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9年5月25日 星期六

認得出這是那齣戲嗎? (2)



以下劇照全部來自荷里活五十年代的經典電影,網友諸君們能認得出它們是來自那套電影嗎?













(1)  High society(上流社會), Grace Kelly, Frank Sinatra 




(2) All About Eve(彗星美人), Ann Baxter, Marilyn Monroe ,Betty Davis
















(3) Separate Tables(鴛鴦譜),  Rita Hayworth, Burt Lancaster 













(4)  The Long Hot Summer(夏日春情) , Paul Newman, Joanne Woodward 


















(5)  Invasion of the Body Snatchers(人類煞星),  Dana Wynter , Kevin McCarthy 


















(6) Sweet Smell of Success(英豪千秋) , Burt Lancaster ,  Tony Curtis 

















(7) On The Waterfront(碼頭風雲), Marlon Brando ,  Eva Marie Saint 














(8)  Pickup on South Street(血灑黑地獄) , Richard Widmark, Jean Peters














(9) The Searchers(搜索者), John Wayne , Jeffrey Hunter 












(10) The Defiant Ones(逃獄驚魂), Tony Curtis,  Sidney Poitier 
















(11) Touch Of Evil(歷劫佳人) , Charlton Heston, Janet Leigh 













(12) The Night of the Hunter(霧夜驚魂), Robert Mitchum  , Shelley Winters








(13) I Want To Live(我要活下去),  Susan Hayward ,  Gary Clark 















(14) A Place in the Sun(郎心如鐵),  Elizabeth Taylor, Montgomery Clift















(15) Show Boat(畫舫璇宮) ,  Kathryn Grayson,  Howard keel

















(16) Born Yesterday (絳帳海堂春),  Judy Holliday, William Holden
















(17) The Asphalt Jungle(梟巢浴血戰), Marilyn Monroe , Sterling Hayden


















(18)) Angel Face(玉面蛇心), Robert Mitchum,  Jean Simmons





2019年5月22日 星期三

脫歐亂局,伊于胡底




我想是曾經在英國生活過一段日子的關係,對彼邦有著一股不可磨滅的感情,看到英國近期脫歐的亂局感到頗為心痛,故此不憚見識淺陋,也忍不住在這裏作一己管見的評論。




英國原定在今年三月底脫歐,但首相文翠珊的脫歐方案兩度被國會否決,因此政府不得不向歐盟申請將脫歐限期延遲到今年十月,此舉令到很多支持脫歐的民眾對保守黨失望,遂改投新成立,打正旗號脫歐的脫歐黨,民調顯示其支持率已飆升至近兩成。脫歐黨由脫歐先鋒法拉奇,和前外相約翰遜等領軍,兩人均摩拳擦掌,希望脫歐黨可以在下次大選中取得議員席位以及政治利益,如此亂局,使英國脫歐的前景顯得更加不明朗。




英國首相文翠珊今年三至四月幾度將脫歐方案提交國會,但均未能取得過半數的議員支持,究其原因,是因為留歐派,輭脫歐派,硬脫歐派都各有支持者,各自有各自的立場和算盤,互不相讓,以致根本無可能達成共識。脫歐這個議題在政黨內亦因此而造成不同程度的分裂;保守黨固不待言,她在國會擁有最多議席,加上北愛民族黨,本應在通過議題上佔有優勢,惟因為議員們各懷鬼胎,未能團結在文翠珊的領導下,支持她的脫歐方案。文翠珊幾度闖關失敗,心灰意冷之餘,竟聯合外力,改與工黨討論方案,希望郝爾賓可以放下政黨之爭,在國家利益大義所在的前提下讓步,可惜文翠珊所提出的方案比她早前所提交上國會的兩個方案並無太大新意,反觀郝爾賓一心只想取文翠珊而代之,以致交涉不了了之。兩黨合作的談判並無成果,文翠珊只能向歐盟申請延期脫歐, 這是典型三十六計之中的鋸箭法,完全解決不了今日英國政壇的困局.  英國人還是要繼續在脫與不脫,什麼時候脫,怎樣脫的兩難局面裏求存。




文翠珊竟然淪落到要向反對黨求救,顯出她已經苦無良策,窮途末路,其實她在向國會提交脫歐方案前民望已經很低,方案兩度被否決後,民望更是江河日下。五月初區議會選舉, 保守黨大敗,比上屆流失高達1300個區議會席位,在席位數目來說雖然仍稍為領先於工黨,但保守黨人心盡失,是不爭的事實.  根據最新的問卷調查,保守黨支持率跌至22%,不僅低於工黨的28%,還只是比新成立的脫歐黨高3-5%而已。回頭說脫歐黨,這是一個主張強硬脫歐的議員法拉奇成立的新政黨,法拉奇上世紀九十年代成立主張英國脫歐的英國獨立黨,長期擔任黨魁,是英國最具代表性的脫歐派人物,事實上他也是2016年公投中脫歐派勝出的主要推手之一.  當年他曾承諾脫歐成功後便會退出政壇,但現在亂局頻生,搞到英國民不聊生,人心惶惶,他便看準機會重出江湖,領導打正硬脫歐的脫歐黨,誓要帶領英國完全脫歐。由於政局大亂,人心思變,很多原保守黨的支持者改為支持脫歐黨,以致保守黨的支持率急跌20%,而脫歐黨的支持度則迅速逼近保守黨。一個成立不夠一年的政黨,其支持率竟可以和百年老店保守黨並駕齊驅,讓保守黨的長期擁躉沮喪萬分。




聯合王國(英國的正式名稱)還得面對一個甚為迫切的危機,那便是脫歐後聯合王國成員的離心。蘇格蘭不用說了,幾年前公投僅以些微票數決定留在聯合王國,其重要誘因之一是英國是歐盟成員,蘇格蘭可以從中得到很大的經濟利益,蘇格蘭人為了生計,從現實的考量下決定留在聯合王國,北愛爾蘭的情況也差不多, 如今英國一旦脫歐,與歐洲的經濟聯繫和關係勢必發生變化,這些地區便會重新考慮是否仍應該留在聯合王國。最新消息傳來,連一向乖乖聽話的小弟弟- 威爾斯也傳出獨立的呼聲。威爾斯和英國的分歧其實比其他地區更甚,威爾斯有其本身的語言和文化,她是被英格蘭以武力併入聯合王國,民心至今仍思故國,今日英國勢弱,威爾斯獨派遂乘勢而起,總而言之,英國脫歐很可能會引起新一輪的獨立潮,真可謂後患無窮。




英國脫歐的亂局不單止禍及本國,歐盟本身對此也是頭痛不已。歐盟即將於週五舉行議會選舉,這勢將成為脫歐黨以及以及一眾歐洲右翼政黨的表演舞台,若英國有兩成民眾支持脫歐黨,可以預料將有脫歐黨的成員進入歐盟議會,倘如此即會加深歐盟的分裂,以及對歐盟的運作造成不大不小的衝擊。其實歐盟議會對脫歐黨一直心存疑慮,因為在歐盟心目中,早已不當英國是歐盟大家庭的成員之一,不論保守黨或者工黨的議員,在歐盟裏面已經不受歡迎,何況是打定旗號主張脫歐的脫歐黨?他們坐在歐盟議會內,勢將搞風搞雨,甚至影響其他對歐盟有異心的國家,故此此次歐盟議會選舉將會是歐盟成立以來,最詭異和失焦的一次。




面對兩次脫歐方案被議員否決,以及區議會選舉大敗,保守黨黨內對文翠珊的不滿已達致沸點,由保守黨後座議員所組成的1922委員會已明言,不管這次文翠珊所提交的脫歐方案會否被國會通過,他們都會向文翠珊逼宮,亦即是說要求文翠珊說明辭職時間表。問題是文翠珊一旦辭職,保守黨便有機會選出硬脫歐的新首相(最新的民調顯示,主張硬脫歐的前外相約翰遜在保守黨內的支持率最高,達到接近四成,比民調處於第二位的前脫歐大臣藍韜文的13%高近三倍),如此只會令留歐/輭脫歐派的不滿,保守黨內分裂情況更加嚴重。



保守黨固然四分五裂,但最大反對黨工黨亦不見得好過,工黨內的主流意見是輭脫歐/留歐,或至舉行二次公投決定是否應該繼續脫歐,但本來屬於輭脫歐派的郝爾賓對這兩個選項都不太熱衷,以至黨內對他不滿聲音越來越響亮,覺得他是個騎牆派,沒有能力領導工黨,甚而英國渡過這次脫歐的危機。其他較小政黨如自民黨,綠黨,以及由工黨和保守黨成員分裂出來的改變黨,儘管支持度有所上升,但矚目程度都不及脫歐黨,這個自然,因為政治要講捉住眼球,留歐派的聲勢和政治能量目前遠遠不及脫歐黨,何況這些黨派目前散沙一片,沒有領軍人物,也沒有團結一致的策略,暫時對英國政壇無甚影響力.  有評論認為這些黨派若能團結一起,在歐盟議會選舉中取得比較悅目的成績,便可和脫歐派一較高下,但現在看來為時已晚。




英國目前的亂局可以說是有目共睹,保守黨支持率大跌,脫歐黨乘勢異軍突起,工黨立場搖擺不定, 而留歐派各自為政,驟眼看來似乎沒有一股政治勢力可以左右英國目前的政治發展,但不可否認脫歐黨正氣勢如虹,假若他們在本周所舉行的歐盟議會選舉中勝出,英國的亂局只會繼續下去。 文翠珊本周會再度闖關,向國會提交脫歐的改改良方案,消息說文翠珊將會加入工黨所主張的保障工人權益條款,以及避免北愛和愛爾蘭設立硬邊界,但不會再和歐盟展開磋商,加入北愛最關心的後備方案。儘管文翠珊事前大肆宣傳,說已作根本性的修改,但工黨看來並不領情,郝爾賓已明言會會否決此方案,目前看來,估計英國政壇不可能在短期內取得共識, 十月脫歐這個死線有可能需要再次押後.  我相信轉捩點要待各方面認真地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不得不作出大幅度的妥協後,英國政局才有較明朗的發展。




後記:老實說,我其實很欣賞文翠珊打不死的小強精神,她這幾年憚精竭慮,在脫歐的問題上鍥而不捨,雖然至今仍毫無寸進,但其期間抵住來自各方面的壓力和冷嘲熱諷,她的專業精神和毅力著實很值得欽佩和欣賞。其實以她的的能量,絕對有能力做到一個強勢以及開創局面的首相.  她任何一方面都比奶油小生卡梅倫強(他一鋪政治豪賭,除了輸掉自己的政治生命外,也禍及英國的下一代,某方面來說可說是英國的千古罪人).  可惜生不逢時,文翠珊上任的唯一政治責任便是脫歐,間題是這是個不可能的任務。




我想文翠珊在政治上犯了兩個嚴重的錯誤,導致今日的困局; 第一是她雖然是個脫歐派,但其態度一直以來比較溫和,她在內政大臣任內對脫歐的取態一向都比較低調,但甫登上首相寶座之後,對脫歐的態度即轉趨非常強硬。她所持理由為;既然國民已經投票決定脫歐,政府便需要為人民完成這個工作。先不説脫歐派只以少於2%勝出,作為國家領導人,她有責任照顧那48%留歐派的情緒,另外由於她脫歐的態度非常強硬,毫無妥協餘地(譬如完全排除第二次公投的可能性),如此即惹怒了保守黨背後的金主。保守黨的支持者大部份為商人和高收入人士,當然不願意脫歐,但文翠珊卻完全無視這個因素,所以逐漸失去保守黨傳統派的支持。  保守黨議員各懷鬼胎,即使脫歐派都各自有各自的算盤,某方面來説都是來自背後金主的指示。




文翠珊的另外一個失算來自她過於自信,以為保守黨的支持度遠大於工黨,所以在上任第二年就急不及待舉行大選,以為可以用大勝來壓着工黨,讓自己在脫歐談判可以不用綁手綁腳,誰知大選只能慘勝,惟有和北愛民族黨結盟,這次國會脫歐投票被北愛民族黨拖後腿,以致連最有可能的方案都過不了關,就是因為北愛民族黨不能接受有硬邊界可能的脫歐方案。根據分析,由於文翠珊的脫歐立場過於強硬,大選時部份選區雖然得到溫和脫歐派的支持,但傳統保守黨選區卻因為文翠珊的脫歐態度太強硬而流失予工黨,此亦是上屆英國國會大選保守黨只能慘勝的原因。總的來說,文翠珊的運氣真壞,若在太平盛世,她本來可以做個太平宰相,可惜生不逢時,接手脫歐這個燙手山芋(這個任務即使戴卓爾夫人翻生也該束手無策),要求文翠珊妥善帶領英國脫歐,可能真的有些強人所難了。



又,頃閲報章,得知戴卓爾夫人時代的外相卡靈頓勳爵(Lord Carrington)逝世,不覺有些婉惜。卡靈頓是七十年代尾至八十年代初,戴卓爾夫人剛上任時的首位英國外相,一派謙謙君子,英國紳士的風度。他因為不滿戴卓爾夫人在福克蘭群島問題上的處理手法而辭職,一士鍔鍔,辭職後遠離政壇,不出惡言,端的是上一輩政治家的風範。

2019年5月11日 星期六

李陞家族



日前徒步走過位於西營盤高街和薄扶林道交界處的李陞小學和凌月仙幼稚園,忽然對這兩間經常走過的建築物發生興趣,興趣並非來自小學/幼稚園本身,而是對命名者李陞和凌月仙.  我生性喜歡對舊人舊事尋根究柢,遂開展對李陞的追溯,發覺李陞的生平殊不簡單,他的經歷其實便是香港開埠以致定型期的經濟和社會發展史。


香港開埠初期,一般的經濟命脈主要都是掌握在英商手中,其中怡和,太古, 鐵行等相信大家都耳熟能詳。  然而時移勢易,華商們以其熟悉風土人情的優勢,加上通曉做生意的竅門,亦逐漸隨着香港的發展而躋身巨富的行列。早期的華商大多數從事採礦,兌換,入口海味和大米等生意,部份尋且經營賣豬仔和鴉片等今天被視為非法,當年則是合法的活動,從而累積了大量的財富。他們有多富貴?坊間流傳這些有錢佬的富二代(當年叫做二世祖)為了博紅牌亞姑一笑和 "爭番啖氣",在塘西的妓寨以燒銀紙煲紅豆沙的傳聞該聽過了吧,也許事實沒有如此誇張,但亦可反映到富商們的窮奢極侈。



在香港早期的華人富商中,最為人熟悉的應該是李陞, 未聽過他的名字?那麼李陞小學,李陞街,高陞街,高陞戲院總知道吧.  這些學校,戲院以他的名字命名也還罷了,但連街道也以他的名字命名?這在今天來說有點匪夷所思,原來當年地價相對甚為便宜,在非核心區域,地產商可以買起整個地段,隱隱然有幾分各踞一方的味道; 譬如怡和壟斷鰂魚涌,太古則霸佔今日北角至太古的一帶開設船廠,利希慎更買下銅鑼灣核心地段發展,故此區內幾條街道如白沙道,希慎道,蘭芳道都是按他意思改的,而本文的主角李陞則主力發展上環及西環,他的故事較前者們更為傳奇,有說李陞街和高陞街是他在一夜豪賭中贏回來的,信耶?



回頭說李陞,他吸引我之處除了是香港第一個有名有姓的華人首富外(和他同期當然還有其他華人富商,但他們的名字只能在研究書籍和史料中看到,而李陞這個名字你可在日常接觸到的事物中知道),他獨特之處還有他的家世,生平,以及其家族的事蹟,且讓我一一道來。



李陞(1830年前后-1900年),又名李璿,譜名象薰,號玉衡、諱璿,廣東新會人.  與他同期的富商不同, 李陞出身自世家望族, 其祖父李達聰曾以巨資效力於國及襄辦善舉,受朝廷表彰,光緒十二年三代一品封典,李陞也因此而受封二品頂戴花翎、候補守巡道、直隸州同知、通奉大夫等職銜(當然這些都只是虛銜, 並非實職).  1857 年,李陞為避太平軍之禍跟隨大哥(一說是堂兄)李良逃難來到香港,自此一直留港發展(如此說來李陞可算是香港第一代的走難移民,比戰後同樣為避難而移居香港的內地難民早了一百年)。  李陞來港後,與李良開設和興號金山莊 (  所謂金山莊, 即是為海外華僑代辦各項土產的「辦莊」,大部份以運往舊金山(即加州)為主,故稱 之為金山莊)。和興號初期主力從事船舶租賃生意,向怡和公司租用船隻,載客前 往加州和澳洲。及後,李陞和其弟李節 成立禮興號,負責處理加州業務,李氏家族遂雄踞香港與加州之間貿易, 其業務除涉及轉口貿 易外,同時亦兼營苦力貿易(說穿了即是賣豬仔)、鴉片買賣等今天是非法, 當時仍是合法的生意.  寫到這裏,不得不讚嘆李陞做生意的手法,除了長袖善舞之外,他著實深明兼收並蓄的道理.  和興金山莊是最早包船運載華工往加洲的華資莊號,惟他後來又在三藩市成立禮興隆、和興隆。李陞在香港和舊金山都設立公司,便是要建立一個聯網, 不要忘記,在眾多生意中,最賺錢的項目仍然是鴉片。那時候售賣鴉片是合法的,所以他將鴉片運往加洲, 售予華工, 賺取暴利。和興號其後陸續把客運服務擴展至南洋,從 事勞工招募和進出口貿易等業務。



貿易業務上了軌道之後,李陞便把注意力轉移到地產發展上面,當時的港督堅尼地有感於香港的經濟發展停滯不前,其中的一個原因是當時駐港英軍佔據甚多港島的核心地段,窒礙商業和民生發展,但當時駐港英軍不受港督節制,堅尼地多次與駐港英總司令以及英國殖民部交涉無效,無奈之下遂將眼光轉移到一些非核心的地區,並致力開拓更多的土地。他將眼光放遠到港島西, 認為該處有潛力可發展成為轉口貿易基地,故此與駐港英總司令商量發展部 份空置的海軍用地的可能性, 遭到拒絕後堅尼地將爭議提交殖民部仲裁,殖民部最後判港英政府勝訴,政府不單可重新規劃街道, 並得以在沿岸 拍賣土地,以製造更多土地配合市場的需求.   為了配合這個港島西發展計劃,堅尼地在西環末端大肆填海,是故此地段以他的名字命名為堅尼地城.  話說回頭,李陞看準這些新興填海地甚具發展潛力,於是大舉購買上環和西環的地皮,當時港島的主要商業和住宅區仍集中在中環皇后大道中東端以至水坑口一段,水坑口以西仍是個甚為荒蕪的地帶,故此李陞可以用很便宜的價錢買下大片土地,以供發展地產之用。1857年,他與李良投放大量資金,在港島西區大量買地,除了建碼頭、倉庫、開設銀號外, 還通過轉賣土地和房產賺取巨額利潤, 更重要的是他得到當時香港另外兩大富商保羅‧遮打 (Paul Catchrick Chater) 和梅爾‧沙宣 (Mayer Sassoon)的支持,投入大量的資金購入堅尼地城的土地.  (堅尼地城其中一條主要的街道吉席街( Catchrick Street)便是以遮打命名的,最初的名字其實是叫做遮打街,後來中環一條主要道路開通,需要以遮打的名字來命名,所以採用了遮打道這個名字,而堅尼地城的遮打街便改了用遮打的中間名字吉席( Catchrick) 作為命名,所以改名為吉席街)。



除了地產和貿易外,  李陞亦創辦了多項現代企業。1877年創辦安泰保險公司,承辦往來香港與外國的輪船保險;又於 1882年成立華合電報公司,鋪設廣州至香港的電纜。1883年,李陞投資10萬兩白銀,參與開 發廣東中山的大嶼山鉛礦和儋州銀礦,其後投資省港澳輪船公司,出任公司董事。1889年,遮打(Paul Chater) 和怡和大班凱瑟克(James Johnstone Keswick)創立置地公司(The Hong Kong Land lnvestment and Agency Company Limited), 為減緩與華商的衝突和敵意,特別吸納了李陞加入公司股東兼董事, 藉此疏通與華商的關係。此外,李陞和唐廷樞等合資開設廣 州城南地基公司,購買土地以作建築碼頭、堆棧之用。 李陞堪稱是十九世紀末的香港首富,業務遍及香港, 內地以及全世界.



李陞能在商場如此呼風喚雨, 與港英政府關係良好是致勝的關鍵。 第二次鴉片戰爭期間,李陞向英軍資助10萬元軍費。此舉今天看來,當然非常政治不正確,捐獻金錢資助外國軍隊侵略中國今天可被視為賣國,但當時李陞身在香港,受英國管轄,他作為香港首富,捐獻金錢資助所在地國家,以增加他在香港的影響力自有其切身利益的考量 .  所以歷史之為物,是要因事制宜,看你是處於何時何地,方能作出客觀公平的評論.  李陞如此長袖善舞, 難怪加州商人麥科德雷(Frederick Macondray Jr.)寫給員工信中道:"和興(即李陞)在中國人之中,江湖地位很高,影響力極大".



商業活動以外, 李陞協助創辦東華醫院及育才書社, 他尋且是東華醫院的第一屆總理.  香港有兩條街道以他命名, 李陞街和高陞街.  在1894年的街道名冊上,可見街道原被譯作原名「利星街」, 相信是翻譯師爺以為Li Sing是發展商為了方便出售樓宇而改的好意頭名字, 後來因李氏家族抗議,才正名為李陞街。高陞街則位於香港上環和西營盤,是弧形街道,東連皇后街,西接德輔道西, 此街以售賣中藥材聞名,故又稱「藥材街」,,李陞約在1890年在上環皇后大道西投資建屋時開闢此地段而成街;由於這條街位於李陞自己所建的高陞戲院 (皇后大道西 117 號,1973 年拆卸)後面,所以定名為高陞街。以李陞命名的學校, 除李陞小學外, 還有李陞格致學堂和李陞大坑學校.  至於和李陞有關的建築物, 現存的有凌月仙幼稚園和景賢里, 兩者都與其第八子李寶椿有關, 詳情容後補述. 




直至 1881 年為止,李陞的納稅總額遠超所有洋商,是全港之冠。他逝世時,港府向其後人徵收接近 600 萬元遺產稅,相當於 1895 年財政盈餘 (189 萬元) 的三倍有多, 不可謂不驚人. 



細看李陞的投資範疇的深度和廣度,你不得不讚嘆他做生意的眼光確實十分獨到,也很遠大.  他的生意版圖除了香港本土外,還遍及廣東省各地,澳洲,東南亞,以及美國,至於投資的項目更不得了,裏面有除了他的主業貿易和地產外,還渉及金融,保險,貨倉,轉口貿易,甚至當時算是科技投資的電纜鋪設等。誠然今天很多大孖沙如李嘉誠和李兆基等,除了其本業地產發展外,還涉及很多其他業務,但不要忘記,李陞活躍的年代是150年前,那時候的資訊,交通,網絡等仍處於十分原始的狀態,他所投資的項目有你想得到的,也有你想不到的,但大部份都十分賺錢,為他帶來可觀的利潤,這便不簡單了。不要以為當年民風純樸,環境簡單,商家們賺錢便很容易; 有位和李陞同期,差不多同級的華商郭松(1841年已居港,根據記錄,他在1876年是本港交差餉金額第三高的人,僅次於渣甸和那柏(Douglas Lapraik), 因為投資過度, 資金周轉不靈而憂心忡忡, 1880年即因中風, 六十多歲便離世, 兩年後(即1882年)香港爆發嚴重樓災,好多富商都捱不過去,郭松兩個兒子將物業過度按揭,把他全副身家都敗光.  此役對李陞絲毫無損, 由此可見其過人之處。



李陞讓人感興趣之處,除了他個人的經歷之外,其家族也出了幾個赫赫有名的人物,讓李陞家族在香港歷史上留下頗為重要的一頁。先說他的胞弟李節,史料對他的記載不多,只知道他跟從李陞來香港,初期協助乃兄經營金山莊, 其後主力發展地產,並致力發展灣仔近大佛口附近一帶的物業,此所以灣仔有一條以他命名的街道 - 李節街 (李節街一端連接皇后大道東,另一端則連接莊士敦道, 1994年政府因為李節街的舊樓過於殘破,將該段拆卸重建成李節花園,而舊樓則改建成為小公園,其最大特色是竪立了一座類似澳門大三巴牌坊般,只剩下前壁的唐樓模型)。



李陞共育有九子八女。其後人當中最為港人熟悉的應該是李寶椿,認識他主要是因為中環有座李寶椿大廈,我記得未重建之前,李寶椿大廈頂樓有一間名為月宮的酒樓,當年算是較為高尚和貴價的酒樓,我們舉家每年都會在暑假時去一次澳門探親,回程的時候因為落船時間太早,所以都會先上位於港澳碼頭附近的月宮酒樓喝茶,填飽肚才回家,由此之故對這間酒樓有頗為深刻的印象和回憶.  回頭說李寶椿(1886年-1963年), 又名李孟棠, 是李陞的第八子.  李寶椿主要經營紡織業及投資地產.  為什麼李寶椿會從事紡織業,不承繼父業經營金山莊?我想這是因為當時香港經濟環境有很大的改變,鴉片和賣豬仔的業務已成非法,當然不可以再沾手,另外各區發展也逐漸上軌道,不像他父親在世時可以用非常低廉的價錢買入大批地皮發展,而香港在四,五十年代已逐漸發展成為工業和轉口港,因此李寶椿亦順應潮流主力經營紡織業務,這也是香港經濟發展的縮影.  李寶椿擁有的物業遍布港九, 惟家族規定所有物業只租不售, 以租金收益供養家族 (也許這是老式豪門大族維繫凝聚力的傳統,但剛巧碰上香港物業和地產市場的瘋狂升浪,如此保守的做法便保障了後代衣食無憂, 有時候最保守的做法往往是最安全的財產傳承方式). 李氏家族最為人熟知的物業是景賢里, 景賢里位於港島東半山司徒拔道45號,糅合中西方建築特色, 是華南地區保存最好的嶺南大宅。景賢里由李寶椿在戰前出資興建,建成後贈予妹妹李寶麟及其丈夫岑日初. 景賢里已被列為法定古蹟. 可供人有限度參觀.


以李寶椿命名的建築物有位於烏溪沙的李寶椿聯合世界書院,位於旺角鴉蘭街22號的李寶椿母嬰健康院, 位於上環的李寶椿大廈, 以及澳門的李寶椿街等. 



此外在西營盤高街和薄扶林道交界有兩幢與李寶椿有關的建築物; 李陞小學和凌月仙幼稚園, 也值得一提。  先說凌月仙幼稚園, 其所在地曾是天主教聖心小堂,當聖安多尼堂在區內建成後,聖心小堂便關閉。天主教教區其後將業權轉給嘉諾撒仁愛女修會,籌建可供孩童寄宿的聖心學校,修會.   1907年西營盤一帶爆發傳染病,聖心學校停辦,改為託兒所及孤兒院。戰後李寶椿捐款重建該院,1949年竣工,樓高四層,添置醫療設施,李寶椿為紀念母親凌月仙(這個名字真的很惹人暇思, 月中之仙, 何等幽美秀麗)而命名為「凌月仙小嬰調養院」。八十年代改為凌月仙嘉諾撒幼稚園.  我對凌月仙托兒所年代頗有印象,當年乘在附近的中學讀書,午飯時偶然會買個飯盒,走上托兒所外面的小花園,一邊吃一邊享受難得的休閒和恬靜的環境,那時候凌月仙托兒所中門大開,任人往來。現在改建成為幼稚園,門禁便森嚴得多了.  另外李寶椿於1954年在調養院對面,即西營盤學校舊址創立李陞小學,尊父親為校祖。校內豎立李陞銅像,壁報板有介紹李陞的生平。李陞小學人才輩出, 知名校友有前香港警務處處長許淇安和前經濟及運輸司蕭炯柱等.  



寫到這裏, 我忽然記起一個在我父輩間流傳的傳聞。據說某個有錢佬的幾個兒子都是典型的二世祖,在父親生前借下了大筆太子賬,所謂太子賬是一個古舊的名詞,意思是指一般富二代都是失匙夾萬,雖然表面風光,但手頭上卻沒有什麼錢,但因為他們都是有錢佬的兒子,所以在社交場合甚為吃得開,有很多人願意先借錢給他們,待其富有的父親逝世,他們分得遺產後,便可以連本帶利的歸還貸款)。 然而該有錢佬縱橫商場幾十年,這些伎倆當然逃不過他的法眼,據說他的遺囑規定,他的兒輩除了每個月的生活費外,不可分得遺產裏面任何分毫;要等他的孫輩年滿21歲後才可逐漸承繼他的遺產,他的意思是明知兒子們不是守成的之材,所以寧可將遺產分給孫兒,希望他們能奮發保持家業,果真薑是越老越辣。再重申一次,以上故事僅屬城市傳聞,只可作茶餘飯後的笑談,不可當真. 



李陞子嗣中, 下場最黯淡的要算是是李寶龍.  李寶龍幼年飽讀詩書,尤愛唐代李白的詩詞。從商後先與娛樂業人士合作,在堅尼地城創辦一個中西合璧的遊樂場, 裏面既有新式的旋轉木馬、摩天輪等機動遊戲,也有中國傳統的詩壇、燈謎等節目,當然少不了飲酒食飯的場所。由於他酷愛李白的詩詞, 故此以其別字太白作為名遊樂場的名字- 太白樓。 1911年辛亥革命,滿清皇朝被推翻,但國內軍閥割據,社會不穩定,廣東省及沿海省份人民紛紛移居香港,李寶龍看準時機,遂將遊樂場結束,並投得鄰近山波,一併興建住宅樓宇。當時港府為鼓勵投資地產,規定業主有權命名其屬下街道,於是李寶龍將該區主道以自己名字稱為李寶龍路, 而沿山坡則開闢築建樓群,由低至高,分別名為太白台、青蓮台與桃李台。太白和是李白的別字,青蓮居士則是他的別號,桃李台則取自李白的《春夜宴桃李園序》, 而在桃李台背後,更高一層的小街,亦因鄰近香港大學而名為學士台。 李寶龍經營地產之餘亦熱心公益,先後出任東華三院和保良局總理。可惜在1920年代因海員及省港兩次大罷工,香港經濟衰退,他生意失敗, 無奈宣佈破產, 不得不將西環七臺的物業悉數授予債主,惟他力爭位於青蓮台的魯班廟必須不能拆卸,亦因為他的堅持,此間甚有特色的廟宇才得以保存下來。現今走上七台,除學士台已改建為三座高層物業外,其餘各台因為交通不便的關係,仍能保留小街窄巷,低層洋房的建築風格,站在斯處,遙想當年太白遊樂場曲徑流觴的盛況,不禁心往神馳.




說到英雄人物, 不得不提李陞的第三子李紀堂(他也是電影十月圍城裏面李玉堂的原型).  李紀堂(1873年-1943年),名柏,號紀堂,廣東新會人,早年與陳少白、程子儀等人成立的采南歌戲班。1895年,興中會在廣州起義失敗後, 李紀堂得到謝纘泰介紹加入興中會(  另一說是1895 年乙未行動失 敗後,孫中山到日本避難,李紀堂在孫中山要把船票升級的過程中認識了他,並於1896 年透過楊衢雲加入興中 會)。1902年,李紀堂與洪全福等人密謀拉攏天地會成員加入在廣州起義。是次起義,李紀堂自願捐軍餉五十萬元。李紀堂是為辛亥革命出資最多的香港三李之一, 所謂“香港三李”,分別為李紀堂、香港銀行業和保險業富商李煜堂和他的兒子李自重。辛亥革命成功後, 李紀堂 曾在廣東省財政部擔任要職,惟僅6個月後便辭職, 此後即專心於開發實業,除經營保險公司外,還有任職於香港廣東銀行,上海新新百貨公司,漢口穗豐紡織公司,哈爾濱置業公司等機構。李紀堂古道熱腸, 曾多次捐助廣東教育交通慈善事業,並創辦嶺南大學及肇醫院, 另外辛亥革命雖然成功, 但國事仍甚為糜爛, 李紀堂仍心繫國事,多次聯絡港商,籌措餉糧,支持討袁運動,護法運動及北伐運動。1931年年被選為國難會議議員。1932年發生“12.8”事變,李紀堂籌款支援抗日義軍, 並出任大元帥府參議,總統府參議,中央財政委員會委員,廣東實業集團董事等公職. 



縱觀李紀堂的生平,我們可以看到一個真正愛國商人的情操和行誼,和乃父的作風截然不同.  李陞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商人,行事以利益為先,故所以他在英國和清廷開戰的過程中,捐獻資金資助英國軍隊,從而取得港英政府的嘉許和信任,同樣是捐獻金錢與滿清政府作對,李紀堂資助的是革命分子,協助推翻滿清政府,雖然兩父子所捐獻的資金的對象都是和清廷作戰,但目的卻南轅北轍,由此可見到兩代人的原則和心態。



備注,上述資料部份內容來自維基百科等網上資料庫
























李陞




位於西營盤高街和薄扶林道交界處的李陞小學




李陞大坑學校






















八十年代的李陞街





位於西營盤高街和薄扶林道交界處 明愛凌月仙幼稚園





高陞戲院






















李寶椿




舊上環海事處,位於干諾道中與林士街交界處,海事處左邊即為舊李寶椿大厦,現在全部,海事處已重建為無限極廣場(前稱維德廣場), 而李寶椿大厦亦已拆卸重建




重建後的新李寶椿大厦, 地鋪是先施公司





景賢里




太白樓1915年開張廣告




太白樓1918年廣告, 以"孫悟空大鬧水晶宮"大戲吸引遊客




李寶龍路





高陞街




八十年代皇后大道東和李節街交界處






















六十年李節街


2019年5月2日 星期四

舊報紙廣告



好鍾意睇啲舊報紙嘅廣告,因為可以由呢啲廣告了解到當年嘅人情物貌,如果以今日嘅眼光嚟當時嘅社會情況,可能會覺得匪夷所思,但係亦都因為咁樣,覺得好有趣。最得意嘅就係如果你用當時嘅銀碼比較今日嘅物價,你會覺得嗰個根本係另外一個世界,甚至可能係另外一個星球。
























東樂和東海都係何東家族嘅物業,剛落成嘅時候唔係用原有嘅名字,幾經轉折先至用聯合廣場嘅名字為物業命名






















六十年代英皇道新樓, 一萬八千元有有交易,真係匪夷所思.  睇清楚個廣告有兩樣嘢幾得意,第一係買樓竟然會送樓,可惜係廣告裏面無交代清楚,第二係分期付款期限比較短,只能分15個月分四期期付清,同今日喺銀行做按揭,動輒30年嘅按揭期比較,當年嘅付款方式十分保守,所以你可以話真係好響應國內嘅口號「樓係用嚟住嘅,唔係用嚟炒嘅」。以六十年代人一般港人嘅收入,點可能咁輕易喺係一年內攞兩萬元出嚟買層樓



八十年代分類廣告,誠徵男友我明白,但係誠徵誼母,即係契媽?呢位仁兄嘅出發點又真係幾惹人睱想喎,最得意嘅就係佢會俾個選擇你,對象如果年輕,可以降為姊妹,但係講嚟講去,要搵個契媽或者姊妹做乜嘢呢?點解唔直接話誠徵女友?聽落都比較自然啲吖




圖為1963年嘅紅A牌花灑廣告,一般人都係用呢種花灑淋花,但係紅A牌就諗到,係制水期間,為咗節約用水,用花灑淋浴又真係幾好嘅限制用水方法,虧佢諗得到。廣告仲教埋你點用,你都唔好話佢唔細心。話時話,紅A都可以話係發制水財,當年佢啲水桶因為制水,啲人要搶購嚟裝水,所以曾經賣到斷哂市





















哈哈,第一眼睇到呢個廣告,有啲納悶,點解頭痛都有三手嘅(二手頭痛都已經夠耐人尋味啦),睇清楚原來先至知道呢隻呢隻頭痛藥叫做三手頭痛粉,老實講,我都係第一次聽到頭痛要食藥粉,因為即使我靚仔嘅時候,都係聽見啲大人話頭痛食粒藥丸,所以估計呢個廣告應該係六十年代嘅事啦























五十年代嘅銀行廣告,當年崇尚儲蓄,亦視節儉為美德,所以好鼓勵兒童由細養成儲蓄嘅習慣,好多銀行亦因此推出兒童儲蓄戶口,除咗鼓勵兒童儲蓄外,亦希望呢個細佬成為銀行嘅顧客後,大個咗之後會繼續幫襯銀行。為咗吸引兒童開戶口,好多銀行會送一啲造型趣怪嘅錢甖,最經典嘅當然係匯豐紅色銀行總行嘅錢甖,依家相信身價不菲.話說回頭,我相信好多網友都會對崇僑銀行比較陌生,崇僑銀行其實五十年代由胡文虎創立,係一間規模比較細嘅華資銀行, 1972年被大華銀行收購,最後並被併入大華銀行






















牛奶公司70年代嘅雪條廣告,其時雪糕市場競爭激烈,所以即使係老大哥牛奶公司都要別出心裁促銷產品,諗到用雪條棍做模型,你都咪話,呢個諗法都好有創意,雖然我諗唔到你要食幾多條雪條先至可以砌到一條橋或者個火箭發射台,但係站係公司角度嚟睇,當然你最好有咁多食咁多,最好就係買雪條為咗條雪條棍,咁就最理想啦(其情況就好似幾年前老麥推出買套餐送模型公仔,搞到好多人為咗個模型公仔買套餐,買咗又唔食嘅情況一樣)。另外佢哋又搞儲齊唔同嘅雪條棍可以換手錶,都可為謂絞盡腦汁,都係想你買多條雪條






















上世紀初屈臣氏藥房嘅廣告,早年香港汽水俗名荷蘭水,原因係1850年代第一批汽水係由一首荷蘭商船運往中國,香港其實從未由荷蘭進口過汽水。另外我唔明點解由藥房買汽水先至最清潔衛生,當然當年藥房所售賣嘅嘢係最有保證,但理論上汽水係由汽水廠製造,同藥房無關。當然睇廣告唔好駁廣告






七十年代初地鐵最早期嘅規劃圖,當時唔係叫做地鐵,叫做地下火車,都幾過癮。原來當時規劃得好完善,將西環,何文田,土瓜灣等地都納入計劃內,何文田同堅尼地城要第一期通車之後30年先至開通,土瓜灣則起碼仲要等多三幾年












兩個1963年嘅廣告,一個去美國旅行一趟, 盛惠$6300 ,另外一個土瓜灣900尺唐樓售價$9400 ,相對返當年嘅人工,就可以睇到當年嘅生活方式同埋物價,以及香港樓價嘅荒謬.   1963年一般打工仔平均月薪大概$300 ,即係話你要儲兩年錢先至可以去到一次美國旅行,但係你儲三年錢就可以買到層樓,今日我諗去一次美加旅行都係萬五至兩萬蚊左右,係一個普通文員嘅一個至個半月人工,但係買層樓,就要起碼五至六年不吃不喝,兩者之間嘅差距不啻差天共地。 話時話,劉公子所講嘅去少兩次日本旅行就可以買到樓,如果佢講早50年可能會係啱㗎






















荔園大概六十年代尾的報紙廣告,我仲記得當年荔園入邊有幾間戲院,可免費入場,放眏粵語片,西片,甚至有什技同埋歌舞表演,不過啲戲院嘅環境就好差,聲音同畫面差不在話下,戲院嘅牆壁甚薄,又透光,所以即使即使係靚仔,都唔鍾意喺嗰度睇戲。另外原來當年好多人喺荔園跌身分證,荔園就將成張身分證號碼列晒出嚟叫人認領,今日如果咁做肯定會俾人告佢侵犯私隱






















穿銀行三萬幾銀櫃桶底,當年三萬蚊應該等於而家接近三千萬,呢位仁兄都夠狼死,唔知拉唔拉得返。又,當年應徵一啲同錢銀有關嘅工作,都要鋪保,其實係有道理嘅























 七十年代嘅先鋒牌音響系統廣告, 當時香港經濟逐漸起飛, 年輕人開始追求生活質素, 所以捨得使餞,  以一般打工仔平均月薪大概$600-$800嚟計, 拎$60出嚟供部音響設備唔算貴.  另外唔知你仲記唔記得"先鋒牌你的60天" 促銷活動? 呢個係當年先鋒牌由每年七月頭開始至到八月尾,即係學生放暑假時,做嘅促銷活動,通常呢個時候都會出新型號,加折扣優惠來推銷產品,而山水牌音響則用"買山水遊山玩水,得巨獎易如返掌"口號同佢打對台






秋風起,三蛇肥,酒樓食肆都推出蛇讌套餐,呢間金山樓每席$195 ,奉送蛇酒,啤酒和汽水,仲有鵲局蛇讌,打麻雀兼食埋蛇餐,每人都係15大元,我早排行過中環蛇王芬,一窩大蛇羹盛惠$1150 ,真係往事只能回味啦





六十年代觀塘剛落成嘅新樓賣$60 一尺,今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