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0年8月24日 星期二

Disappointed? , Disgusted




 



由於心情依然沉重, 請恕我未能/無心思回應網友們



在此網誌所惠賜的留言, 祈為見諒.  或者, 網友們



於此網誌留言, 可視為在另類弔唁冊裏寫下悼詞.


 


 


 



昨晚相信絕大部份的港人都和我一樣, 伏在電視機



前面, 屏息以待的追看著香港旅行團在菲律賓馬尼



拉被槍手劫持事件的發展;  邊看邊默禱著, 希望事



情能和平解決.  然而事與願違, 最終事情仍是以血



腥告終; 來自馬尼拉最新的消息是 (直至香港時間



午夜兩點為止) 有8個港人遇害, 1人仍危殆.  整個



晚上內心都好像被塞進了一塊鉛石, 心情沉重得無



法入睡, 輾轉反側了好一陣子後索興爬起身來寫



BLOG發洩.  幾個大好家庭, 慶高采烈的往菲律賓旅



遊, 換來的竟是一生無法或忘的恐怖經歷, 部份家



庭甚至家破人亡, 我想這是出發前任誰也想不到的.


 


 


 


 


本來飛來橫禍, 這是命中注定, 除了怪槍手喪心病



狂外, 也只能怨自己運蹇時乖; 但從電視中所見,



這次菲律賓警方的拯救行動可謂錯漏百出, 過程使



人感到目瞪口呆.  對不起, 今天晚上可能我是過份



衝動, 用語過激, 但, 那是寳貴的人命啊!  人質的



生死掌握在這些特警的手裏, 而我眼見的, 卻是一



幕又一幕的殆失先機, 或者進退失據.  且容我大膽



的在這裏說句門外話: 假若菲律賓警方能處理好一



點, 傷亡數字很大可能可以大幅減低.  這其實是我



今晚心情久久不能平復的原因.


 


 


 


 


菲律賓警方拯救人質的第一次錯失良機是在中午時



份, 那時候槍手剛劫持了旅遊巴士不久, 警覺性甚



為鬆懈, 有幾次他毫不在意的站在巴士大門前東張



西望, 維時有好幾秒鐘, 這時候菲律賓警方的狙擊



手絕對有足夠的時間可以把他射倒 (這之前他曾與



多人–如送飯者接觸, 又釋放了多名人質, 菲律賓



警方當可確定他是獨行俠).  只要把他打死或打傷,



劫持人質危機即可解決, 為甚麼吝於這一槍, 白白



的錯過了不止一次稍縱即逝的良機?


 


 


 


 


假如說菲律賓警方中午不以冷槍射倒劫持者是基於風



險糸數的考慮是情有可原, 那末最終的整個拯救行



動便是拙劣不堪, 罪無可恕.  劫持行動持續至晚上



七,八點時, 槍手的情緒轉趨不穩, 旅遊巴陸續傳出



槍聲.   此時旅遊巴司機乘亂逃出, 並向警方/ 傳



媒透露槍手已然槍殺所有人質的消息 (後來證實這



個消息並不正確, 但這也不能怪這個旅遊巴司機,



他在慌亂中那能辨別事情的真實情况).  菲律賓警



方接報後即派遣了十多二十名特警走近並包圍巴士;



此時一幕使我愣然無措的情景出現在電視機的螢光幕



上; 幾個特警竟然掄起鐵搥敲打玻璃窗, 企圖從打



爛的玻璃窗爬進車內.  如是者他們足足攪了近一個



鐘頭, 其間只以最原始的工具試圖打開進入旅游巴



的通道 (除了以鐵搥敲爛玻璃窗外, 有人竟想到以



繩縛緊車門, 希望把它拉倒, 另外也有人以簡陋的



工具撬太平門).  我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 而我,



我的情緒卻是從繃緊慢慢的轉為憤怒.  這一班怎可



能是素有訓練, 專責拯救人質的特警? 他們根本像



是一羣剛從警察訓練學校畢業出來的新丁, 表現一



塌糊塗.  然而更應被譴責的應該是主持此次拯救行



動的主管, 整個行動既不迅捷, 亦漫無目標,重心,



我完全看不到任何專業性的部署. 


 


 


 


 


拯救行動的正式啓動相信是基於旅遊巴司機的情報. 



姑勿論他的情報是真是假, 也不說警方那時候是否



相信 ”所有人質已然全部被殺”這個消息, 但拯救



行動一旦展開, 便需爭分奪秒, 一刻也不容怠慢. 



試想想, 人質若果真的全部被殺, 那末特警便可毫



無顧忌的衝上旅遊巴, 或生擒, 或擊斃槍手;  又,



如果車上的人質仍然在生, 那末速雷式的斬首行動



更為重要, 特警們必需攻其不備, 如以爆破彈炸開



前後車門, 同時間施放眩目彈和催淚彈盡量減低槍



手的反擊能力, 從而達至救人和擒賊的目的.  因



此, 不管是否仍有人質在生, 行軍迅速至為重要. 



可是, 螢光幕所見的特警們擾攘了整整一個小時,



才勉强攻入巴士, 其間一個身材笨重的特警企圖從



太平門爬入車廂, 但旋踵即被一陣亂槍趕了出來,



其狼狽的情况看上去有點滑稽 ( 對不起, 我應該



如此說, 那位特警其實在冒著生命危險嘗試著去完



成任務, 應該值得尊敬, 要咒罵的該是策劃這次行



動的負責人), 總之過程大概如此, 要多 ”騎呢”



便有多 ” 騎呢”. 


 


 


 


 


整個拯救行動最讓人氣憤過的地方是 : 你大鑼大



鼓的在車外敲鑃, 但一時三刻又能攻入車內, 如



此一來豈是一邊在催促, 一邊又在給予槍手超逾



足夠的時間去殺害人質.  試想想; 你是槍手, 本來



你仍有意和平解决事件, 又或者你良心未泯, 想



多殺傷無辜 (事實上他曾釋放了車上的老弱婦嬬和



小孩子, 證明他並非喪盡天良之輩, 只是一念地獄



使他走上歸路, 也賠上了多人的性命), 但特警在



外慢條斯理的在槌打, 每一下都彷彿在催促著你; 



你知道自已是怎麼樣都逃掉的了, 反正都是一死,



你怎會多找幾個人陪葬?  愚蠢的主管, 茫無頭緒



的行動, 使這個劫持事件以死傷枕藉告終.  對死



者, 對死者家屬, 我除了感到痛心外, 更為他們感



到十二萬分的值.


 


 


 


 


午夜前, 特區政府的高官們開完緊急會議, 商訂及



頒佈了一糸列的應對措施.  曾特首在發言時除了官



式文章的 “感到悲痛, 遺憾”外, 卻罕有的說 ”



對菲律賓警方拯救人質的做法表示Disappointed



(失望)”, 恐怕這是他少有的使人感到 ”與香港人



站在同一陣線”的言論, 讓我們出一口烏氣. 我想



曾特首心中所感應超越失望 (那是8條寶貴的生命



啊!),  但他所處的位置容他多說.  請容許我說;



假若特首感到Disappointed, 那末我感到的是



Disgusted!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