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0年6月18日 星期五

小動物/昆蟲與我


 


 


 



我童年時的家境絕不富裕, 也沒有住過郊區, 但家中



卻也曾飼養過頗多小動物 (包括小狗, 真可謂 ”唔係



住洋樓, 但係養番狗”).  首先出場的不是小狗, 而是



大金錢龜.  此金錢龜的來源已不可考, 大概是漁民捕



漁的時候誤墮漁網被捕, 漁民見賣不了錢, 索性把它



送了給父親.  我們把龜養在厨房, 它第一時間選擇以



厨柜底為家, 偶然間才爬出來喝喝水, 吃一點我們拋



在地下的飯粒.  金錢龜是隱閉老年, 絕對的宅男動物,



但也是一動也不動的; 我記得每逢翻風下雨, 老龜



便會從厨柜底爬出來, 這情况屢試不爽, 可謂是我家



的天文臺;  只是後來我們搬了幾次家, 不知怎地遺失



了它, 現在想來倒挺懷念這位老人家.







另外我們也養過狗, 而且不只一頭, 而是兩頭.  兩只小



狗都是小番狗 (小狗是甚麼品種其實我並不知道, 我



只記得它們都是小黑狗).  兩只小狗都是父親的朋友



所畜養的母狗生了小狗, 他們養不下這麽多才送我們



的.  說實在話我對小狗其實沒有甚麼感情, 最使我感



到煩厭的每天晚還要履行放狗的工作, 遇上那天心情



不佳, 我甚至會把怨氣發洩在狗隻的身上 (現在回想



起來, 很是後悔自己如此粗暴).  後來父親患上胃病,



晚上需要安靜的休息; 偏偏狗兒們卻十分不識趣地專



揀在深夜嚎叫, 弄時父親睡不安寧, 母親在不勝其煩



下, 下令把它們帶到荒僻的山嶺放掉, 我弟弟為此傷



心了好一大陣子 (因為全家以他最為疼錫小狗).







說起小朋友與小動物, 一般人的腦海都會浮現起小女



孩懷抱著小白兔的温馨畫面, 其實小孩子在未完全懂



事之前是可以頗為殘暴的.  我想那是好奇的天性加上



對其他生物仍未懂得產生同情心之故罷 (孟夫子的 ”



惻隱之心, 人皆有之”似乎並不包括小孩子).  那會兒



每當放暑假, 我們這些野孩子便喜歡聯羣結黨往山邊,



郊野找小昆蟲麻煩.  最常見的玩意便是挑撥不同蟻穴



的蟻打架, 做法是先找兩個不同類別的蟻穴, 在中間



放一些麵包屑, 再從兩個蟻穴中挑一些蟻放在麵包屑



上, 這些蟻得知有食物, 當然第一時間回巢通知自己



的同伴, 旋踵雙方的後續大軍殺到, 彼此便會爭



奪麵包屑而展開一場你死我活的大厮殺.  問題是這場



大厮殺往往要持續好幾天, 我們當然沒有這個能耐去



等待結果, 何况我們之所以挑起蟻國大戰, 只是想看



看它們如何厮殺, 誰勝誰負我們並不關心.







知道我上輩子是否和蟻結下了不解之怨, 童年時我



特別喜歡虐待蟻隻, 每當母親外出買餸, 我被 ”獨留



在家”時, 便是螞蟻遭殃的時刻.  我會找一些落了單



的螞蟻, 把它們放進水杯裏, 看著小螞蟻在水中載浮



載沉的在掙扎, 眼看著它快要被淹死時才把小螞蟻撈



上來, 然後再找另一隻照板碗的虐待, 這個遊戲會



繼續至母親回家為止.  另外我們也會去山邊或者溪澗



捉蜻蜓 (俗稱 ”塘尾”).  捉到後以細線綁著蜻蜓的



腹部, 然後急促地打轉, 又或者以放紙鳶的方式拉著



蜻蜓走.  經過我們如此這般的折騰, 估計蜻蜓大概也



活不成了.







如是者我當了 ”小魔怪”幾年, 直至小學畢業前發生



了一件事, 把我整個人改變過來.  腦友們且勿誤會, 我



是放下屠刀, 做了和尚 (其實在某個層面來說你也



可以如此理解).  我記得那一年的某個晚上, 我獨自走



過水街街口, 正好踫到幾個人, 其中一個人手提著個



老鼠籠, 籠裏面困著一隻小棕鼠.  未幾那些人把鼠籠



放在地下, 然後往小老鼠身上潑火水, 在我還未回過



神來之前,  其中一人已將劃著的火柴拋向鼠籠, 霎時



間火光熊熊, 小老鼠全身著火.  痛極的小老鼠瘋狂的



在鼠籠裏跳上跳下, 發出撕心裂肺的尖叫聲, 其淒厲



的惨叫劃破了寂靜的夜街, 小老鼠一面在哀號, 另外



又彷佛彿在盡它最後的一口氣, 控訴和詛咒它的謀殺



者.  這個情况持續了不到兩分鐘, 小老鼠便倒跌在籠



內, 被燒成一團焦炭. 







我直到今天仍很清的記得那個晚上, 那個場面, 以



及我那時候的心情; 那是極度的震撼和痛心.  不知怎



地我竟把自己代入了小老鼠的身上,  想像著自已若是



它,  給人家澆上火水燒, 那將會是何等的疼痛?  然後



我忽然想起給自己虐待過的眾多小昆蟲, 它們不也是



有生命, 也該感到驚恐, 疼痛的嗎?  我為甚麼/憑甚麼



要它們受這樣那樣的痛苦和劫難?  那時候的我當然不



懂得想得這末深入, 其實是小老鼠臨死前的嚎叫喚起



了連我自已也知道原本藏在心底裏的惻隱之心,



說具體一點是正視別的生命的感受, 並以此來訴諸



自已最赤裸裸的良知.  佛家有此一說, 謂觀音大使



喜以不同的化身來渡眾生.  我不夠格做佛教徒, 但



善良的意願讓我有這樣的一厢情願的想法:  小老鼠



是觀音大使的化身, 以一死來提點我應珍視生命,



拭抹出憐憫眾生痛楚的真如.  不管如何, 經此一役



後我完全戒絕了虐待小動物/昆蟲的惡行了.







早陣子我途經水街, 不自覺地佇立街頭想往事.  水



街的變動似乎不怎麼樣大, 我仍能依稀認得出當年



的模樣, 只是數十年彈指過去, 當天的毛頭小子而



今已是兩鬢微白的後成年人,  曾經歷了蔣捷所說的



在樓頭上, 客舟中, 僧廬下聽雨的心境.   所幸的



是, 自目睹那次”慘劇”後, 我至今仍能堅守不傷



害別的生物的原則.  有時候我甚至會想:  那小老



鼠的幽靈仍在水街一帶徘徊, 為的是尋回當日的孽



與緣. 







 

17 則留言:

  1. 很喜歡你這一篇!很感人, 亦勾起我很多童年往事……

    回覆刪除
  2. 說起小動物, 本人小時居於一樓多伙單位中其中一板間房, 間隔只到離地約6,7尺, 當時我像其他同時期的小朋友般, 養了一缸熱帶魚, 魚缸位置貼近間隔. 由於與當時同屋的小朋友產生過節, 對方竟趁我家無人之際, 擒上我房間隔頂, 然後瀄洗潔精落我缸魚處. 結果當然是全部反肚. 事後因無證無據, 只有不了了之. 但當日發覺所有魚死晒時, 感覺就如世界沒日般. 可算當年一大慘事了.

    回覆刪除
  3. 唔知係咪你個年代?我們小時都會養龜,養魚(打鬥彩雀),又記得當年有老鼠箱同聽講有鼠患,大人會買老鼠膠返屋企粘著小老鼠芝芝聲咁叫,都幾凄涼,有時晚間D人會掟玻璃瓶落街想掟死D老鼠,舊時有人係咁樣做,第二日一早落街成地玻璃碎好得人驚,記得細時玩過捉蒼蠅之後一次過用殺蟲水把它們一起殺掉(唔知道當做好事咁,其實好污垢)又要鬥多 ,一句講晒無嘢好玩!!!

    回覆刪除
  4. 真巧!今天在東區某公園裏看見一隻蝸牛,就令我想起小學時期的殘忍行徑,正好回應這篇博文。由於聽老師說過,蝸牛對植物有害,每天往返學校時,沿途看見這種動物就一腳踏下去。已記不起曾踏碎多少個蝸牛殼,也記不起何及因何戒掉這個殘忍的習慣。只依稀記得這個習慣維持了一段不算太長的時間。

    回覆刪除
  5. I could still remember my first closed encountering with the 老鼠箱. Without any knowledge about what it was, I opened the cap with all my stength, stood on my toes and saw a death rat body soaked in plenty of yellow liquid with offensive odour. Just astounded and felt vomit instantly. In my childhood I also liked using a cup of water to sink an ant and resecue it only before it died. It was interested to see how an ant wiped off the water from the body. I also like using water or detergent to draw circles around the black ant and saw how it reacted and retreated around the circle. Talking about rats, I could recalled there was a school unifrom company near the Golden Dragon Restaurant along the tramway called 豐昌順 . I could remember one of the shop assistant or tailor caught a rat and simply used a wooden broad to cover the rat . He stood on the broad and rolled the rat to death. The sound was horrible and liked a century to me although it was just a minute's time.

    回覆刪除
  6. 小弟小時候是住鐵皮木屋的,也有與人打死蒼蠅鬥多的遊戲,和用橡皮圈射「馬紙」擊落蜻蜓鬥多的遊戲呢!以前物質沒有現在的豐富,小孩沒甚麼玩具,精力又旺盛,當然找身邊的小動物戲弄了。

    回覆刪除
  7. I have just seen a blog containing many articles on the historical buildings and history of HK. You may like that!
    http://hk.myblog.yahoo.com/ecyyiu/article?mid=6162&suc=1
    I have also told Prof. Yiu about your blog.

    回覆刪除
  8. Forget to mention that there's a web site containing some award winning articles about the history of HK. E.g., this one on TSIMSHATSUI. I think you will like that. Rememeber the Knotsford Terrace/Kimberly Road photo you posted up?
    http://www.welovehkasso.com/welovehkhist/thesis/2009/2009-2-2.pdf
    And this one on Shek Kei Mei Fire, from a group of students:
    http://www.welovehkasso.com/welovehkhist/thesis/2009/2009-1-1.pdf

    回覆刪除
  9. >>> 自目睹那次”慘劇”後, 我至今仍能堅守不傷害別的生物的原則.
    言下之意閣下應是個素食者。

    回覆刪除
  10. http://www.youtube.com/watch?v=ldYZaYQ8sdM 香港 HONG KONG 1961

    回覆刪除
  11. 我小時候都有整死過D蟻啦,之後好內疚,就無再做了。亦見過幾個飛仔虐待剛出生嘅貓仔……

    回覆刪除
  12. 咦?我細個嗰陣時都虐待過啲昆蟲架!我用蠟油滴喺狗毛蟲啲毛度,然後點火,睇住條毛蟲全身著晒火,喺哋下典嚟典去,直至死為止。依家諗起都覺得殘忍,但係喺嗰陣時覺得唔知幾開心!

    回覆刪除
  13. 所以我相信人之初,性本惡。經過教導同埋學習,先至學會向善。

    回覆刪除
  14. What you wrote sounds true. Education is important to everyone. It enriches ourselves with knowledge so that we are able to distinguish which is right and which is wrong. I appreciate that you well plan for your kids to smooth their way in future. On the contrary, I had to struggle to live on my own. Your kids are very lucky !

    回覆刪除
  15. .....me too......

    回覆刪除
  16. 人之初,性善性惡,兩種學說都有道理;惟我極之同意,教育小孩,尊重及愛惜生命是極之重要。 兒時也有殺害小動物紀錄:徒手活捉蒼蠅(菓蠅體胖較易捉,常見黑身體小者難些少)-以單掌默然漸漸較近靜止的蒼蠅,至一掌之遙時,向之疾然搧去,收掌合攏,蒼蠅困於掌心,然後將之擲地,蒼蠅十之七八立斃;復以二指將蒼蠅之頭拔出,放入摺合式草籠,以餵飼豹虎(金絲貓)。另一受害者是水甴曱(和味龍),以前盛夏時多見,有人將之浸酒,我則捉後將之落鑊,烹之而食。 呵呵,以上劣行,相對其他網友而言,算溫和了。

    回覆刪除
  17. 水街與大道西之公廁獨特,在香港唯一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