香港5,60年代的普遍現象










5, 60年代, 香港處處救濟站, 派米派奶, 其貧窮


的程度可想而知











還記得那些在學校CANTEEN 邊喝汽水, 邊吹水的


日子嗎?











根據一個最新的調查, 居於深水埗, 元朗 (包括天水圍)


等較困貧地區的家庭的快樂指數, 比居住在中西區等較


富裕地區為高.  理由很簡單, 他們家庭的凝聚力較強, 一


家人齊齊整整的, 那管只是圍坐在一起吃頓飯, 或者出外


散散步, 大家都暖在心頭










快樂可以來得如此單純, 容易











你喝過真正的 "雪藏汽水" 沒有?










看這幅相, 讓我想起陳李濟門口燙衫那個女人,


我至今的印象仍很深刻











不妨告訴你, 我也用過揹帶背過小朋友, 但那只是


個儀式 , 好像是小孩子被大哥哥背過便會快高長大,
 

事後我還收了封大利是呢











那年頭, 做甚麼事都要全家總動員的










跳 OVER











123紅綠燈






 




上水出會景
(2)










上水出會景
(1)










這幾個小孩子如此這般的携桶帶盆地取水
, 不是


因為制水
,
而是因為這是街喉










挺神氣的一對姊弟
, 背景應為英皇道和清風街交界










懶洋洋的夏日
, 傴僂著背的老人正走過斜斜的長巷










電車上的大笑姑婆










美人留倩影
(你該認得此處是 兵頭公園的水池罷)










皇后像廣場是
6,70年代假日家庭樂的聖地










公然在公衆場合如此毛手毛腳
, 以當年的尺度來說,


此位仁兄真可謂勢兇夾狼










電車站一瞥










哈哈
, 還需我多作贅話嗎?











這幀照片的角度取向
, 很容易讓人產生錯覺, 以為


後面那位仁兄在跟踪前面那個女仕
,
並意圖不軌










奧米茄頭佩緊身長衫
, 讓我想起陳齊頌和奚秀蘭










一羣
土鯪魚”(媽姐的昵稱) 正在如過江之鯽


過馬路,
委為奇觀










! 如此人山人海, 難道這個檔口今天免費大贈送?












據我的堂姐們憶述
, 她們也曾如此揹過我跳飛機, 跳大繩的










正宗的擔挑壓麵
, 我相信這門手藝現今在香港已經失傳了






 




香噴噴的煨魷魚
, 絕對是我童年的至愛












每次走過閣麟街
, 我都會駐足一陣子, 回想當年母親坐在


那裏線面
, 我只能沿著斜路跑上跑落,
悶得發慌的往事










生意淡薄, 不如索一索”.  那年頭,卜睇相佬可身


兼寫信佬
,
報稅員以及地產代理多職










5,60
年代, 電視仍未盛行, 要知道當天的新聞, 除了聽


收音機外
, 便只能看晚報.  有時候遇上突發性的大新聞
,
 

晚報會出第二版,
甚至第三版報導事件的最新發展










記得我
5,6歲時, 父親的朋友送我們一輛三輪單車, 然而


由於家居環境侷促和限制
, 所以我們只能在星期六,
日的


下午才可以把它搬出廳玩一陣子
.  儘管如此,
那已是我童


年最美好的回憶之一










温馨祖孫情
, 滿溢在照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