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1年7月19日 星期二

戰後香港民生 (1)




香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損失重大, 對外貿易幾乎



全部停頓, 工業生產也告萎縮.  但戰後數年間, 香



港即已恢復了原來的轉口港地位, 對外貿易額超逾



戰前最高水平,  經濟在外貿帶動下得到全面恢復. 



1947年至1951年的5年間每年平均增長達35%.  經濟



恢復迅速的最重要原因是香港對中國內地貿易額的激



增; 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後急切需要加強對外經濟



聯繫, 而英國也作出了以利益為大前題的決策, 在



西方國家中率先承認中國.  香港企業家抓住這個機



會, 扮演了中外經濟聯繫中介人的角色.  在這一階



段中, 香港經濟結構仍同戰前一樣以轉口貿易為主,



工業, 金融業扮演著較次要的角色, 而經濟火車頭



仍有賴貿易; 商人們充分利用優良港口、各種基礎



設施以及國際貿易關係網, 從轉口貿易和航運中獲



利.





本輯照片攝於1947年, 距離日本投降已有2年, 香港



人的生活亦大致回復正常.  照片所見富裕人家活得



甚為適意, 惟一般港人仍在貧窮線上掙扎, 很多家



庭仍是”餐揾餐食餐餐清”的.  這個情况要到70年



代香港的經濟真正起飛後, 港人才擺脫 ”大眾貧”



的困局.






 









被戰火熣毀的建築物仍是一片頹垣敗瓦 2









被戰火熣毀的建築物仍是一片頹垣敗瓦 1









從半山下望, 很多建築物仍是毁壞不堪









監獄內望, 獄警正督導囚犯工作









上流社會的聚會, 竟成為皮草展








1947年的香港郊野仍是一片荒蕪 2








1947年的香港郊野仍是一片荒蕪 1







沉舟側畔千帆過 3








沉舟側畔千帆過 2








沉舟側畔千帆過.  日治時期日軍為防盟軍的攻擊,



特意炸沉一些船隻堵塞在港口, 以圖阻礙盟軍艦艇



駛進維港.  這些沉隻船至1947年仍未清理迨盡








中式帆船與戰艦互相輝映, 現在兩者都幾乎絕跡於



維港了 4











中式帆船與戰艦互相輝映, 現在兩者都幾乎絕跡於


維港了 3




 







中式帆船與戰艦互相輝映, 現在兩者都幾乎絕跡於


維港了 2




 







中式帆船與戰艦互相輝映, 現在兩者都幾乎絕跡於


維港了 1











賽馬活動的如常舉行, 證明香港人的生活已然大致



回復正常 4








賽馬活動的如常舉行, 證明香港人的生活已然大致



回復正常 3








賽馬活動的如常舉行, 證明香港人的生活已然大致



回復正常 2








賽馬活動的如常舉行, 證明香港人的生活已然大致



回復正常 1








仍屹立在金馬倫山上的忠靈塔









英軍在搜查越過邊界進入香港的中國人 3









英軍在搜查越過邊界進入香港的中國人 2









英軍在搜查越過邊界進入香港的中國人 1








駐守邊界的英軍坐在裝甲車上巡邏 3








駐守邊界的英軍坐在裝甲車上巡邏 2







駐守邊界的英軍坐在裝甲車上巡邏 1







英軍建在邊界的營房 2








英軍建在邊界的營房 1







英軍在邊界巡邏









工人在木球會維修草地 3








工人在木球會維修草地 2









工人在木球會維修草地 1








木球會的會員/ 賓客在觀賞球賽








木球會的會員/ 賓客在觀賞球賽. 會員/賓客清一色



都是外國人, 可想而知當時的種族歧視的觀念仍很











夾在金鐘道與遮打道中間的香港木球會, 現已改建



為遮打花園, 而木球會則已遷往黃泥涌峽道137號







何東與其家人攝於其位於西摩道8號的府第. 何東在



日佔時期避居澳門, 至重光後才返回香港







何東與其長子何世禮攝於其位於西摩道8號的府第









香港4,50年代的首富何東爵士攝於其位於西摩道8號



的府第, 由於該住宅外牆都髹上紅色, 故又有 [紅



屋] 之稱.  該大宅共佔地十二萬五千多平方呎, 四



周建有花園.  何東家族在那裡住了近60年, 何東死



後, 其後人將大宅賣掉, 發展商後把它拆卸改建成



今日的香港花園








幾經周折, 港府終於從日本尋回維多利亞女皇的銅



像, 但物換星移, 銅像最終的居所已轉變為維多利



亞公園, 而皇后像廣場只孤零零的剩下遮打爵士的



銅像







恒生銀號內的兩名職員在工作








恒生銀號內的兩名襄理, 40年代恒生仍未正式升格



為銀行.   細觀其內部裝修, 其實頗為類肖舊式金











一名小販站在遮打爵士的銅像旁休息, 其背景為舊香港會







人力車伕”依偎” 在遮在打爵士的銅像旁休息, 其



背景為舊香港會







疑似是文咸西街的街景 2








疑似是皇后大道西的街景








德輔道中一班人抬著酒樓花牌 (估計是宣傳活動)匍



匐前進, 左邊可東行的電車 2








德輔道中一班人抬著酒樓花牌 (估計是宣傳活動)匍



匐前進, 左邊可東行的電車 2

1







德輔道中西行的電車, 左邊可見鹽業銀行









一名警察站在德輔道中的中央指揮交通 4









一名警察站在德輔道中的中央指揮交通 3









一名警察站在德輔道中的中央指揮交通 2









一名警察站在德輔道中的中央指揮交通 1









疑似是文咸西街的街景 1




17 則留言:

  1. Dude, I love what you did very much!!! The Hang Seng Bank was like a pawn shop LOL.

    回覆刪除

  2. 這是何東先生在澳門還是在太平山上的公館?據稱,香港的原宅被他的孫女賣了?!

    回覆刪除
  3. QV 個肥像都算好彩,運番嚟都有番個樣齊齊全全呵!

    回覆刪除




  4. 漁船與戰艦互相輝映 , 現在兩者都幾乎絕跡於維港了 1

    圖中所見 不是漁船 ,當時水上人稱它為 " 舢舨艇 ",接載海上輪船的乘客或船員來往岸上,不是捕魚!沒有安裝駕駛機器,靠搖櫓,划槳及揚帆航行.

    回覆刪除
  5. 梁財信係唔係做跌打藥酒架, 我屋企有支用左好多年仲未捨得丟, 以前細d扭親腳d肌肉, 阿爸就用呢支野幫我摔.
    right side --->寶興銀號是什麼?

    回覆刪除
  6. 貧富懸殊幾時都冇變.

    回覆刪除
  7. 請茶 歷史 抹不去的光華 搗不掉的痕跡

    回覆刪除
  8. 賽馬活動的如常舉行, 證明香港人的生活已然大致回復正常 4
    ---------------------------------------------------------------------------
    看!那時沒有禁止十八歲以下人士進入馬場之例。小時候每逢週末,都像這些小孩子般,在馬場中央的草地上觀賽,直至大概六十年後中後期,那草地不再開放給公眾為止。

    回覆刪除
  9. 相中的英艦好像是貝爾法斯特號(HMS Belfast),該艦現時泊在倫敦塔橋(Tower Bridge)附近,成為博物館。

    回覆刪除
  10. 睇左舊圖片,覺得在當其時的時代背景下,富貴係一種罪,佢0地自然而然地企0係左窮苦人的對立面,也因此,一個社會堅尼指數愈高,社會積怨就愈大~貧富懸殊的問題不可小覻.

    回覆刪除
  11. 可否回覆問題時、用中文、小時讀得書小、英文吳識、但好想睇你回覆問題、麻煩你。

    回覆刪除
  12. All the photos were so precious. You did a very good job so that we can see how Hong Kong was in the old days. Thanks a lot for sharing with us.

    回覆刪除
  13. Is this Seymour Rd. No. 8? The 3-storey one or the middle one?

    回覆刪除
  14. 版主:多謝你的回應,我在網上看到該艦可能是「貝爾法斯特」號,因為該艦在1945年8月後曾多次負責將在香港及東南亞的日軍戰俘送返日本,並曾參與韓戰。

    回覆刪除
  15. 西環兄:
    請問你可有西環日富里的老照片,若沒記錯這里連接大道西及南里,而我年幼時曾目睹南里於60年代,若在1965-67,曾發生山泥傾瀉導致不少人傷亡。除此之外,你可有更多日富里的早期資料分享。謝謝!

    回覆刪除
  16. 恆生銀號

    回覆刪除
  17. Very nice photo! Especially 恆生銀號!
    As I'm interested in banks development in HK, do you mind to share the source of this 恆生銀號 photo?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