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6年6月30日 星期四

舊相一輯 (1)



已有好一大段時間沒有貼舊照片了,其實我從來沒有停止過搜尋和收集舊相,只是我前幾年貼了大量舊相, 而坊間一般的舊相𣎴論在攝影的地方角度和題材, 我都已貼得七七八八 ,無甚新意,但最近從不同渠道蒐到一批頗有情味的舊相,幾番思量行決定公諸同好,不為別的,只希望你可以與我一起細味相片裏面相對簡樸而純淨的世界. 


一相一世界,攝影師按下快門那一刻,把當時的人和景物都留在菲林上面,殊不知, 他們所拍下的每張照片,實際上都在訴說着一個故事.  今天, 看着照片里的人物,建築物,以致物貎,風情,再結合當時的社會歷史和背景,不正活脫脫的構成一個個故事? 只要你願意細細咀嚼,相信你可以聽到相中人娓娓道出他們的故事,這,也是我為什麼對老照片如此著迷的原因.


我們不能停止時間的流逝,也留不住曾經的人 ,  但有些東西卻是永恒的,就像戀上一些人和事的感覺, 而這些感覺會在不經意的時候來襲, 譬如聽一首舊歌, 看一齣舊電影, 又或者甚麼也沒有, 思絮轉瞬間, 那人, 那事竟歷歷在目前,,,













五十年代的德輔道中,右邊是中環郵政總局(1977年被拆卸),左邊是第二代怡和大廈(1955年被拆卸)











1958年皇后大道中從中環市場往東望, 可見鑽石酒家











1958年的卑利街與威靈頓街交界處,我很喜歡這種䁔烘烘的街頭風貌 (竹籮小販,揹著弟弟的小女孩)















六十年代荷李活道從文武廟附近向西望, 可見「仁和飯店」和「梁津煥壽衣」











1962年的鋼綫灣, 可見牛奶公司的設施.  鋼綫灣位於香港南區沙灣之東南方及瀑布灣之西北方。現時已填海並建成數碼港。  鋼綫灣的舊稱為大河灣或大口灣,但現時沙灣一帶指的是大口環, 即 大口環根德公爵夫人兒童醫院和東華三院馮堯敬醫院的所在地











六十年代的彌敦道及柯士甸道交界處, 後面的軍營已改建為九龍公園














1965年上海街火警,街上滿佈消防車, 左後方可見位於上海街419号的神燈海鮮酒家













六,七十年代外國時裝不是人人可以負擔得來,國產時裝是個不錯的另類選












絕對原汁原味大牌檔風貌, 後面是七層徙置區











七十年代的石塘咀晉成街(即加倫台的下方),現已改建爲石塘咀市政大廈















七十年代的石塘咀晉成街1至6號 舊樓,現在當然已折卸











四十年代初矗立在砵甸乍街與德輔道中南邊交界處的三層高拱門樓,上世紀新廈時曾與東鄰的域多利酒店並立,戰前甚爲著名的余日記鍾錶行曾在此營業, 相片右邊可以看到今日仍健在的德榮大押











六十年代位於輔道中的裕華國貨公司











五十年代位於德輔道中的裕華百貨公司,不看舊相還不知道, 原來裕華國貨曾在中環落腳.  裕華百貨公司在六十年代易名為裕華國貨公司















木屐檔, 不要以爲以前只有豬肉佬(現在叫豬肉切割員)才穿木屐, 那年頭老人家, 小孩子都穿木屐, 以其夠耐用, 鞋底永遠不怕蝕(真正的"永冇蝕底"), 屐面的膠爛了, 隨手換一塊既省時又慳錢, 而今, 連豬肉佬也不穿木屐了














五十年代中環德忌笠街, 右邊可見到華芳映相,上世紀中環土丹利街, 威靈頓街一帶很多映相舖, 因為西人喜歡就近拍照, 然後將照片寄回家,全盛時期中環有超逾廿間映相舖,有些甚至是由洋人開設經營, 他們閒來四出拍照, 此所以中環"自古"便有不少舊照片流傳下來











銅纙灣夜景,圖為1975年的軒尼詩道, 那年我剛中學畢業, 正在大坑新法書院唸預科, 偶爾放學比較晚, 我喜歡就地在銅纙灣吃晚飯, 逛逛大丸, 再去京華看場電影才回家















六,七十年代從水坑口街口往西望向皇后大道西










相對於二十年代同樣位置的照片(從水坑口街口往西望向皇后大道西), 可見變化不少.  留意圖片右邊正在巡行著的喪殯儀仗隊, 以儀仗隊送殯是當年流行的喪禮儀式















1905年港府限令水坑口所有妓院遷往石塘咀,以1906年2月為限期, 自此即開展長達近三十年的塘西風月











七十年代賣衣服、水果的小販在"走鬼', 今天推木頭車的小販被趕盡怠絶, 已久𣎴聞"走鬼'之聲了










四,五十年代的海傍, 我估計此處應是告士打道, 左後方可見 Tokyo Hotel











約1880年位於中環海傍(今日的干諾道中)的中環大會堂,留意當年的主要交通工具是於1874年由日本傳入的人力車















「墨七」係乜 東東?相信年青網友會一頭霧水, "墨七〞一般是指夜間入屋行竊的小偷, 亦有以墨七一詞來形容扒手












五十年代的本地雜聞 (1) , 今天讀來仍覺趣味盎然; 其時禾花雀一打取價七,八元,可謂甚爲昂貴,然而今天即使不惜腰間錢, 也無處尋味吃了; 街燈下檢得龍虱(和味龍)與桂花蟬,你夠膽吃嗎? 高陞戲院散場後戲迷們仍不願散去, 希望可一睹大老倌的風采, 其瘋狂程度無異於今日的追星族















五十年代的本地雜聞(2).  現在的人怕痴肥,從前的人卻憂慮食不飽,營養不夠,體重過輕,是故磅人機"報大數"仍讓人那麼高興; 以前『X元X味』的叫法頗流行, 以至某些色情場所亦以此口號招倈顧客; 『原子』當時是甚為時髦的叫法,故此有原子筆, 原子襪的出現, 其情况一如今日𣎴沾邊的產品都一律冠以『納米』類同


2016年6月12日 星期日

老師的警語





幾年前寫過一篇名為 "老媽的罵語"的網誌,其實做了那末多年的學生,又怎會少得給阿Sir /Miss罵和窒呢,以下是我記憶中最經典的警語,我想網友們這方面該有不少"溫馨"的回憶罷(括號內的是我心底裏面想講而又不敢講出來的反應).  



* 做乜咁長頭髮,無錢飛髮呀? (係咪你俾錢先)



* 今次測驗真係淺到離譜,直情係賣大包 (咁點解我仲係唔合格嘅)



* 你睇下亜陳大文幾高分,點解佢又係人, 你又你人, 你就考成咁差 ? (唉,我點知啫,你去問吓陳大文嗰阿媽點解生得佢個仔咁聰明囉)



* 你哋兩個咁鍾意傾偈,而家罰你哋出去企,喺出便慢慢傾到夠(唔關我事㗎, 佢"漏"我傾㗎咋)


* 睇書, 做乜睇黑板; 睇黑板, 做乜睇我; 睇我, 做乜睇書 (真係搞到人都癫)



* 你哋係我教過最差嘅一班學生 (你好似同隔離班都係咁講喎)



*我喺辦公室都聽到你哋喺外邊咁嘈 (你好耳啫)



* 唔好意思,阻大家五分鐘 (你呢句說話十分鐘之前咪已經講過囉)



* 體育阿Sir今日請假,呢堂改為上物理  (救命呀!)


* 功課都會唔記得帶 , 咁你會不會唔記得食飯?  (唔做作業唔會死, 唔食飯會死人㗎)



* 有邊個識做呢條題目嘅舉手,冇呀,呢位同學笑得咁開心,上嚟做下呢條題目,咦,你隔離位嗰位同學笑得仲開心,一齊上嚟啦 (幸災樂禍¸抵你死)


* 下星期二測驗, 乜話, 下星期二已經有兩科測驗? 咁改呢個星期五啦(死多二錢重)



* 乜我上一堂話下個禮拜四至測驗咩? 𣎴過我横豎已經攞咗測驗卷嚟咧, 咁就改呢堂測驗啦 (唔係呀嗎, 咁無口齒㗎)



* 今日係18號,咁就請18號嘅同學起身去回答呢個問題 (好彩我32號,永遠唔會俾佢點中)



* 由於時間關係,我哋今日唔做埋下面果幾條題目啦 (你自己攪唔掂咋掛)




* 睇我做乜嘢, 我塊面又冇字 (大佬, 做乜發爛渣? 你唔睇我又點知我睇你?)



* 我咁辛苦教你哋,你哋都唔俾心機,蝕底係你哋㗎咋, 你哋成績差關我咩事,我人工一毫子都唔會少 (如果你嘅人工同我嘅成績掛勾,咁你就慘啦)



* 你哋嘅作文唔好抄,你哋睇過嘅書,我都睇過  (有冇咁博覽群書呀?)



* 今日我要搵平時唔踴躍發言嘅同學去回答呢條問題(廢話,邊度會有人自告奮勇舉手發言,回答問題架)



* 呢條題目嘅答案,我上一堂唔係已經講咗俾你哋聽嘅咩? (幾時有呀,你患咗咗失憶症呀)



2016年6月9日 星期四

我最動容的國語歌曲


前些時與一班老朋友飯聚,席間天南地北,無所不談 ,忽爾其中一人提出個問題: "你們最喜歡那一首國語歌曲"?稱得上是老友,大家的年紀都"有返咁上下",所謂的國語金曲,當然不是今日的"等你等了那麼久" 或者廣場舞神曲"小蘋果", 即使七, 八年代小鄧的"月亮代表我的心","甜蜜蜜",仍嫌未夠班(說的是年資). 我們心目中的經典歌曲泛指三四十年代上海八大歌后的黃金旋律(奇怪為什麼只有歌后而沒有歌王? 煩請有識之士有以教我). 一談起這個問題,幾個老餅便精神煥發,各表偉論,有白光迷推"如果沒有你"、"等著你回來",李香蘭的fans 們則認為非"三年", "何日君再來" 莫屬,當然亦有人推薦其他精品, 如吳鶯音的"明月千里寄相思",以及周旋的"永遠的微笑","漁家女" 等. 其實音樂之於藝術,素無客觀的評審標準,喜歡不喜歡那首歌,那位歌星純屬個人喜好,這個題目無可能辯出共識的結果來. 當晚我沒有發表自己的意見,原因很簡單,若單純說悅耳動聽,甚至纏綿悱惻,上述提過的幾首歌曲,以至再隨手舉十首八首,都能當之無愧,各勝擅長,根本無從選擇那一首是最好的,但你若問我那首最能讓我動容, 讓我感念最深的,那我的答案是周旋的"天涯歌女", 以及"四季歌".



“天涯歌女”和“四季歌”是1937年年明星影片公司所拍攝的社會寫實電影“馬路天使”中的插曲。電影由袁牧之編劇和導演,周璇,趙慧深,趙丹等主演。此片有兩首插曲,即“天涯歌女”和“四季歌”,都是國語歌曲中的經典,均由賀綠汀作曲,田漢作詞。兩人的大名相信各位應該耳熟能詳,不需我在此贅述。 “天涯歌女”和“四季歌”跟當時同期的流行曲的不同之處,在於它們是歌女賣唱的歌曲(其音樂元素其實脫胎於當時流行的蘇州民間小調),故此伴奏的樂器甚為簡單,只有一支二胡,一台揚琴,一個木魚,如此而已,完全忠於簡陋的現實環境(此所以今人翻唱此曲時以繁複的電子音樂伴奏,完全失卻了歌曲的原本味道). “天涯歌女”和“四季歌”的歌詞其實十分簡單,縷述歌女走天涯的辛酸,以及對和平,家庭以及愛情的渴望和憧景,如此而已,與上海十里洋場,燈紅酒綠的時代曲如“何日君再來“,”十里洋場“,”歌舞今宵“等顯得格格不入,誠然此兩首歌曲是配合電影中周旋作為賣唱歌女的身份,作曲/塡詞者既不以商業為目標,曲/詞風與歌壇主流有異,因此其商​​業成就與一般時代曲不可同日而語(相對於周旋的其他歌曲,如"永遠的微笑","月圓花好“等的流行程度亦頗有不如)。然而若論歷史及文藝價值,”四季歌“和”天涯歌女“卻起著里程碑的作用。時至今日,周璇楚楚可憐的歌女形象依然深入人心,一提起她的名字,就教人想起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唱著"四季歌"的純情女孩。“天涯歌女”/“四季歌”的音樂根植於民間,旋律優美中蘊含不言而喻的哀傷,與小紅(片中賣唱歌女)的人生際遇有著天衣無縫的契合。影片一方面將民間音樂巧妙地嵌入劇情裡面,藉此向我們證明了中國的流行曲脫胎自民間音樂的事實,也使影片(馬路天使)與歌曲(天涯歌女)一同閃亮銀幕,成為中國電影中一朵繽紛的並蒂蓮。於是,在民謠的旋律中,誕生了二十世紀中國人最道地的歌聲。



你可能會問, 三四十年代上海國語曲珠玉紛陳, 那爲何我對" 天涯歌女" 情有獨鍾? 我想那是因為" 天涯歌女/四季歌"的MV 罷. 説MV是有點失實, " 天涯歌女/四季歌" 從來沒有拍過MV, 何況三四十年代何來MV ? 所謂MV其實是有網友將"馬路天使" 一片中將周璇唱" 天涯歌女" 和"四季歌" 的片段放上網,所以才能欣賞到周旋實時演唱的風采. (另一段讓我印象深刻的MV是李香蘭在電影"支那之夜" 唱主題曲"支那之夜/蘇州夜曲". "支那之夜" 是美化日本侵華電影,電影為侵華日軍塗脂抹粉,當然不值一提, 惟片段中李香蘭以其膩得化不開的歌聲,烘以流轉的眼波以及無可抵抗的溫柔,娓娓地唱出電影主題曲,那是另外一番情味, 不可以片廢歌).




言歸正傳,說回" 天涯歌女/四季歌" ", 周旋拍攝"馬路天使"時年約17歲, 之前曾演過七, 八齣電影,但都不是主角, 說到底她影的經驗不是很豐富,其演技也不是很出色,與同期的阮玲玉,徐來等頗有不如,但勝在樸實無華, 恍如一塊尚未涿磨的白玉, " 天涯歌女"片段中女主角小紅(周旋飾演) 與男主角小陳(趙丹飾演)兩情相悅, 男拉琴, 女唱和, 周旋演來毫無矯扭做作之態, 活脫脫便是個春心蘯漾的小姑娘, 敢態可掬, 而在在另一段" 天涯歌女"片段中, 小紅與男主角小陳鬧別扭, 小陳為了氣小紅, 付錢強要她唱歌助興. 小紅萬般委屈,嘟著嘴勉而為之; 此外影片開始不久,小紅扭著孖辮, 萬分不願的唱"四季歌", 片段所見周旋天真爛漫,卻又掩不住一股靈氣; 這三段MV看得我感慨萬千,幸而周旋接拍了"馬路天使",這才讓我們在八十年後的今天,仍可得睹金嗓子的風采. 說實話周旋不是那種美得讓人心跳的女子, 其實三四十年代的上海女星如阮玲玉,胡蝶,白楊, 上官雲珠等以今日的標準來說不能算是極美,也許這是不同時代的審美標準各異吧,但不得不承認, "馬路天使" 中的周旋蘊含著另一種美態,片中她眉梢眼角處盡是掩不住的少女春情,不論是嬌嗔,抑或是巧笑倩兮, 都極惹人憐愛,更有甚者這種憐惜今日看來竟化為唏噓,嘆息,因為伊人的一生甚為坎坷; 只為遇人不淑,以致被騙去整副家財,尋且患上抑鬱症和精神病,晚年(她終於1957年,逝世年僅37歲,以今日的標準來說其實是英年早逝) 需要住療養院. 讓人感到諷刺的是,周旋最後出現在觀眾面前是她死前約兩三個月,接受電視台訪問,片段中她還清唱了幾句" 天涯歌女",歌聲仍是如此清澈動聽,然而相對二十年前,"馬路天使"中那個嫩艷標緻的小紅,她畢竟已是個中年女人, 失卻了那股靈氣, 也沒有小紅的秀麗. 不管她口中如何說,我仍隱約地感到那股無奈, 滄桑. 你可以說我敏感,但總覺她在演戲, 1937年拍"馬路天使"時她扮演歌女小紅, 尋覓真愛, 尋覓新生活, 1957年他卻在扮演另一個角色; 經歷過如此迂迴曲折的人生,那掛在周旋面上的幸福笑容讓我覺得詭秘𣎴安; 一個前半生如許風光, 今天被騙去所有的資產,跟兒女不相往來,尋且要住療養院的歌后,會如此歡樂暢意? 同一首歌, 同一把嗓子, 卻有種恍如隔世的隱痛. 此所以我對"四季歌" 和"天涯歌女"有特別的個人眷戀,每次看著小周旋扭著手帕, 嘟著嘴唱"春季到來綠滿窗,大姑娘窗下繡鴛鴦, 忽然一陣無情棒,打得鴛鴦各一旁",我都有點潸然欲淚的感觸.


後記:

"四季歌"歌詞


春季到來綠滿窗,
大姑娘窗下繡鴛鴦.
忽然一陣無情棒,
打得鴛鴦各一旁.
夏季到來柳絲長,
大姑娘漂泊到長江.
江南江北風光好,
怎及青紗起高粱.
秋季到來荷花香,
大姑娘夜夜夢家鄉.
醒來不見爹娘面,
只見窗前明月光.
冬季到來雪茫茫,
寒衣做好送情郎.
血肉築出長城長,
奴願做當年小孟姜.



"天涯歌女"歌詞


天涯呀 海角 覓呀 覓知音
小妹妹唱歌郎奏琴 郎呀咱們倆是一條心
噯呀噯呀 郎呀咱們倆是一條心


家山呀 北望 淚呀 淚霑襟
小妹妹想郎直到今 郎呀患難之交恩愛深
噯呀噯呀 郎呀患難之交恩愛深


人生呀 誰不 惜啊 惜青春
小妹妹似線 郎似針 郎呀穿在一起不離分
噯呀噯呀 郎呀穿在一起不離分














周旋開心地與趙丹唱和 1












周旋開心地與趙丹唱和 2











周旋開心地與趙丹唱和 3












周旋開心地與趙丹唱和 4












周旋開心地與趙丹唱和 5












周旋不情不願地賣唱 1












周旋不情不願地賣唱 2












周旋不情不願地賣唱 3












周旋不情不願地賣唱 4











周旋不情不願地賣唱 5












李香蘭在"支那之夜"中的婚紗照 1











李香蘭在"支那之夜"中的婚紗照 2











李香蘭 1










李香蘭 2















李香蘭 3



2016年6月7日 星期二

歲晉十秩




老牌荷里活女星夏蕙蘭(Olivia Mary de Havilland)今年會慶祝其百歲壽辰(她生於1916年7月1日),透露女人的年紀是罪過,惟我想"夏蕙姨" 應該不會介意吧。夏蕙蘭曾在1946和1949年兩奪奧斯卡影后殊榮,嘩! 那是七十年前的事了,都説人生七十古來稀,她是在七十年前紅遍荷里活,那真不知從何說起了.


夏蕙蘭最為人熟知的角色不是她攖取奧斯卡影后那兩套電影,而是1939年在《亂世佳人》中扮演溫婉善良的美蘭妮(Melanie Hamilton), 這個角色在剛愎自用的思嘉莉(Scarlett O'Hara, 由慧雲李 (Vivien Leigh) 飾演)身邊起着強烈的對比,惟其化學作用又恰到好處, 讓人感受到思嘉莉正義和富同情心的另一面。 其實夏蕙蘭善演一些善良熱誠的角色,她另一個讓人留下深刻印象的角色是1938年與愛路扶連(Errol Flynn)合演的《俠盜羅賓漢》(The Adventures of Robin Hood),其秀麗飄逸的形象俘虜了不少影迷的心.  夏蕙蘭最為人注目的花邊新聞當然是與胞妹鍾芳婷(Joan Fontaine)的現實版姊妹情仇,兩人鬪足大半個世紀,在現實生活中互不相讓,結果是鍾芳婷早於夏蕙蘭奪取奧斯卡影后的名銜,她是在1942年憑《深閨疑雲》(Suspicion)摘下桂冠,(夏蕙蘭則憑1946年 的《風流種子》(To Each His Own) 和 1949年的《千金小姐》(The Heiress)榮膺影后).  然而鍾芳婷卻早於夏蕙蘭逝世,鍾芳婷於2013年去世, 享年96歲,這個歲數怎麽說來都算是高壽了,但卻仍輸給姐姐, 兩姊妹可謂各勝一仗吧.   我在想,  Robert Aldrich 1962年開拍《姊妹情仇》(What Ever Happened To Baby Jane?) 時, 若能邀得鍾芳婷和夏蕙蘭兩姊妹親自上陣, 那意義真不可同日而語(當然片中兩大巨星比提戴維絲(Bette Davis)和鍾歌羅福(Joan Crawford)演來光芒四射, 叫人讚嘆不已, 我的想法只是綽頭式的妙想天開而已).




説到高壽,荷里活四, 五年代巨星至今仍在生者有卻德格拉斯(Kirk Douglas, 他生於1916年12月9日,今年剛好也是99歲),  今人認識他大多是因為他是至今仍活躍於影壇的米高格拉斯(Michael Douglas) 的父親,其情況頗類似謝賢之於謝霆鋒,然而在四十至六十年代,卻德格拉斯是荷里活炙手可熱的大明星,拍片無數,也深受影迷歡迎.  卻德格拉斯名留歷史的原因不在於他所拍攝的電影,而在於他敢於突破政治枷鎖的勇氣.  五十年代美國恐共成風,以致荷里活有所謂的 "獵巫行動",凡是同情以及與共產黨有關係的從業人員都被列入黑名單,慘被杯葛,末流所及很多編劇都被失業 (因為他們所編的劇本沒有電影公司會/敢採用),其中著名的是Dalton Trumbo,他曾是荷里活的王牌編劇,惟因其傾共立場被列入黑名單,尋且入獄.  出獄後只能以假名寫劇本; 柯德莉夏萍 (Audrey Hepburn)的《金枝玉葉》(Roman Holiday)即出自其手筆,惟因不能開名, 故此《金枝玉葉》即便嬴取奧斯卡最佳編劇奬,Trumbo亦無法名正言順的上台接受小金人.  言歸正傳, 卻德格拉斯識英雄重英雄,力抗壓力,一意邀請Trumbo執筆編寫其新片《風雲群英會》(Spartacus),甚至不忌諱的公開Trumbo便是 《風雲群英會》編劇的身份.  此舉惹來一片嘩然,荷里活保守派呼籲杯此片,幸得當時的總統甘迺迪 (J.F. Kennedy) 撐場, 親臨觀看,這個動作等於摑了保守派一巴,《風雲群英會》在1960年的奧斯卡金像奬摘下四項大奬,而Trumbo終於可以名正言順的宣告自已是《金枝玉葉》(Roman Holiday) 和《鐵牛傳》(The Brave One) 兩齣奪得奧斯卡最佳編劇獎的真正編劇者, 吐盡烏氣, 而荷里活黑名單事件至此亦正式宣告終結.  卻德格拉斯敢於在當時烏雲滿佈的荷里活影圈中作此驚人之舉,讓人不得不佩服他的勇氣,今年是他的百歲壽辰,遥祝他一切安好.



說起年華老去的明星,心中不無戚戚然; 我童,青年時代看過很多神采煥發的明星所演出的電影, 印象甚深.  當年男的豐神俊朗, 女的嬌俏迷人, 其中有些甚至只是剛出道的毛孩,今天則皆已耄耄老矣, 且看下面幾個例子:


《的士司機》( Taxi Driver) 中的火爆司機羅拔迪尼路(Robert De Niro)今年72歲, 而《俏郎君》(The Way We Were) 中的芭芭拉史翠珊(Bar bra Streisand) 與《教父》(Godfather) 中冷面無情的亜爾柏仙奴(Al Pacino)同爲75歲  , 亜爾柏仙奴前兩年在《巨星的回信》(Donny Collins)中扮演一個極力想與自己遺棄多年的兒子修復關係的過氣歌星,演技已臻化境,惟眉宇間已沒有了演出《教父 2》時那股肅殺的英氣.  《迷幻車手》(Easy Rider)中放蕩不羈的彼得芳達(Peter Fonda)也是75歲(其胞姐珍芳達當年造訪北韓, 掀起了個大風波, 今年則是78歲).  我最喜愛的兩位英國男演員¸安東尼鶴健士(Anthony Hopkins) 和米高堅(Michael Caine) 分别爲78和83歲.  哦, 𣎴要忘記在《俏郎君》(The Way We Were) 中與芭芭拉史翠珊愛得纏綿悱惻的大帥哥羅拔烈福(Robert Redford), 原來今年已是79歲.



最難以接受的是曾演一些童蒙初開的角色的小鮮肉,今天竟都已 "七十尾八十頭"; 在《畢業生》(The Graduate)中那個儍兮兮的大學生德斯汀荷夫曼(Dustin Hoffman)今年是78歲 , 而《仙樂飄飄處處聞》(The Sound of Music)裏面那個不諳世情的小修女茱麗安德絲(Julie Andrews),竟已是80歲了, 奇怪的是演上校的基斯杜化龐馬 (Christopher Plummer  ),原來"年僅"85歲, 比茱麗安德絲大五年而巳.



讓人不堪回首的還有當年的大美人,性感尤物; 主演《兩女性》(Two Women),《氣壯山河》 (The Pride And The Passion) 的蘇菲亞羅蘭(Sophia Loran )今年81 歲,與法國性感小貓碧姬芭鐸(Brigitte Bardot) 同齡,當然還有原祖邦女郎烏蘇拉安德絲(Ursula Andress), 以及以主演 《洪荒浩劫》(One Million Years B.C.) 的麗歌惠珠(Requel Welch),分别爲80 和75歲.  在較保守的六十年代,她們不吝於展露其美好身材,讓男觀眾們如痴如醉,今天當然色衰容弛了, 最近在網上看到烏蘇拉安德絲和麗歌惠珠的近照,殘酷點說句是有些慘不忍睹,也許她們當年艷光太盛,以致觀感上有如此巨大的反差.    紅顏彈指老,刹那芳華,  說到底還是我們東方人來得比較含蓄,原節子,山口百惠退隱後,外界即很難捕捉到她們的倩影,如此影迷便可永遠把她們最美麗的輪廓留在心底裏.



倒是一貫以成熟穩重的形象示人的演員,你會比較容易接受他們老去; 如第一代(也是永遠的)占士邦辛康納利 (Sean Connelly)今年85歲, 與主演《海神號遇險記》(The Poseidon Adventure)和《密探霹靂火》(The French Connection) 的眞赫曼(Gene Hackman) 同齡,  同是85歲的有憑獨行俠知名,演而優則導的奇連依士活(Clint Eastwood),老奇八十有五我不難接受, 一則 "由細睇到佢大",二則他初登銀幕即以大把鬍鬚的頹廢 Look示人, 那時已感覺他是"老大人",今天我是後中年,他的歲數該不言而喻了罷.  喂喂, 差點忘記提《夜半無人私語時》(Pillow Talk)的桃麗斯黛 (Doris Day), 其拍檔洛克遜(Rod Hudson)己離世30多年, 而"桃姐"今年則九十有二了. 



最讓我難以釋懷的是我童年偶像之一的莎莉菲(Sally Field),她生於1946年,今年剛好69歲.  小學時看她主演的電視片集《艶尼傳》(The Flying Nun), 覺得她甚為嬌俏迷人,笑容清甜可愛,所以有 "少少鍾意咗佢",即使早前在《亜甘正傳》(Forrest Gump)中做 Tom Hanks的母親, 我尚可接受,惟近日偶爾看到一套名為(Hello, my name is Doris)的電影 (電影没有中文名,相信未曾在香港上映過), 戲中莎莉菲扮飾演一個發花痴的超齡大嬸, 穿得古靈精怪不在話下, 還不斷鬧一些突兀的笑話, 把我對她僅餘的形象也打破了.  我現在明白為何小粉絲會如此迷戀偶像, 即使我這些後中年,其實心中也有一些自己不自知,也不願承認的 Freudian idol ,莎莉菲即爲其一.  看着自己童年的夢中情人以近七十高齡去追逐一個剛三十出頭的後生, 那種荒謬感非筆墨可以形容. 我當然知道那是電影,其實此齣嫲孫戀的電影想帶出正面的訊息, 只不過它超越了我意識上可以容忍的底線罷了.



讓我們珍惜這些銀幕上的老大哥,老大姐,畢竟在那些歲月裏,  他們曾經給予我們很多歡笑和幻想.
















夏蕙蘭在《亂世佳人》中飾演溫婉善良的美蘭妮











夏蕙蘭在《俠盜羅賓漢》飾演瑪麗安貴女













鍾芳婷在《深閨疑雲》的演出備受讚賞, 她也是唯一一位憑希冶閣電影奪取奧斯卡影后名銜的演員











《深閨疑雲》的拍攝現場, 左起鍾芳婷, 加利格蘭, 希冶閣













《姊妹情仇》劇照, 右邊是比提戴維絲, 左邊是鍾歌羅福 











卻德格拉斯在《風雲群英會》的劇照 1
















卻德格拉斯在《風雲群英會》的劇照 2










《金枝玉葉》中的柯德莉夏萍和格力哥利柏












荷李活十君子之一的編劇家 Dalton Trumbo














《鐵牛傳》的電影海報















《的士司機》中的羅拔迪尼路













《畢業生》中的德斯汀荷夫曼











《畢業生》中羅便臣太太(賓歌羅福飾演) 色誘德斯汀荷夫









《教父》中的亜爾柏仙奴










相對於《巨星的回信》, 亜爾柏仙奴成熟和內歛得多










《迷幻車手》中的彼得芳達甚爲瀟洒有型













《仙樂飄飄處處聞》的茱麗安德絲和基斯杜化龐馬









《俏郎君》中的芭芭拉史翠珊和羅拔烈福














蘇菲亞羅蘭










碧姬芭鐸















烏蘇拉安德絲在《 鐵金剛勇破神秘島》中的劇照















麗歌惠珠在《洪荒浩劫》中的劇照











《夜半無人私語時》中的桃麗斯黛和洛克遜













辛康納利在占士邦片中的造型















眞赫曼









奇連依士活在獨行俠片中的造型















青春少艾的莎莉菲









莎莉菲在電視片集《艶尼傳》中的造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