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1年7月16日 星期六

香港重光的影像 (2)






1946
年從皇后大道中上望鴨巴甸街








1946
年的花布街








1945年
香港的街頭如此安靜

 





1945
2個女人在雜物堆中尋找食物, 香港其時的苦


 


况可想而知







1945年的香港街景 6









香港人口
19458月才60, 至年底已超逾一百萬








1945
年香港街頭小景









1945
年一班人力車伕靠在路旁等客








1945
年一班加拿大藉海軍在圍觀苦力吃飯









1945
年香港街景 5








1945
年香港街景 4








1945
年香港街景 3







1945
年從城皇街和堅道交界處下望士丹頓街








加拿大士兵在逛街購物 2







1945年的香港街景 2








加拿大士兵在逛街購物 2








1945
年香港的垃圾收集舢舨








1945年的香港街景 1








1945
年香港仍有轎伕抬轎








1945
年的結婚花轎








勞苦大眾








1945
年香港花車遊行








1945
年香港街頭制繩的小童








1945
年香港街頭小景, 可見當時中國國旗, 木桶製造


 


舖頭, 煙仔銷售和麻將出租









1945
8月年香港街頭的人群如潮湧的場面








在香港街頭閒逛的澳洲軍官 2








在香港街頭閒逛的澳洲軍官 1








在香港街頭閒逛的英國軍官








1945
916Creery上尉進入港督府參加簽署


 


停戰協議書儀式








1945
年埃克爾斯上尉向日本軍官宣讀投降條件








1945
年日本簽署停戰協議書, 英國戰艦Indomitables


 


號軍官埃克爾斯上尉在旁監督 2








日本代表簽署停戰協議書 3








1945
年日本簽署停戰協議書, 英國戰艦Indomitables


 


號軍官埃克爾斯上尉在旁監督 2








1945
年日本代表簽署停戰協議書, 英國戰艦Anson


 


軍官在旁監督









皇家海軍, 皇家海軍陸戰隊
, 突擊隊和澳洲軍官在港


 


督府內列隊









1945
年英國軍官站在港督府大門前 2








1945
年英國軍官站在港督府大門前 1








1945
年英國海軍中校陪同日本代表前往港督府進行


 


簽署停戰協議書儀式








日本代表簽署停戰協議書 2









1945
年藤田海軍中將進入總督府簽署停戰協議書 2








1945
916日英軍少將夏愨代表香港簽署停戰協議書 2







1945
916日英軍少將夏愨代表香港簽署停戰協議書 1






 

日本代表簽署停戰協議書 1 







日本海軍代表簽署停戰協議書








在總督府投降儀式中日本代表獻劍投降










在總督府投降儀式中日本海軍中將投降








在總督府簽署停戰協議書 2








在總督府簽署停戰協議書 1 








1945
年藤田海軍中將進入總督府簽署停戰協議書 1








1945
814日日本天皇就二戰日本投降上諭








日本降書








日本士兵燒毀部隊軍旗
, 以示投降








日本部隊將軍旗擺上祭壇
, 各級軍官向軍旗鞠躬.


 




此軍旗由日本天皇賜予












日本軍旗部隊








日本士兵向軍旗鞠躬








日軍部隊軍旗的漫畫








繳獲的日軍步槍及軍旗








日本悼念戰死士兵的忠靈塔座落坐在金馬倫山上









1947
年忠靈塔被炸毀









1944
年日本戰事雖然失利, 但仍積極建做忠靈塔








1947
年香港金馬倫山上忠靈塔已被炸毀, 其時周圍仍


 


是荒煙漫草的山頭








幾名英軍站在忠靈塔的前面








1947
年香港工人拆除忠靈塔的頂部後擔走岩石








田中久一
, 香港第二名日本總督, 其死刑在廣州執行









1947
年香港的軍事法院判處日本戰犯死刑








1946
年審判戰爭罪犯的法庭, 左邊第五人是德永勇


 


, 日治時期香港戰俘營的主管








1946
年香港報紙報導日本軍人如何虐待港人








已投降的日軍 4








已投降的日軍 3









已投降的日軍 2








已投降的日軍 1








1945
年德永上校以戰犯身份被逮捕 2








1945
年德永上校以戰犯身份被逮捕 1









6000
名戰俘和10000名日本僑民在彌敦道等待被送


 


入戰俘營, 繼而遣返日本









日本自殺快艇在日本正式投降前在從南丫島被摧毀








日本投降後收集到的武器








一排英軍圍捕了一班日本士兵










被捕獲的日本士兵










已投降的日本士兵










日本戰俘在勞動 2










日本戰俘在勞動 1










日本戰俘向英國海軍軍官投降









日本戰俘在遣返日本前
, 其物品被搜索









火藥庫炮彈









日本戰俘在撿查自已的物品










日本海軍中將藤田










日本軍官將他的武器交給一個英國軍官
, 以示投降










日本戰俘從
英國戰艦Slinger卸下物資 2










英國戰艦
Slinger在港口卸下設備, 物資和人員








日本戰俘從
英國戰艦Slinger卸下物資 1










日本軍官










日本戰俘被集中起來









日本戰俘的財物被搜查










1945
年一名印度藉英軍在戰俘營內指認虐待他的日


 


本人










1945
年赤柱聖士提反書院










1945
年一名日本軍官將他的佩劍交給一個英國軍官,


 


以示投降










英軍與日本戰俘










英國海軍與日本海軍戰俘









日本戰俘被押送往戰俘營










日本戰俘操過赤柱監獄大門










1945
年日本戰俘在威菲路軍營








1945
年英軍中尉阿爾伯特在英國戰艦Swiftsure號甲


 


板上接見日軍代表









日本戰俘在武裝部隊押解下參加投降儀式










英軍押解
日本戰俘往戰俘營










日本戰俘在啟德機場的操場上集合
, 圖為戰俘的內部


 


審判, 一個軍階較高的戰俘向一個犯偷竊罪的戰俘行


 


責打刑 2









日本戰俘在啟德機場的操場上集合
, 圖為戰俘的內部


 


審判, 一個軍階較高的戰俘向一個犯偷竊罪的戰俘行


 


責打刑 2










日本戰俘在啟德機場的晨早集合
, 所有戰俘都必須在


 


清晨集合










日本戰俘列隊操往工地
, 開始他們的工作.  戰俘的工


 


作是架設圍欄










1945
年在日本戰俘在啟德機場修理圍欄










日本戰俘在排隊集合










1945
年日本戰俘在啟德機場









投降日軍正在等待發落 2










投降日正在等待發落 1










日本戰俘列隊操往工作









日本戰俘在工作 3









日本戰俘在工作 2









日本戰俘在工作 1









日本投降後
, 日本戰俘在深水埗戰俘營排坐著









日本海軍戰俘攝於
2號戰俘營(深水埗戰俘營)內的


 


警衛室前










1945
年英國海軍與日本海軍戰俘攝於2號戰俘營內


 


(深水埗戰俘營)










深水埗戰俘營的
812中隊的部隊與日本戰俘







通往
2號戰俘營(深水埗戰俘營)的大路








英軍捕獲日本戰俘營主管 2









英軍捕獲日本戰俘營主管 1









一排英軍圍捕日本士兵








日本戰俘協助建造船舶辦公室









日本戰俘列隊準備受撿查
, 後面可見忠靈塔








日本戰俘列隊準備受撿查









在海軍船塢的日本戰俘









英軍在九龍碼頭捕獲日本戰俘









日本軍官向英軍投降 2









日本軍官向英軍投降 1









加拿大軍隊在九龍船塢逮捕日本軍官 2







加拿大軍隊在九龍船塢逮捕日本軍官 1








英軍押戰俘









英軍在碼頭為戰俘繳械








1945
年香港第一個日本戰俘在九龍碼頭










投降日軍等待發落







1945直到1947, 有超逾10萬名中國國民黨軍隊


 


經香港北上



27 則留言:

  1. 我看了一些關於當時的書,有指日軍投降後成為階下囚,但他們強忍被港人及英軍的辱罵及拳頭(事實上日軍是應有此報),忍辱而不失軍威。對比早前日本大地震災民的表現,身為中國人一面應勿忙國恥,但另一面則要學習日本人堅忍的精神。

    回覆刪除
  2. 兄臺: 再接再厲.......令人欽敬....敬希更多的文章面世, 再三多謝

    回覆刪除
  3. 恕我孤陋寡聞,看日軍侵港圖片不少,這是我首次看到 日軍投降後成為階下囚的相關照片。感謝分享。

    回覆刪除
  4. 在香港、中國的人都說大戰時的苦況,可有人說一下在日本的日本人情形,其實主戰者與被侵略者的國民一樣是受害者。
    以前我也同一般中國人一樣,看戰爭只有中國人慘不忍睹,在中國人編寫的戰爭史中,可有提到日本的國民是怎樣生活的,在2009年日本拍了一日劇 ( 不毛地帶 ) ,講述日人一樣是慘兮兮地過活,看後明白到戰爭對誰都沒有好處,希望人類不要再戰爭,世界和平,用和平的方法去解決利益問題。

    回覆刪除
  5. 非常珍貴資料

    回覆刪除
  6. 珍貴歷史照片. 花甲翁睇到眼濕濕. 多謝分享. 冒眛一問. 西環兄可有日治時期香港民生照片分享嗎?

    回覆刪除
  7. 難得一見的照片! 期待着西環兄的詳細描述。

    回覆刪除
  8. 很奇怪,成為戰俘後仍可以有內部審判。

    回覆刪除
  9. 不看風景, 我很愛那條長樓梯呀...

    回覆刪除

  10. 是否仍在尖沙咀漆咸道那家 "SIBERIAN FUR"?

    回覆刪除
  11. 我辦公在西環好近'正街'的成基商廈. 出入西環近20年都有一份親切感. 每週五天從上環地鐵出閘沿西方往返上下班. 行經過佰年西港城,紅當當卡位的海安架啡源記甜品陳勤記鹵味. 南北貨海味腊味店舖.

    回覆刪除
  12. 相中路牌是寫了「梳利士巴利道」(Salisbury Road),這是由於當時負責中譯路名的官員不知道Salisbury這個英文字的讀音是無 l 音,後來中文路名更正成「梳士巴利道」,並沿用至今。

    回覆刪除
  13. 相中路牌是寫了「梳利士巴利道」(Salisbury Road),這是由於當時負責中譯路名的官員不知道Salisbury這個英文字的讀音是無 l 音,後來中文路名更正成「梳士巴利道」,並沿用至今。

    回覆刪除
  14. 辛苦哂 ....果d日本人渣終於沒有好結果

    回覆刪除
  15. 舊年韋基信在一電台節目,嘉賓主持話當年,孩童日治時家裡两男工人,去輪派米但驚慌空手回,原來排隊見一被疑打尖者被皇軍即時處决,

    回覆刪除
  16. 西環兄, >>>Most of the HK based Japanese troops were send back to Japan, despite the fact that many of them committed serious war crimes. It ... due to political reasons~~ I totally agree with your comments and I would say it's shame to the Chinese government and even the Chinese people. It's because what kind of citizens will have what kind of government. ***** 肥龍網友, >>>可有人說一下在日本的日本人情形,其實主戰者與被侵略者的國民一樣是受害者。 恕在下不敢苟同閣下言論,話主戰者的國民一樣是受害者,似乎有點濫情,講真,熟令致之?難到是中國人叫日本仔侵略? 如果日人同受戰爭之苦,何解不向其自家政府提出反對反抗甚或罷戰,不要忘記,當年日人侵華,計劃已久,覬覦中國地大物博,攻城掠地是其終極目標,為何日本人民不覺有錯,上下無人提出反戰之舉?當然,說比做難,但晚清咁無能腐敗政府,我國有識有見之士,一樣可奮不顧身出血出命推翻,點解日人不做? 講真,話本人冷血都好,如果能令日本當年早點投降,減低受侵略國家地區之苦,早些少投擲原子彈於日本,甚或唔止兩個,在下一點都不同情,最低限度令日本元氣重創,不至於後期全球經濟侵略。 無可否認,日本人有不少值得他人借鏡之處,但其殘忍無度,自私自利,不認過錯等等都應該加以譴責反對,本末倒置同情侵略者似有點那個。

    回覆刪除
  17. 西環兄, >>>1945年香港街景 3 未知如此這般美麗碎石路,於今香港還安在否? >>>1945年從城皇街和堅道交界處下望士丹頓街 有騎樓,有海,有藍天白雲,現在有屏風,有蝗蟲自由行。 >>>皇家海軍, 皇家海軍陸戰隊, 突擊隊和澳洲軍官在港督府內列隊 皇家乜軍物軍聽落好似比解放兩字順耳好多,最低限度無恐懼感,亦無連上個錢銀符號,至於港督府比乜鬼禮賓府來得名正言順。 睇見啲日本仔好似喪家犬咁簽投降書,真係心都涼哂,好過癮。 >>>日本士兵燒毀部隊軍旗,以示投降 計我話,燒埋枝膏藥旗都洩唔到當時港人心頭之狠。 >>>日本悼念戰死士兵的忠靈塔座落坐在金馬倫山上 人家日本都識得向己方戰死士兵悼念,估不到香港特衰正苦'97後,會將香港二戰時受苦受難市民及死傷者置若罔聞,並將紀念重光和平日無理取消。

    回覆刪除
  18. 圖片太珍貴了! 永亨銀號是可乞日永亨銀行的前身?

    回覆刪除
  19. 我小時候也在我爸的抽屜內找到一些當年日本的軍票, 唔知日本可否兌換回港元呢?

    回覆刪除
  20. 完全感覺到生活得幾辛苦

    回覆刪除
  21. 圖片太珍貴,多謝分析和分享 !

    回覆刪除
  22. 本人50s 只讀八年多,十四就多當小工,住九龍因需工作而到香港新界各處,借貴 見相片有所緬舊日的知味,貴校約58-9s像是在溥扶林道口有出口 ? 再者多謝分享及關注 !!

    回覆刪除
  23. 博主的相片是怎麼收集的呢?很全面,很珍貴!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