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1年8月18日 星期四

憶故友



 


後記: 這篇網誌發表以來, 承蒙各位網友們的留言



慰問, 讓我深深的感受到, 這個網誌並非單向式的



自我感覺的抒發,  而是一個我可與大家產生共鳴的



互動平臺.


 


 



請原諒我不打算逐一回應每個留言, 我對故友思念



之情此網誌已作了個頗為詳盡的描述, 請容許我為



私人的感覺保留空間 (另一個原因是我不想用類似



”謝謝關心” 等行貨式的句語回覆).  各位的隆情



高誼, 自當銘記在心. 


 


 



一位相識了近四十個寒暑的好友最近遽然離世, 心



情至今仍未能平伏下來.  此刻夜涼如水, 心潮卻是



澎湃洶湧著; 忽然想起可藉個人的網誌抒發思念的



情懷.  故此奮起提筆 (手寫板) 疾書, 向你訴說我



們長達四十年的情誼.


 


 



故友我們嫟稱他為”乃哥”, 之所以叫他乃哥, 是



因為他姓氏的粵語發音與 ” 乃” 相近.  他是我



中學時代的同學, 七十年代我從八達轉往般咸道的



聖士提反堂唸中學, 初到貴境可謂 ”人生路不



熟”, 心情自然是忐忑不安.  說實話乃哥給我的第



一印象並不怎麼樣, 可能他是從聖士提反堂小學直



升上中學, 故此班上甚多相熟的 ”親朋戚友”, 說



話和舉手投足在我看來甚為囂張.  此外他也是個運



動健將, 足, 籃球都是他的強項, 因而順理成章地



被選為校隊, 我則是個運動盲, 所以對他是既妒且



忌的 (何况運動突出最能引起女同學們的青睞).  


 


 



不管如何, 這種 ”嘴藐藐” 的情况大概維持到中



三, 中四時我們不約而同地選了理科, 續編在同一



班, 在 ”熟口熟面” 的情意結下我們慢慢地混熟



起來, 對他的觀感也來了個180度的轉變.   舉例來



說 ”說話口無遮攔” 變成 ” 敢想敢講” , 而



”運動細胞過份發達” 則成為 ”激勵我多參加課



外活動” 的推動力.  在中學餘下的兩年光景我們



竟成為莫逆之交; 除了在學校的 ”朝見囗”外, 有



時候吃過晚飯, 還相約結伴往 ”大笪地”(今日的



信德中心) 逛.   吃喝玩樂之餘, 我們也天南地北



的談理想, 論天下.  我已忘記那時候我們談話的具



體內容, 惟以我們當年幼嫩的心智,  談話的內容自



是不值一哂, 但畢竟少年輕狂, 我們都抱著憤世嫉



俗的情懷看世情, 以為自己的所思所想的是 ”眾人



皆醉我獨醒”, 大丈大夫立身處世應當如是.  今天



憑空緬懷故人, 很想在此說一聲感謝; 乃哥, 謝謝



你充實了我的少年歲月.


 


 



在和乃哥來往得最密切的日子裏, 他讓我最敬佩之



處是那豪邁不羈的本性, 以及對朋友的慷慨大方,



很多時他寧可自己蝕底, 也不想朋友們吃虧.  這個



作風即使在他畢業後投身社會也沒有多大的改變,



亦正因如此, 使乃哥在朋輩間贏得一致的稱許, 我



想這種性格在現代社會來說可謂如恐龍般瀕臨絕種



了.  寫到這裏我忽然想到這樣的一件往事: 中五畢



業後我們一大班同學相約往大嶼山露營, 盡管大伙



兒在嬉笑玩耍,他卻全程都顯得憂心忡忡的, 幾經追



問下才知道他 ”大嗱嗱”的借了二千多元給一個新



相識的朋友 (70年代一個普通文員的月薪才一千元



左右), 這個朋友逾期不還錢, 而這筆錢中有部份是



他父親給他的中六留位費, 如此這般他那能不徬徨



焦急?  幸好故事最後以大團圓結局, 那朋友及時還



錢給他, 讓他逃過被父親責難的一劫.  但一個70年



代的中學生竟如此疏爽的 ”豪借”二千多元予一個



新相識的朋友, 這份義氣我是自愧不如.


 


 



從另一個層面來說, 乃哥可說是個損友;  我的很多


 


”壞事”的第一次都是被他引導而成事.  如第一次



入馬場賭馬 (那時候我還未中學畢業), 第一次入澳



門賭場, 第一次入逸園狗場賭狗仔等.  當然那時候



我們仍是中學生, 口袋裏只有少得可憐的零用錢,



賭錢這個玩意只是淺嘗輒止, 我們所追求的是那種



親歷其境的刺激感, 以及提早進入成人世界的虛榮



心.


 


 



中學畢業後我們唸同一間預科學校 (但並不同班) ,



嗣後又不約而同的入了浸會 (那時候浸會還未升格



為大學), 我唸物理, 他唸工管.  此時他又繼續發



揮損友本色, 經常引誘我 ”較腳”往窩打老道的茶



樓飲茶, 或者往對面的 ”七海保齡球場”打保齡



球.  如此胡混的生活, 一年下來的成績可想而知. 



不旋踵我往英國唸大學, 終於脫離他的 ”魔掌”. 



在英國期間, 我們偶有書信往來, 而我最深刻的記



憶倒是他寄了很多書給我解悶.  多虧他, 我才讀遍



了三毛(陳中)和張愛玲的書.


 


 



英國畢業後我回流香港, 為了謀生, 日子不可避免



地隨著急促的節奏起舞, 我們的接觸時而頻密, 時



而稀疏, 但不管如何, 只要大家見面, 那種熟悉感



一點都沒有被時間冲淡.  乃哥是個頗有性格的人,



由此之故與他相處可以說是一種樂趣, 也可視之為



耐性的考驗.  譬如說我們年紀雖然相若, 但他比我



”老積”, 而性情亦較 ”執拗”得多; 且以一個例



子說明之, 他午間只喜歡往蓮香茶樓飲茶, 不管你



如何反建議, 跟他午膳都只能席設在蓮香茶樓, 別



無他想.  只是這些執拗對他自己喜歡的事情來說卻



可 ”另當別論”.  我和他最後一次的外出是觀看



英超球隊的訪港表演賽.   那天我們吃過中飯, 他



忽然興致勃勃的說要看 ”車路士”; 那時候我們根



本沒有門票, 加上他身體狀况又極差, 但這些都阻



擋不了他要觀賞足球的決心.  那天我們隨著人潮沿



著加路連山道走上大球場, 他雖然走得甚為吃力,



要走一陣停一陣的, 但仍是堅持走下去.  好不容易



到了大球場, 我們終於弄到兩張門票, 得以入場欣



賞到精彩的賽事.  想不到這場球賽竟成為我倆最後


 


(除卻午飯的例行踫面外) 的聚會.


 


 



說實話乃哥的逝世我沒有感到太突如其來.  他是長



期的腎病病患者, 需要持續地洗腎, 導至體內其他



器官的機能都逐漸衰退, 如此互為影響之下讓他疲



於奔命.  這兩年眼看著他頻頻出入醫院, 內心甚為



難過, 但又不想在他面前流露出擔心的神色, 只能



溫言慰藉, 以及在 ”可就則就”的情况下, 在日常



的交往上順從他的意思.  他本質上可算是個樂觀而



積極的人.  病了這許多年, 我極少聽到他抱怨, 反



倒是經常把握放假的當兒, 與家人外出旅游 (當然



只能參加短程的旅行團), 又或者四出找尋美食 (他



對香港各地食肆的熟悉程度肯定比我高).  還記得



他在彌留之際, 其太太哀求醫生道: “他從來沒有



放棄自己, 請你們不要放棄他”.  對! 直到最後一



刻他仍苦苦的支撑著, 只是單憑意志力無法支持業



已衰歇不堪的身體, 為之奈何 !


 


 



乃哥是我這個網誌的忠實擁護者, 他雖然從不留言,



但我每次發表新網誌後, 他總會給我一些意見, 甚



或是批評.  今日他雖已離世, 但我總覺得他在天上



還是會追看著我的網誌; 設若如此, 我衍生了這樣



一個奇怪的念頭: 繼續寫這個網誌, 彷彿是以某種



方式和他聯繫著. 



 

33 則留言:

  1. 知心朋友, 有幾多呢! 明白, 明白.

    回覆刪除
  2. Sentimental friend, RIP !!!

    回覆刪除
  3. 能有知已良朋,大家都應感欣慰!

    回覆刪除
  4. 「乃哥」一路好走。 西環兄節哀順變。

    回覆刪除
  5. 西環兄, 人生得一知己,乎復何求?願兄台此位良朋貴友,去得安樂,再不需受肉身痛苦煎熬。 兄台傷心處我頗能理解,因去年幼稚園兼小學同窗聚會,才得知一位素來活潑有個性同學突然離世,遺下嬌妻兒女,此同窗並無任何慢性疾病,一但遽逝,家屬朋友無不唏噓難受,連授業於我們班主任,心中都慼然不已,現在回想往日同窗情誼,在下還是心痛。 難過是避免不了,只望兄台能台節哀順變,寄請寫博,讓時間做療傷之藥。

    回覆刪除
  6. 繼續寫這個網誌, 彷彿是以某種方式和他聯繫著.
    --------------------------------------------------------------------
    支持!

    回覆刪除
  7. 世上萬般哀苦事,無非死別與生離。西環兄節哀呵!

    回覆刪除
  8. 友誼能維持三四十年不客易, 我媽有一批小學同學到現在有五十年, 我非常羨慕! 在這速食年代, 這些"長情"是難得的.
    離開本是平常事, 就當他去旅行好了, 我家中幾位上年紀老人家都往生了, 我的自我安慰訊號是, 他們應該是去了世界某一個我未有機會去得到的角落, 如南美州, 如大平洋的某小島. 他們會在那里喝茶, 曬太陽, 在買菜, 在悠閒! 這樣子想, 就會好過一點. 可能我有宗教, 我總相信, 他日天家會再重聚.

    回覆刪除
  9. 西環兄:節哀順變、人生少不了的。

    回覆刪除
  10. 此生劫難完,離別應息哀! 珍重

    回覆刪除
  11. 眾生軀體乃在世過客而已. 有幸相交四十多年甚難得. 吾游戲塵世五十多年,都相交不倒四十多年的朋友. 網誌感動了......

    回覆刪除
  12. 西環兄:
    偶然的旅途上的偶遇,精彩細緻,足以永誌不忘,羨煞旁人。幸甚可喜!

    回覆刪除
  13. 西環兄, 長情如你,務請節哀。 四叔

    回覆刪除
  14. 得一知己,此生無憾!

    回覆刪除
  15. 青山橫北郭 白水繞東城 此地一為別 孤蓬萬里征 浮雲遊子意 落日故人情 揮手自茲去 蕭蕭班馬鳴..李白.送友人...滾滾紅塵,離別依依,到時自己難免(要)潚灑

    回覆刪除
  16. 我都是七十年代在聖士提反堂唸中學,畢業於77年, 乃哥是姓賴/黎, 我們會否認識??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