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4年2月19日 星期三

香港舊紙幣




朋友喜歡收藏舊香港紙幣, 每次見面他都興高采烈的向我介紹他每張珍藏的歷史,價值以及背後的故事, 最近尋且將他的藏品展放他經營的商鋪門口, 可見其瘋狂程度.  徵得他的同意, 現將他的展品在我的網誌內張貼, 公諸同好.  你也曾見過/用過這些"銀紙"嗎?   (註: 簡介為我朋友原裝正本的手筆, 我只是轉錄而已).




(1) 1935年版壹圓紙幣
















1935年10月12日發行,印有英皇喬治五世肖像,這是香港政府第一張發行鈔票,因當年國際銀價高幅飆升,當時市民使用銀圓銀價值,貴過銀圓面值,被人大量收購,而市面嚴重缺乏小面值貨幣,當時政府通過立法,香港貨幣由與銀價掛鉤改變為與英鎊(即黃金價值)掛鉤。 由於英皇喬治五世在1936年1月20日去世,發行鈔票上肖像人物短短3個月就去世,所以被人戲稱(死人頭)鈔票,在當時社會比較保守,對於死人有關物品有所忌諱,所以可以收款時如果可以選擇時,一定收滙豐銀行有不列顛尼亞女神頭像一元鈔票(一般稱羅馬兵頭)。由於留存到現在比較少,紙幣品相比較好冇穿冇爛冇水洗過,有齊四個角(白淨)現時時值約一萬元,如果有美國錢幣評級公司比高分評級分數,市值以約數萬元左右。




(2) 1939年版壹圓紙幣
















1939年11月21日起發行,沿用英皇喬治六世肖像,喬治六世 1936年12月11日至1952年2月6日在位,英皇喬治六世本人十分害羞,天生患有口吃。當他得知1936年繼位為愛德華八世的兄長最終決定為了婚姻問題而退位,自己將繼承王位時,他十分不愉快。後來王后好不容易找到一名澳大利亞的語言治療師,成功改善了國王口吃的毛病,並在二次大戰,戰爭初期發表聖誕節國王講話,加強鼓舞國人對抗德國士氣。 1939年6月國王和他的夫人訪問美國,英國的國君訪問美國這還是首次,揭開和美國聯盟對抗德國序幕。1937年7月7日日本全面侵略中國,到1937年底沿海大城市相繼落入日本控制,部份富裕或有才能中國人,逃難由英國保護香港,因而人口一時增加使香港添加繁榮。



(3) 1941年版壹圓紙幣














1941年12月13日至25日發行,這是一個日本入侵香港時應急鈔票,當時因戰亂大部份商店關門,市面出現大量小販現金流動嚴重缺乏,政府為應急徵用在北角有印刷廠的商務印書館,在行將運至大陸一批中國銀行五元鈔票上,加印(香港政府壹元)字樣。 這張鈔票由12月25日香港投降後,連同香港其他鈔票都繼續使用,直至1943年6月港幣和其他貨幣一概禁止流通,如果在市民身上或者家中發現有香港鈔票和其他貨幣一律嚴懲,(以當時嚴懲標準如不當場打死算是相當幸運),在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後,其他港幣都恢復使用,唯獨這一款鈔票因同大陸鈔票相同,容易產生混亂,所以政府在重光之後回收及銷毀,因其流通期只18個多月,是香港鈔票珍品之一。



(4) 1945年版壹圓紙幣








1945年發行,沿用英皇喬治六世肖像,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一個重要的新問題,就是香港主權應該歸屬哪個國家。當時輿論普遍認為,香港是殖民主義與帝國主義的象徵,加上中華民國在戰爭過程中已躋身大國之列,亦希望消除所有不平等條約和治外法權;以及日軍將香港視作廣東戰區的一部分,所以應把主權交回蔣介石為首的中華民國。 另一方面,英國則強烈希望戰後保持所有遠東殖民地,包括香港這個英國的遠東海軍基地及商業中心,所以英國在日本投降前已計劃派軍隊快速收回香港,並盡速建立軍政府,1945年8月30日,英國皇家海軍少將夏愨抵港。 8月31日,夏愨刊憲宣布成立由英軍領導的臨時軍政府,恢復英國對香港的主權。因英國不承認日本戰時軍票,市面缺乏鈔票可用,在這個背景下,英國火速印刷大批鈔票到港,穩定經濟及主權問題。



 (5) 1949年至1952年版壹圓紙幣







1949年4月9日發行。沿用英皇喬治六世肖像。當時,中國大陸正爆發國共內戰,國民黨軍隊兵敗如山倒,半璧江山已淪入中共手中,1949年開始,兵敗山倒的國民黨部隊在炮火中後撤,英國人統治的香港成為難民避難所,「夜晚樓梯口瞓滿人,成條青山道都係咁。女人抱住細路乞食,樓上嘅人用報紙包住冷飯菜汁掟落街,難民猛嗌多謝。」大批國軍來到廣州,來不及登船去臺灣,只好沿鐵路走到香港。「有人仲拎住槍,來到香港邊境先繳械。」------及----- 1952年1月1日發行。二次世界大戰後,國王的健康狀況迅速惡化。由於長期吸煙,喬治六世患有嚴重的肺癌。他最後一次出現在公眾場合是在倫敦機場歡送出訪非洲的長女伊莉莎白。1952年2月6日,因血栓形成在睡夢中去世,遺體安葬在溫莎城堡。



(5) 1952年版壹圓紙幣







1952年7月1日發行。換上女皇伊莉莎白二世肖像。共印有7個不同年份發行,直到1960年因壹圓價值開始降低,而一般市民使用量大增,政府決定用紅銅/鎳金屬做硬幣。 從1951年起喬治六世的健康狀況每況愈下,伊莉莎白開始代替父親出席在公開場合中。那一年她訪問了希臘、義大利和馬爾他。10月她又訪問了加拿大和華盛頓。1952年1月伊莉莎白和她的丈夫菲利浦又訪問了澳大利亞與紐西蘭。2月6日他們在訪問肯亞時得知伊莉莎白的父親已經去世。在她繼位的那一刻她正在一個樹上旅館中。她的加冕典禮於1953年6月2日在西敏寺舉行。








10 則留言:

  1. 我用過綠色壹圓紙幣,交小學學費.
    1960年我大哥比剛剛發行壹圓硬幣做零用錢,
    開心幾晚睡不著.

    回覆刪除
    回覆
    1. I still have some vague memories of the 1952 version Elizabeth II one dollar, but not sure I actually have had it in my pocket as nickel coins became more and more popular towards tbe end of 60s, which happen to be the time in which I started to actually own money~~

      刪除
    2. Pocket money , 60s from P1 to P6 返學一般給斗令( 5 cents ) 至一毫( 10 cents ),
      只能買一樣食品,已經很滿足了.

      刪除
    3. Haha,, dont forget, that 斗令( 5 cents ) 至一毫( 10 cents ) sometimes actually was your brakfast money~~

      刪除
  2. 老豆老母剩低一的軍票仲係度,戰後好多人一夜傾家蕩產,其實兩個島國民族都有共同點,奸狡不仁不義,啲俗稱大棉胎嘅和平後港紙仲有一兩張係槓低,不過又縐又舊,只能作記念而矣。

    回覆刪除
    回覆
    1. The military notes was such a sad story for many Hong Kongers who survived the Japanese occupation, and every year during the anniversary of Japanese surrender, many Hong Kong people still gather in the vicinity of Japanese consulate to seek for compensation, which sadly, as we all know, will end in vain. Its interesting that you talk about the characteristics of islanders, whom many historians would classify as lack of security and invasive, of course, the English are much more skillful in packaging themselves when it comes to governing her colonies, which is the reason why many Hong Kong people( especially those born on or after 1970s, when Hong Kong was in its hay days) still miss the British rules. However, that's another story ~~

      刪除
  3. 我有幾張壹仙紙幣,啡色似公仔紙般大小,
    其中一張A0394936由香港政府發行,無日期,
    50s-60s主要用來交電費.

    回覆刪除
    回覆
    1. I still have, in my custody, a large piles of 啡色壹仙紙幣,, yes, they were given out as exchanges by the banks when you went to pay the electric bills in the 60s and 70s, but the ones I had do not bear any numbers, and no year of issue, which was generally the case for 啡色壹仙紙幣, I am not sure if the issues u have in hand is anything special?

      刪除
  4. "of course, the English are much more skillful in packaging themselves when it comes to governing her colonies"
    同意!不過,那些所謂「懷愐」看來只是選擇性、有目的之回憶,甚至可能加上選擇性失憶。

    回覆刪除
  5. That, my friend, is a complicated subject falling into the paradigm of politics which I believe is not that appropriate to discuss in detail here~~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