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1年7月4日 星期一

香港三害之一: 毒品



香港開埠的歷史和毒品其實不無關係.  英國商人在



17世紀開始已在廣東海域走私鴉片.  隨著林則徐於



1839年在廣東強行銷煙, 爆發鴉片戰爭, 清朝被英



國打敗被逼簽署南京條約, 及於1898年英國通過與



清廷簽訂《中英展拓香港界址專條》及其他一系列租



借條約, 導至香港、九龍、新界和鄰近的兩百多個



離島, 陸續被割讓或租借予英國.  直至1997年7月1



日, 香港才正式結束英國的156年的殖民統治.





香港在開埠伊始直至1930年代以前, 販賣以及吸食



鴉片是合法的.  商人只要申請到販賣鴉片執照, 便



可以名正言順的販賣鴉片, 以及向吸毒者提供鴉片. 



由此之故, 當年香港遍地 ”公煙館”(由販賣鴉片



執照持牌者經營, 吸毒者可合法抽大煙的地方). 



此情况持續至1930年代初, 其時英國工黨政府結合



了國內反鴉片聯盟, 向港府施壓要求禁售鴉片.  在



種種壓力下, 當時的港督貝璐被逼在在1931年開始



立法禁煙.  除吊銷公煙的專賣牌照外, 又禁止市民



私藏與吸食鴉片. 其實在1930年代, 英商已不再是



鴉片的主要供應商 (因英國早已禁鴉片, 政府對從



事鴉片的英商亦諸多扺制, 社會亦以鄙視的眼光視



之).  相反, 內地軍閥為了籌集經費而迫令農民改



植鴉片, 所以中國大陸成為香港鴉片的主要來源地. 



有見及此, 貝璐特設緝私隊追緝鴉片走私.





禁售鴉片對香港即時帶來負面的影響, 這個政策使



鴉片走私更為興旺, 市面上亦出現了不少非法煙館. 



此外還衍主出意想不到的後遺症; 不少人更因為吸



食或販賣鴉片而被定罪, 以致監獄出現過份擠迫的



問題.  而禁售鴉片以後, 警察受賄的情況亦趨於惡



化.  與此同時, 禁售鴉片為港府的財政做成沉重打



擊.  一直以來, 銷售合法鴉片是港府的主要財政來



源之一, 但在禁售鴉片後, 猖獗的鴉片走私使港府



失去了這方面的財政收入.  結果貝璐唯有大幅增收



遺產稅、成藥稅和娛樂稅等稅項, 以彌補禁售鴉片



所導致的財政赤字.  到1936年的時候, 鴉片收益已



大幅減至政府總收入的百分之一.  到1945年, 港府



更正式宣佈禁絕鴉片貿易.  不過鴉片在那時已經式



微, 古柯鹼和海洛英一類的新興毒品已成地下市場



的主流.





這裏順帶一提香港警方針對毒品所成立的部門 - 毒



品調查科.  毒品調查科成立於1954年10月, 成立初



期隸屬反貪污部 (毒品調查科隸屬貪污部, 先不論



其組織架構上的荒謬性, 另外5, 60年代貪污風氣如



此盛行, 毒品調查科如何發揮作用?).   毒品調查



科的最早期架構包括一名助理警司和兩名警員, 其



後增至6人, 包括一名副督察.  1961年, 毒品調查



科大規模地擴充人手, 成為警隊專責緝毒的單位,



並於同年將總部遷往德輔道中李寶椿大廈.  1973



年, 毒品調查科再度大規模地增添人手, 並且將總



部再遷入面積較大的香港警察總部內的辦事處至今. 



2004年1月, 毒品調查科與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



科轄下的兩個財富調查組合併, 調查範圍擴展至有



組織罪行及恐怖分子的籌資活動. 






 






20
世紀初鴉片烟商人 在收點鴉片








1978年的禁毒運動海報









吳錫豪
1991年出獄後由羈留病房轉送到普通病房








吳錫豪是香港六、七十年代的大毒梟, 綽號跛豪.


 


吳錫豪生於潮陽, 60年代初移居香港, 在石硤尾開


 


字花檔起家, 之後 ”改行”為販毒.  其販毒集團



屬 「潮州幫」, 主要販賣生鴉片及嗎啡磚.  估計



其集團在6, 70年代曾銷售超逾30噸, 價值3億元以



上的毒品.  吳錫豪因為經營毒品的生意額甚為龐



大, 被稱為香港毒販「四大家族」之一.   為了鞏



固”業務”, 吳錫豪更與香港警隊高層勾結, 亦牽



涉多宗殺人滅口的嚴重案件.





1974年底吳錫豪由台灣返港後被毒品調查科拘捕,



經過接近2年的審訊, 吳錫豪被重判入獄30年.  其



妻鄭月英其後亦落網, 於1976年判入獄16年.  1991



年8月, 吳錫豪因患上肝癌獲得港督特赦出獄, 並在



出獄半個月後病逝



 







1884年販賣鴉片執照 









掃毒報導 









道友們在較早期的毒窟抽鴉片 3, 估計時為3,40年代








道友們在較早期的毒窟抽鴉片 2,  估計時為3,40年代








燒煙泡, 抽鴉片的必經往程序.  圖中可見一小茶



壼, 原來吸毒者吸食鴉片後普遍都會感到喉乾, 因



此必先冲一小壼茶, 待喉乾時可即時飲用 (值得注



意的是吸毒者在吸毒時不會以傳統的將茶倒入茶杯的



方法喝茶, 可能是此法較為方便, 又或者更為有型



的緣故)







道友們在較早期的毒窟抽鴉片 1,   估計時為3,40年代








道友們在毒窟
抽鴉片 2,  估計時為5, 60年代








道友們在毒窟
抽鴉片 1,  估計時為5, 60年代








女人吸毒 2







女人吸毒 1, 那時候, 男吸毒者的外號是 "道友",



女吸毒者的外號則是 "道姑"







80年代部份毒販利用進遊艇偷運毒品, 圖為緝毒人


 


員在扣留的遊艇上搜查







80年代毒品調查科人員展示
所緝獲的毒品 2









80年代毒品調查科人員搜查毒品 1








80
年代毒品調查科人員扣留的走私船









80年代毒品調查科人員展示藏於各類型容器 (如煙


 


罐, 茶葉罐) 內的毒品







80年代毒品調查科人員展示藏於毒窟內的毒品









80年代開始, 毒販們喜歡在新界一些甚為偏僻的海



灘偷運毒品, 有些毒販甚至在這些海灘興建簡陋的



碼頭, 方便他們 ”上落貨”








80年代毒品調查科人員展示所緝獲的毒品 1.  此照


 


片應攝於搗破某毒品犯罪集團後的記者招待會







直到80年代, 海洛英在本港的毒品市場仍佔最主要



地位.  毒販仍利用香港作為販運海洛英至西方國家



的中轉站.  販毒(追討得益)條例於1989年生效,



相關的法例是一個非常有用的沒收為毒販財富的武器








70年代香港警察搗破白粉檔, 當然那個年代搗破白



粉檔有可能只是場 "大龍鳳"







70年代警車直搗毒穴








70
年代毒品調查科人員展示所緝獲的毒品









毒販將毒品藏在70年代甚為流行的男性高踭鞋的鞋踭









70年代的緝毒人員在檢視已被截獲走私船








原來70年代的緝毒人員已出動到用飛機追踪走私船









70
年代緝毒犬大顯雄風








70年代毒品調查科人員展示從走私船緝獲的毒品








70年代毒品調查科人員扣留的走私船 2








70年代毒品調查科人員扣留的走私船 1








70年代緝毒人員從走私船中緝獲毒品 3








70
年代緝毒人員從走私船中緝獲毒品 3








70年代毒品調查科人員展示所緝獲的毒品 (4)





毒販約將毒品縛在大腿上企圖蒙混過關.  把毒品縛



在大腿上偷運出境是70年代常用的運毒方法.  今日



毒梟們當然不會再用如此原始的手法運毒了







70年代毒品調查科人員展示所緝獲的毒品以及吸食



毒品的工具(3), 原來那年代吸毒者仍有以烟槍吸食



鴉片









70年代毒品調查科人員
展示所緝獲的毒品








70年代毒品調查科人員展示所緝獲的毒品以及吸食



毒品的工具(2), 原來那年代吸毒者仍有以烟槍吸食



鴉片







70年代毒品調查科人員展示所緝獲的毒品以及吸食



毒品的工具(3), 原來那年代吸毒者仍有以烟槍吸食



鴉片







香港警務處的毒品調查科成立於在1954年, 但在70



年代才真正發揮其功能, 並搗破多個主要國際販毒



集團, 檢獲大量毒品, 涉案毒販其後被定罪及判處



長期監禁








小時候, 書本常說香港是個自由港, 貨物可自由進



出香港的港囗, 這個情况原來也包括毒品.  一直以



來, 以海路走私是毒梟常用的運毒路線.  圖為70年



代緝毒人員從走私船中緝獲毒品 1






60年代香港警方檢獲及沒收毒品 4








60年代香港警方檢獲及沒收毒品 3.  當年毒品以白



粉為主






60年代香港警方檢獲及沒收毒品 2








60年代香港警方檢獲及沒收毒品 1








1870年代香港港灣內的快艇及鴉片船









一面抽鴉片一面狎妓的紈絝子弟









躺在床上吸食鴉片的少婦








1920年代在煙館裡吸食鴉片的煙民








1905年吸食鴉片的煙民








一群煙民聚集在煙館裡吸食鴉片.  在那個時候, 去



煙館食鴉片是被視為一種社交活動








群煙民聚集在煙館裡吸食鴉片.  那時候, 有資格



"食大煙" 的女性大多數是娼妓







約20世紀初在煙館抽大煙的煙民 2








約20世紀初在煙館抽大煙的煙民 1








1870年代在煙館抽大煙的煙民









1890年代在家抽大煙的煙民









1880年代在家抽大煙的煙民 2









1880年代在家抽大煙的煙民 1








1870年代在家抽大煙的煙民 2








1870年代在家抽大煙的煙民 1








早期的吸食鴉片的煙具 3









早期的吸食鴉片的煙具 2








早期的吸食鴉片的煙具 1








鴉片煙具








英國商人顛地(Lancelot Dent,1799年-1853



年).  他在華開設的顛地洋行的主要業務是經營鴉



片貿易.   顛地是當時在廣州的主要鴉片商人之一,



與查頓、馬地臣齊名.  他控制的印度加爾各答公司



大量購買鴉片運送到廣州出售, 他並且對當時英國



的維多利亞王室以及首相有一定的影響.  在林則徐



銷煙過程中, 顛地損失慘重, 因此他極力鼓動英國



對華作戰的勢力.  鴉片戰爭後, 顛地更加大量向中



國輸入鴉片, 他的鴉片走私船常年往來於中印之間,



將一船船鴉片販運到香港和中國其他口岸


22 則留言:

  1. 鴉片 becomes soft drug today or less damages compare to cocaine, ice and lab drugs, lots of high socialite/professional are addicted, scary.

    回覆刪除
  2. 從古至今, 毒品推陳出新, 同事, 涉足毒品的人就越來越多又年輕, 唉.
    抽鴉片和大煙視之為社交活動, 現在吸毒的何嘗不是?

    回覆刪除
  3. 先要多謝英國啦

    回覆刪除
  4. Agree, every event could causes many unexpected outcomes and events~

    回覆刪除
  5. 為何都是要躺下來吸?單是這個姿勢,便知不是好東西。

    回覆刪除

  6. 當年位於中環的政府碼頭,供 海事處及緝私處使用.

    回覆刪除
  7. 小時候(約60年代),周圍舊區都有鴉片煙格,遠遠都聞到,個人感覺,鴉片煙味很香。

    回覆刪除
  8. 原來潘炳烈當年都有搗破製毒工場的功績。
    圖中有一個抽雅片的女生,好像是赤條條的,見到真是令人心酸。

    回覆刪除

  9. 現在唔只三樣喇! 十樣八樣都好普通, 總之就是野草燒不盡, 春風吹又生呀!
    謝謝分享!

    回覆刪除
  10. 荃灣戴麟趾健康院設美沙垌中心,附近道友多,骨瘦如柴,面容枯乾如蠟,毒品為害至跛足,每天菌集蹲著,行人見慣不怪.

    回覆刪除
  11. 兒時,家居附近一條橫街,有一鴉片煙窟,好多道友出入。 在家中天台平台,經常在清晨見到無錢上㽼的道友,橫屍煙窟門前。警察到場,用報紙蓋住,通知黑箱車車走。 後來禁煙,此情景不再。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好,我對當年鴉片煙窟的情況很有興趣,未知你是否介意講述太多?如果可以,我們可否私下用電郵聯繫?謝謝

      刪除
  12. 非也,因為是在該段落剪報看到的。
    跛豪我個人覺得其實係好可憐,雖然佢曾經係為害百姓的毒首和不得善終,最後仲得到應有的報應,但都係社會的錯。

    回覆刪除
  13. 爛仔車長博友, >>>'但都係社會的錯'。 What? 社會嘅錯?何解之有呢?願聞其詳!估計應不會是甚麼'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那類自我開脫廢話藉口呱!

    回覆刪除
  14. Some say it's retribution. The British brought opium forcibly to China. Opium was later introduced from China to the Golden Triangle Area. And from there opium and related drugs were sold to the Western world.

    回覆刪除
  15. 西環的黃金歲月 2011-07-05 11:55
    Well spot!! how do you know?
    -------------------------------------------

    I visited there for travelling and photo-taking many times.(But not for drug traffiking ! HaHa!)

    回覆刪除
  16. 60年代,有人暗中私營煙格,我家在土瓜灣一幢收租唐樓的二樓,被人租作煙格。 由於,托人去收租(當年未有地產公司),收租人轉告先母。當年政府立法,可以將樓宇充公。 先母親自向租客收樓,但係不獲理會。最終,交由律師+報警,才可以將樓層收回。

    回覆刪除
  17. 利之當頭,總有人不顧良心德性(維數又不會少),三聚青胺,塑化劑,及抗生素養禽畜海產,為害也嚴重

    回覆刪除
  18. 如果在街上碰上破豪,看樣子真的無法估到他就是個大毒梟。世上好人壞人真的無樣睇的。

    回覆刪除
  19. Right 我也聽說過。另外,鄭子誠都是一樣,在無線出晒名個壞蛋,但實際上係位好虔誠的基督徒。把聲重好好聽。

    回覆刪除
  20. 以前吸毒者稱道友(十七、老同、仙鶴),即同道中人;女稱道姑(青雲),青雲是古代一尼姑之名字,字花中17號的代表古人便是青雲,所以女吸毒者叫青雲或道姑,後來不論男女都統稱青雲。
    古代道庵部份因香火不旺,被達官貴人利用作色情塲所,以道庵作掩蔽,而假道姑陪客之餘亦被誘導成仙(仙姑)。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