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0年8月7日 星期六

無語問蒼天

 


 


 


近期最觸動我神經的新聞, 既不是廣州人上街撑粵



語, 亦不是包致金姪女襲警被輕判, 而是一個十五



歲的少年半夜忽然 ”發狂” (我將發狂打了括號,



是因為觀乎他事發後無淚無悔, 異常平靜的反應,



讓我著實感到毛骨悚然, 故此不敢肯定他是否真的



失卻常性, 抑或另有因由) 斬殺了自已的母親和妹



妹.










事件絕對是個悲劇, 新聞內容使人不忍卒讀, 我只



是大畧的溜灠過其中一, 兩篇的報導.   那簡姓少



年半夜忽然凶性大發, 持刀斬殺母親及十二歲妹妹,



然後帶著凶刀離家, 在海濱公園回過神後, 報警自



首.  據報導屋內一片凌亂, 梳化、鞋櫃及摺枱都濺



有血漬, 當中連梳化亦被割破; 少年下手的狠, 準,



辣, 彷彿與兩人有著不共戴天之仇, 但, 他們是母



子/兄妹啊! 我想兩母女死前, 心中因震驚和悲憤所



做成的傷痛, 應該更甚於利刀砍在身上的疼痛.  那



是自已朝夕相對的血親, 有甚麽比自已的兒子/哥哥



刀刃相加更使人痛心? 那一刀所砍開的, 不只是她



倆的血肉, 還有本來濃得化不開的親情.










然而最傷痛的, 恐怕是身為丈夫/父親的簡先生. 



案發那天他出門的時候, 我敢相信他的心情跟你和



我每天早上離家返工上學的心情一樣, 心裏所想的



不外是; 明天下班要不要買些义燒回去加餸, 又或



者計劃安排放一天假全家去看場電影 (簡先生是一



間通宵茶餐廳的老板, 每次返工都是廿四小時一更



的).  可是晴天霹靂,一夜之間的巨變, 使他所熟悉



的世界竟爾蘯然無存; 妻女遽然逝去, 而兇嫌竟是



自己的親兒.  這個連最富想像力的編劇都想不出的



情節, 不單只在現實中發生, 更偏偏發生在自已身



上.  我想簡先生一定希望這只是一場荒唐的噩夢,



明天一覺醒來, 一切都會回復原狀, 一家四口仍依



舊完整, 温馨. 可惜現實畢竟是現實, 不管他心中



如何淌血, 他仍得面對這一切, 躲不開, 亦逃不掉.










簡先生是個典型的上一代的香港人, 積極, 勤奮. 



他以前是個雞販, 與老婆克勤克儉的把雞檔打理得



有聲有色, 聽說兩人根本不會為自己安排甚麽娛樂



活動, 而為了爭取多一點和子女相處的時間, 簡先



生送雞予客户時都儘可能帶上一雙寶貝兒女, 這樣



既可一面開工, 一面和子女一同享受遊車河的親子



樂,  眞可謂 “廿四孝老豆”.  不旋踵2000年初禽



流感肆虐, 他嚮應政府的號召交出雞販牌照, 將賠



償所得與人合資經營茶餐廳, 年前轉為獨資經營. 



今年初尋且與業主續租約十年, 隨即豪擲超逾百萬



港元裝修茶餐廳, 銳意大展拳腳.  簡家亦準備趁裝



修期間舉家旅行, 以便一家可以共聚天倫之樂.  誰



想到, 他那沉默內向, 孝順父母的兒子, 竟會是一



手摧毁自己一生努力所繫的元兇?










我的網友們都知道我很少寫懷舊以外的題目, 今次



之所以汲汲於寫這篇網誌, 是出於我對簡先生的無



限同情以及對死者的哀思.  我對這次慘劇之所以產



生如此深邃的感念, 不單只是因為它的慘烈程度,



還有的是它發生在一個平凡而典型的家庭, 他們可



以是你的鄰居陳太, 或者同事張先生.  我們每天都



忙得七顛八倒的, 為自己, 為未來, 為家庭, 但其



實這一切竟可以如此脆弱, 一瞬間, 所有我們滿以



為的理所當然都能輕易地土崩瓦解, 當事人所深陷



的絕望和痛苦不是我們外人所能理解, 也不是筆墨



所能形容的.  我並不打算這裏訴說人生的無常, 談



這個話題的最佳地方應該是教堂或者佛堂.  我只想



通過這篇網誌, 遙向簡先生送上丁點個人的祝福和



鼓勵 (我明白寫一篇簡先生不大可能看到的網誌根



本算不甚麼上支持, 但我暫時想不到其他較實際的



方法可以幫得上忙), 惟望他在哀痛之餘, 仍需好好



保重自已, 往後的日子還長著.










也許你會覺得奇怪, 簡先生的遭遇當然悲慘, 十二



分的值得同情,  然而香港每天都會發生不少家庭悲



劇, 有人在交通意外中喪命, 有人遇溺身亡, 他們



不都是有家有室的嗎, 不都是在毫無預兆之下痛失



親人的嗎, 為甚麼我對簡先生的情况特別同情? 我



想那是因為簡先生還要背負著一個終生揮之不去的十



字架 – 自已的兒子.  看報導他忍受著喪妻女的極



大傷痛, 仍堅持要去照顧那個導至大好家庭四分五



裂的兒子.  他在忙著四處奔走為妻女辦後事之餘,



還抽空往拘留所探望兒子, 見面時他甚至不敢責罵



他, 怕刺激了他, 加深他的病情. 探完兒子後還向



記者們說: [我要等他出來].   他當然很想知道事



情的真相, 但我相信他更想照顧這個兒子; 不管他



做了天大的錯事, 壞事, 只要是自己的親骨肉, 他



仍願意毫無保留的付出自已的愛, 唉! 可憐天下父



母心啊.










看到這裏我竟感到一陣澈骨的哀痛. 他這一生, 除



了永遠抹之不去的喪妻女的哀痛外, 最大的痛苦是



要照顧斬殺妻女的兒子.  別人遇上同樣遭遇, 還可



以咬牙切齒的誓要將兇手繩之以法, 一旦逮到兇手



並將其判以應得刑罸後, 家屬們便可放下心頭重負,



因為死者在天之靈得以告慰.  但簡先生呢? 他真的



希望兒子一生都要在監獄中渡過嗎? 簡姓少年今年



才十五歲, 相信不會在獄中渡過餘生, 他出獄後還



不是簡先生去負起照顧他的責任?  想像你是簡先



生, 上天硬把殺妻女的兇手和自已拴在一起, 每當



看到他的臉, 便會想起逝去的妻女, 看到他的手,



便會聯想到他當日是怎樣的以這雙手持刀砍殺自已的



母親/妹妹.  這樣的日子你叫他怎樣過, 上天對簡



先生何其忍心.










不知打從甚麼時候開始, 我對尋常百姓家庭遽逢巨



變有著特別矜憐的情意結.  還有人記得1974年的跑



馬地紙盒藏屍案嗎?  當時16歲少女卞玉英約朋友在



跑馬地相遇, 但最終沒有出現, 翌日卞玉英的裸屍



被發現藏在電視機包裝紙盒內.  經過幾個月的偵



查, 警方拘捕了在跑馬地安美雪糕公司工作的歐陽



炳強 (因卞玉英曾前往安美雪糕公司借用電話), 並



控以謀殺罪.  歐陽炳強由始至終都堅持自己是無辜



的, 但最終仍被裁定謀殺罪名成立並被處以死刑



(香港那時已廢除了死刑, 歐陽炳強的死刑自動改為



終身監禁.  他其後於2002年獲釋, 並信奉基督教,



改名換姓重新投入生活, 這是後話). 










我在這裏提起這樁轟動一時的謀殺案, 不是要研究



以當年的科技水平純粹以科學鑑證定罪是否恰當,



又或者歐陽炳強是否真的被寃枉 (事實上此案有很



多疑點, 若發生於今日歐陽炳強未必會被定罪), 我



要說的是, 當年我已很同情歐陽炳強的妻子張金鳳. 



她只是個平凡的家庭主婦, 案發前丈夫便是她的整



個世界, 丈夫被捕後她所熟知的世界即被敲碎了,



歐陽炳強受審期間她剛好在懷孕, 每天腹大便便的



頂著大肚子聽審.  歐陽炳強被定罪後她仍沒有放



棄, 四出奔走為丈夫尋得御用大律師貝納祺及大律



師湯家驊為案件上訴, 希望能脫罪.  官司最後打到



倫敦樞密院仍被駁回, 歐陽炳強要接受餘生在牢獄



中渡過的事實.  我記得那時候我已在日記裏寫道:



[入獄者已矣, 但獄外的人也不好過].  一個小主婦



本來只想粗茶淡飯地與丈夫過一生, 但命運弄人,



她被逼奮身一博, 最後整個家都無奈地失去.  我知



道張金鳳的最後消息是她在1982年與歐陽炳強離婚,



並攜女改嫁.  我彷彿看到她瘦小的身影, 漸行漸



遠, 最終湮殁於地平線的盡處, 但, 她永遠是我最



敬佩的女姓之一.










簡先生, 張女士, 請不要絕望, 沮喪, 請好好的活



好今後的每一天; 也許你們不知道, 這世上總會有



人如我, 知道你們的哀痛, 也願意奉上無限的祝福



和支持.

25 則留言:

  1. At first, the case made me think of t he Oedipus/Electra-Complex, the psychoanalytical theory of Sigmund Freud. The case may not be the same as Freud's analysis, but this kind of psychological behaviour may twist and in one way or another end up in a different outcome that he killed his mother instead. Whatever reasons behind, the youth was too indulged in living in his own world of “electronic ethics”. This is a very serious social problem. No wonder Bill Gates donated half his fortune to charity!! Pray for the Kan’s family, both the living and the dead, everyone in the family is innocent. The youth may have to spend his life in the psychiatric centre and this is good for the father and son too. If the youth could recover and learned what he had done, what he will suffer would be more serious then.

    回覆刪除
  2. http://hk.myblog.yahoo.com/March-girl/article?mid=484

    回覆刪除
  3. 我亦借此誠意向 簡先生送上一點個人的祝福和鼓勵。
    希望簡先生努力振作,有需要時向有關援助機構要求協助,天無絕人之路。
    據傳媒報導 ,“ 少年住所附近有街坊指 , 該 少年 很乖 , 沒聽聞他有不良嗜好。而少年就讀中學的校長亦表示 , 少年的成績和操行良好 ” 。 少年家庭亦是正當生意人。 以此推論 , 該少年亦可算作有良好家庭及教育背景 。
    他應該 “ 不是壞人 , 祇是病人 ” , 實不適宜判他入監獄 , 而應到美國接受先進精神病治療。他的父親或者應該向法院申請此案轉由 阮偉明 法官重審。 阮法官明察秋毫 , 判案大功無私 , 最近其一案例 , 大眾有目共睹 , 定能還 少年一個公道 , 亦可避免再一次摧毀該個己然破碎的 家庭 。 此愿!

    回覆刪除
  4. 只有代入簡先生的處境才能感受他哀痛的皮毛,人命真的很脆弱,有幸福家庭的人應該珍惜和感恩。

    回覆刪除
  5. 據說歐陽炳強後來終於認罪。記得他出獄前數年考了會考,且公開地呼籲年青人切勿行差踏錯。我認為這番話顯出他已承認過犯,且有悔意。對於那位姓簡的少年,我認為最可怕的,是他全無悔意。他一天不知錯,一天都是個危險人物。

    回覆刪除
  6. Sad stories. Life must go on.

    回覆刪除
  7. 天神變得冷酷無義, 把生離死別之悲刻作玩弄, 唯有人間有情, 亙助亙愛, 自求多福!

    回覆刪除
  8. 心痛 ! 15 歲咋如何落得手斬殺至親, 唔明
    聽聞歐陽炳強妻子當年說過, 如丈夫承認做過, 就會離婚.

    回覆刪除
  9. Yes, I was quite shocked by the news too.
    I saw in yesterday’s newspaper the photo of Mr. Kan senior. The tissue paper in his hand tells how traumatic the blow must have been to him, and I don’t know how much sad tears he has shed during these days. What’s behind the murder case, like so many others, may forever remain a mystery. My sympathy goes to Mr. Kan and I pray that he will be strong enough to face the days to come.

    回覆刪除
  10. unfortunately, there are well over 170000 of potential patients suffering from mental illness. by which, i'm not regarding their living would threaten our lives, however, i must confess that there's no effective measures of ensuring such people to receive regualr medical services. consequently, such tragics occur relentlessly.

    回覆刪除
  11. 西環的黃金歲月你好:
    看你個Blog的標語, 會否是舊Beyond歌迷?
    其實巴士[o牙]叔都有講, 你有壓力, 我都有壓力~! 其實現在人人都有好大壓力, 一下想吾通或過吾到, 人就開始會瘋癲~! 你應該都曾經看過[癲佬正傳]這套電影? 秦沛 就係因為同老婆離婚, 常常想跟兒子見面, 但前妻又禁制他看自己兒子~! 種種問題的壓力, 道致發瘋在幼稚園內斬人, 有殺無賠~! 2010年8月8日又有一宗新聞, 懷疑斬殺七十多歲的母親後, 墮樓身亡的女子~! 這種事件, 可能會持續發生~! 不過我就不想再看到, 這種新聞的報告~!

    回覆刪除
  12. 請急速刪除,有關我家事的回應, 因驗証碼累事。

    回覆刪除
  13. This is really horrible. Human nature is actually deteriorating with time. (Evolution for the better, as Darwin hypothesized, is false, actually the reverse is true ...)
    But I speculate that the video games are to blame.
    Why are most video games all of the type "fighting , killing ... etc"
    and not of the "rational" type like chess ... mastermind ... etc
    Children who grew up playing such video games could get into
    the wrong impression that KILLING IS JUST A GAME ...

    回覆刪除
  14. 都有 d 人無端端當屋企人係仇人既. 間唔時都見到脫離父子關係的公告. 簡爸爸應該唔係絕情人, 所以, 佢下半世會好難過. 報紙話佢個仔由頭到尾都望過老豆一眼, 反而老豆就成日偷偷咁眼濕濕望住個仔, 真係好淒涼.

    回覆刪除
  15. 跟你不同 , 我高中以後父母天天吵架 , 過程讓我明白天下真有不是的父母、兄友弟恭也不是必然的事。我有時會想 , 少年人可能一早對家中的兩個女人有怨氣 , 恰巧出事那天母親或妹妹有 一兩 個舉動刺激了少年 , 令少年動了殺機。香港的學校嘛 , 你不搗旦便是好學生。我高中時天天不快樂 , 根本沒有老師發覺。所以 , 我一聽人家讚簡家少年是沈靜好學生 , 我就想 , 可能少年心有千千結呢。中國男人最憨居 , 成人掛住搵食 , 同仔女冇兩句 , 有咩事冇左個老婆做中間人 , 真係企左響度唔知點算嫁。

    回覆刪除
  16. 其實我覺得簡先生是很矛盾的‥‥‥
    面對那斬殺自己家人的兒子,不可能,也不可以把他繩之以法‥‥‥
    待少年長大後,還要靠他照顧年邁的父親;已經失去了妻子、女兒,唯一的依靠,可能就只有那獸性的兒子了‥‥‥

    回覆刪除
  17. 兩公婆日夜輪流在食店辛勞地工作 , 一個好男人為家庭為兒女而努力 , 點解會咁 ??? 每次見簡先生在電視上出現 , 心裡面忍忍作痛 , 希望他能夠勇敢堅強 , 面對他前面的路
    紙盒藏屍案事發前幾天我與幾位同學見過歐陽先生 , 當時我剛派到跑馬地一所中學 , 放學通街走 , 行到電車總站他的店舖 , 是沒有裝修的 , 店的前半部放了 3 座飲品機 , 後半部是用夾板間著 , 看不見裡面 , 亦不覺有閣樓 , 平時不會見到任何人 , 當日機器出問題 , 閣閣夾板門 , 出來的是一位 5 呎 5 左右的男子 , 樣子老實得嚟有點木獨 , 好像有點兒害羞的只問了一句 , 出了咩問題 , 匆匆幾十年過去 , 相信最知道真相的是他信的上帝 , 舊事已過 , 一切都變成新的了 , 祝福他在主內有平安 , 喜樂

    回覆刪除

  18. 有報刊報道小朋友喜歡‘ 打機 ’ 我曾經試玩一個 Game , 發覺這個跟本不是遊戲,是非常血腥的暴力模擬景象,玩者必須第一時間消滅對方,否則自己會『 死』得很恐怖和慘烈!不足兩分鐘,我已無法忍受,要立即離開,我已把這光碟毀壞! 不清楚這案件是否跟這類所謂 game 有沒有關聯,但有自制力的成年人,尚且未能接受,更何況心智未成熟的小朋友? 但願家長們多關注這方面,好好的為子女找適合的玩具!
    我深信小朋友是病人,不是壞人,希望所有法官都和阮法官大人一樣,明察秋毫,給小朋友一個公平的發落,更不可在傷痛父親的心坎上,再加折騰! 支持哀愁的簡先生,請勇敢支撐,克服傷痛,迎戰未來!

    回覆刪除
  19. 該名少年不是精神病患者, 根據報道他是一個文靜乖純的孩子而且與家人的關係不錯, 所以他應該不是因仇恨或一時衝動而犯案。 他在自首時曾說過 : "呢個世界少d人會好d" , 加上從其冷靜的神情看來, 可能他認為自己在執行某種"正義", 可以說他有一定的反社會傾向。

    回覆刪除
  20. 家住荃灣,跟事主簡先生的居所,以及經營的餐廳,是三數分鐘步行之遙,加之此倫常慘劇又異常聳人聽聞,故也關心事件。站在簡先生的心理角度來說,種種猜測其子之乖行成因,諸如沉迷電子遊戲、突發精神病、社會風氣等等都於事無補了,即使訴諸宗教,也可能落得更迷茫,是家人誰做錯了事?是因果報應嗎?
    我認為,老莊思想,也許能起到些慰藉。《莊子‧至樂》 ‘莊子妻死,惠子弔之,莊子則方箕踞鼓盆而歌’(敲樂器唱歌),惠子問他是否過份了。莊子解釋,天地萬物,由無開始,‘變而有氣,氣變而有形,形變而有生,今又變而之死,是相與為春秋冬夏四時行也’。莊子明白這是‘道’,是宇宙法則,人不能逆之。老子中心思想乃‘清靜無為’,與天地合而為一,忘卻種種恩怨情仇、富貴得失、功名利祿,以至進入坐忘之境,那末精神便不受拘束,逍遙遊於天地間。

    回覆刪除
  21. 「須菩提!若有人以滿無量阿僧祇世界七寶,持用布施。若有善男子、善女人,發菩提心者,持於此經,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讀誦,為人演說,其福勝彼。云何為人演說?不取於相,如如不動。何以故?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也曾學佛,始終未有慧根,未能放下,可是人生無常,竟是常態,西環施主有此慈悲之心,此時此地,難能可貴!雖吾觀此貼時,已是明日黃花,但是世間尚有善人,人間亦未至全是"夢、幻、泡、影"

    𧭩以平安喜樂祝愿西環君以表弟心!!!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