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6年6月3日 星期五

唔識寶



我家有兩位專員,老媽是中藥調理健康員,老爸則是海鮮供應員。


先說老媽,她從來沒有受過任何正統的中醫訓練,但對中醫的理論,尤其是以中藥調理身體的原理甚有興趣,也頗有心得。我記得她曾經買/儲存了很多中醫藥理論的書,老媽尤其服膺陳存仁,他所著的中醫理論的書籍,老媽幾乎都買齊; 由此之故她會按四季時節所需為我們 "進補".   所謂進補當然不是以什麼名貴藥材煲湯熬藥, 而是煲一些她認為是當時應節的 "飲品",以調節我們的身體,增強抵抗力.   譬如大時大節後,我們一般覺得飽飽滯滯之際,她便會煲谷芽麥芽布渣葉,為我們開胃消滯.   夏天暑氣盛,她則會煲冬瓜薏米扁豆水為我們解暑,最經典的是三椏苦茶, 說是有清熱,解毒,祛風,除濕之功效, 老媽視之為萬應良藥, 每隔一, 兩個月便會煲一次全家"享用",  問題是三椏苦茶茶色黑黝黝的,賣相十分不討好,所以每次煲好後我們被三催四請之餘仍不肯喝,最後要亮出籐條喊打喊殺後才勉強下咽.   其實三椏苦茶一點也不苦,甚至有點甜味(不知是否下了冰糖的緣故),只是壞在外型而已.  我們幾兄妹童年時甚少古靈精怪的病,如生毒瘡, 癬疥等,都拜老媽清熱解毒的特飲所賜。  童年時代我經常生熱痱,每當我熱痱發作,痕不可當的時候,老媽件會要我來一碗熱痱草, 外加綠豆水.  說也奇怪,兩三碗下肚後,熱痱的情況便會大為改善.   成年後我常在想,老媽若有機會接受正統的中醫訓練,說不定她是個能為人治病解困女中醫.


老爸經營魚蝦欄,由於近水樓台的關係,他每天放工後都會拿一些海鮮,或魚,蝦,或蟹回家佐膳.  不知何解我對魚沒甚興趣,也許我對魚腥特別敏感,那年頭也沒什麼特別蒸調的手法去腥,一般僅以薑蒜佐以豉油,蒸出來的魚(尤其是淡水魚) 腥味不去, 所以我對食魚的興趣不大,倒是對老爸偶爾捎回家的䱽魚和馬駮魚另眼相看; 因為䱽魚和馬駮魚都是用煎的方法烹煮.  老媽蒸魚我不太欣賞,但她煎魚卻另有一手,把魚煎封得恰到好處,再澆上以豉油,麻油, 紹酒混成的茨汁,簡直是天衣無縫,我可以一塊馬駮魚浮一碗白飯,那美味的迴響至今仍在我味覺的記憶中流轉.



然而我記憶最深的是那些碩大無朋的大蝦,老爸雖說是蝦欄老闆,但大蝦始終是貴價貨,所以只有在中秋, 端午以及過年等大節才拿幾斤回家,作為加餸之用.  說得誇張一點,那些大蝦足足有半條小童手臂般粗.  老媽的處理方法很簡單,以清水洗淨後抹乾,然後用猛火乾煎,上碟前澆上以茄汁和各種調味醬溝合而成的茨汁,即成嘻哈大笑茄汁煎大蝦.  由於是原隻大蝦, 未經冷藏處置,所以特別鮮甜可口.  另外老爸偶爾也會梢一些蟹回家, 他經營的是蝦欄,蟹的來貨較少,所以我們每年只有在捕蟹旺季的時候才能品嘗到.  老媽和幼妹都是蟹痴,每逢有蟹拿回家都開心不已.  煮蟹的方法也不複雜,一般以薑葱炒,配以少許紹酒辣椒即可.  老愛妻/女情切,每逢蟹季即使自己欄沒有蟹,仍往友欄搜尋,故此有段時間真的"見到蟹都驚". 



即使在退休後,老爸這位海鮮供應員仍然甚為盡責,以他的江湖地位,往街市一轉,回家例不會兩手空空,餸籃里不是魚便是蝦,問他海鮮從哪裏來的,他總是笑而不答,老媽則説 : "佢駛乜買,行過魚欄同人打下牙較,啲人自動會塞條魚,幾斤蝦俾佢啦"。



如今,每逢有點頭暈身熒,都只得往涼茶舖喝杯淡出鳥來的感冒茶或者廿四味涼茶; 想吃海鮮,往市場花百多元才能買到一斤比手指還要幼的竹蝦,想起𣎴覺淚漣漣, 對當年沒有好好珍惜如此上品的湯水和海鮮, 惟有嘆句 "真折墮".


謹將此篇短文獻給兩位專員.   





8 則留言:

  1. 念親恩,往往要人到中年才感受最深.

    回覆刪除
  2. 是的, 可是往往當你懂得珍惜之際, 已有子欲養而親不在之痛~~

    回覆刪除
  3. 樹欲靜而風不息,子欲養而親不在,痛也。

    回覆刪除
  4. 寫之𣎴盡的家庭瑣事, 往往成爲最温馨的回憶. 誠然, 我十分慶幸自己成長於一個充滿正能量的家庭~~

    回覆刪除
    回覆
    1. 羡慕,小的童年,不説也吧,只餘"苦"及"孤獨"的回憶,有兄弟姊妹多好!

      刪除
    2. 安兄今日家庭美滿, 兒孫滿堂, 足以彌補童年的遺憾了~~

      刪除
    3. 冇呀,本來已經係人丁單薄,傳到我,絕了,大仔兩個都係女,細仔就快中年,未拖過手仔,老鬼初期仲懷疑佢係乜嘅(呢邊好興同埋好盛行),海漂地,一眾更加自掃門前雪,我兄留學英倫,應知人情如何,很難找"老友"。如今退休,一步不出家門,所以成日煩你個部落。

      刪除
    4. 安兄何出"成日煩你個部落"此言, 安兄留言, 實為小弟寫Blog動力來源, 歡迎都嚟唔切啦. 其實兒孫自有兒孫福, 安兄不必太為他們擔心, 順其自然好了~~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