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7年7月26日 星期三

小事大驚喜



小時候,一點小事,尤其是好事竟然在自己毫無心理準備的情況之下發生,總可以讓自己驚喜好半天.  你可以說開心的代價竟如此便宜,簡單?也許是,但,對比起今天非常豐富的物質生活,小朋友們暑假去日本旅行都覺得只是不外如是,我認為,我們這一代在某個層面來說是比較幸福,因為罕有,才會覺得真正的愉快,才懂得珍惜。


坐雙層巴士竟可以坐到上層第一行的前座,除了可以飽覽沿途風景外,也可幻想自己是巴士司機,正在駕駛着這輛馳電掣的巴士


* 放學回家午飯,發覺桌上的餸菜竟然不是平日的豆角炒豬肉或者蒸水蛋,而是自己喜歡的罐頭食物如香煎午餐肉或豆豉鯪魚


* 測驗本來準備不足, 走進班房的時候仍是忐忑不安的,此時訓導主任忽然走入班房,宣布老師因為身體不適而告假,這一堂不用測驗,哈哈, 心情之愉快,便恍如放下一塊心頭大石


* 暑假的節目通常是剝蝦和穿膠花,忽然有一天老爸宣佈下午借了輛貨車,讓夥計載我們去深水灣游水(不去淺水灣的原因我想是因為深水灣泊車比較容易,把貨車泊在海灘對面馬路的停車場即可).  回程的時候可在漁市場後面沖身,再吃一碗輭滑可口的冰凍涼粉才回家


* 某個星期天,老媽皇恩大赦,我們可以不用去西豪買兩毫三個的麵包,而係去平香買即煎即賣的牛肉包和豆漿做早餐


* 晚上往斜路仔(即加惠民道)乘涼,回程時經過卑路街尾的蘭香室,被在哪裏做侍應的表哥拉入去,享用我童年的至愛 - 紅豆冰


* 跟老媽去中環逛,其實是陪她去花布街買布做長衫,經過幾個鐘頭漫長的苦等,買到心水的布料後,她偶爾會"良心發現", 帶我去干諾道中和域多利皇后街交界的三興粥麵(原址現已成為翠華餐廳)吃下午茶.  她喜歡吃及第粥,我則會點當時只有三興才供應的小欖炸鯪魚球


* 老爸晚上忽然覺得有點餓,著我們去為他買碗雲吞麵做消夜,剩下的找續則可據為己有(我反應比較遲鈍,這樣的優差通常會被我弟弟搶去)


* 颱風忽然來襲,無端端多了一天假期(額外假期雖然好,但我們都不敢把高興掛在臉上,因為打風期間漁船不能出海,老爸被迫停工,漁欄的生意額受損,他的心情自然不佳,我們亦要識做,不敢喜形於色)


* 在街邊檔玩潛籌抽奬遊戲,竟意外贏了五大元,這筆巨款足夠我做兩天大爺,請同學們食雪糕雪條(當然年中進貢的零用錢遠遠超逾此數)


* 測驗竟然合格,而且分數不差,被老師點名稱讚(所謂稱讚者,不是成績好,只是有進步而已)


* 跟父母去飲宴,因為座位安排出錯,要與他們分席而座,如此即可狂飲汽水而不被制止/𠮟罵


* 放學回家,赫然發覺有親戚到訪,除了會叫下午茶到會外,偶爾可收取其"私人醒"的零用錢,這筆意外之財老媽一般都不用收歸國有,如此又食又拎,端的是人生一大樂事


* 老媽子明明誓神劈願的說不會買電視機,怕我們沉迷看電視不做功課,轉身便宣布已買了個電視,下星期便會送扺家中,其喜悅程度,直如中了頭奬馬票


17 則留言:

  1. 西環大佬所記懷舊,基本跟老鬼相同,地點亦一樣,惟一不同,西環大佬有個"好"老豆,有父子情,另外有兄弟妹哥情,老鬼孤獨一子,幸有老媽子叫做關顧!
    古粵人有言,"無寃不成夫婦,無仇不成父子",老鬼雖說獨子,父子從我識人性開始,從未"親近"過,直至他離世。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講真話,小弟與先父嘅關係從來都唔係好密切,先父係個嚴父,一個好傳統嘅男人,係我印象中從來都不苟言笑,唔好話唔會同我講笑,就算閒話家常嘅機會都唔算多,佢退休之後時間比較多,亦願意講下話當年,但當時我忙於工作,冇乜時間聽佢講故事,但係我心目中,佢嘅形象絕對高大,佢冇時間親子,係因為佢忙於賺錢,養家活兒,佢係一個徹頭徹尾嘅將家庭放喺首位嘅男人,所以雖然我哋雖然冇乜父子間嘅親切接觸,佢仍然係我心目中嘅英雄同埋偶像~~~

      刪除
  2. 原來博主都中意搭巴士坐樓上第一行做司機,我都係。
    我以前食罐頭係「好餸」,款式多,貴過又好食過阿媽煑的十年如一日的家常菜。

    博主講到幫世伯買雲吞麵,係咪用漱口盅呢?當年的漱口盅多用途,家用、外賣,靠晒佢。

    我細路仔時,魚蛋粉好似係兩毫子一碗,有時我病咗,晚上老豆會拿著漱口盅,落樓下街邊專做夜市的車仔檔買一碗畀我食。到我識得自己用錢買來食時,地舖魚蛋粉已經升到五毫子一碗,其時我最中意食牛雜麵,款料多(牛膀、牛肚、牛腸等),不過要加多兩毫;而家一碗街坊魚蛋粉最平好似都至少二十蚊,平均就卅多元一碗,啲魚蛋又無以前咁有魚味。好懷念以前的食物味道。

    回覆刪除
    回覆
    1. 係呀,嗰陣時係用潄口盅買雲吞麵架, 60年代嘅雲吞麵分細蓉,中蓉同埋大蓉,即係細雲吞麵,中雲吞麵, 同埋大雲吞麵,細蓉三毫,中蓉五毫,大蓉七毫,記得個雲吞麵老闆同佢買雲吞麵外賣,臨行前佢一定會提醒一句,細佬快啲食啊,唔係啲麵會淋,我覺得個陣時做生意嘅人嘅人情味好濃,表面上好粗魯,其實可以細心同埋好人。另外你唔知仲記唔記得,當時如果你叫葉雲吞麵外賣,啲夥計送雲吞麵上嚟嘅時候,會用水煲裝住啲雲吞麵湯,同你擺開啲雲吞麵之後會逐碗將啲湯酌落去,咁樣就可以擔保啲湯唔會浸淋啲麵,呢個做法真係好專業~~

      刪除
    2. 我的情況,我家附近大排擋雲吞麵,肥肉多蝦肉少,不大好吃,所以要吃雲吞麵/水餃麵,我們家一定是去茶餐廳吃才覺正宗。你提到外賣,係咪指茶餐廳?但茶餐廳雲吞麵是無分大、中、小的。大排檔人手踼晒腳,應該無法送外賣,可能你住的西環區人情味重,加上你家是富戶(做魚市場生意),所以生意人互相俾面,做埋你家的外賣…我估下咋… :P

      刪除
  3. 小弟當然唔係大富人家啦,就算小康之家都唔算,老爸初到西環嘅時候只係夥計仔一個,我哋只能住喺鋪頭寫字樓嘅劏房,方圓唔夠一百呎,環境慢慢改善係老豆早出晚歸嘅辛苦成果.至於雲吞麵外賣, 60年代一般茶餐廳係冇雲吞麵賣,我哋係喺街邊大排檔檔叫雲吞麵,具體方法系要個細佬落去大排檔落單,然後有夥計送上門,方法非常原始,但當年嘅運作情況又係咁,大排檔連電話都冇,要由人手來往溝通~~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Anthony兄回應。或許港島不同地區有不同做法:大排檔當然有雲吞麵,有大細碗,但無水餃麵(較高級),所以吃水餃麵,只能到專門做粉麵的茶餐聽吃,他們做得水餃,當然做埋雲吞,以至魚蛋粉等,還有水吧,沖杯咖啡奶茶,賣埋三文治;七十年代,這類茶餐廳愈做愈大,後來做埋飯類。西環區可能沒有我上文說的粉麵茶餐聽,所以大排檔是雲吞、水餃都做罷,否則,居民無緣吃更高消費的水餃麵了。

      刪除
  4. 記憶之中,西環嘅茶餐廳比較正宗同埋保守,意思即係話茶餐廳提供嘅主要係西式食物,譬如多士,三文治,飲品就係奶茶咖啡,紅豆冰等,當然亦都有碟頭飯,但係就唔會有雲吞同埋水餃麵,至於小菜茶餐廳則遲至90年代才出現,我記得當然全堅尼地城最好的茶餐廳是位於吉席街的龍華,他們的鴨腿湯飯獨步西環,但已經有人批評說龍話不務正業,不應該提供中式食品,由此可知,當年的人對茶餐廳的要求甚為純正~~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Anthony兄對西環情況的陳述,我現在對六十年代的西環有更多了解了。

      我當年住港島東區,兒時吃水餃麵確實入粉麵茶餐聽,至於紅豆冰、雜果冰、雪糕新地之類,就必須到冰室才有,我區的冰室只賣西式輕餐飲,沒有港式碟頭飯。我剛才試著查維基,內有冰室的基本介紹,符合我對六十年代的記憶。
      https://goo.gl/gV8ZxK

      在我印象中,我區的茶餐聽至少分兩種,一種是粉麵茶餐廳,它們以地舖而不是大排檔形式售賣湯粉麵(例如水餃麵),兼賣奶茶咖啡三文治;另一種茶餐廳,沒有魚蛋粉雲吞麵,只有中式食品如乾炒牛河、西式食品如湯通粉會意粉等。茶餐廳之外,還有一種較正式的(西)餐廳,比較高級,可吃扒,但這類西餐廳是題外話了。

      刪除
    2. 在小弟的記憶中,茶餐廳兼賣粉麵以至燒臘,應該在80年代才出現/普及,起碼在我的童年時代,茶餐廳所售賣的食物是比較簡單,譬如西式餅食如蛋撻麵包,以及多士和碟頭飯等,要吃雲吞麵就必須幫襯雲吞麵檔,要吃燒味便要幫襯燒臘店,所以那時候的食肆是比較壁壘分明的~~

      刪除
    3. 前文從未提及燒臘,未知何故將這元素加入茶餐廳。在六七十年代,燒臘飯店是另一類中式食肆,跟當時的茶餐廳無關,雖則今日一些茶餐廳也許有燒臘部。

      我查維基【茶餐廳】,在「食品」一節裏,就清楚寫上「部分的茶餐廳會有魚蛋粉、雲吞麵等潮式粉麵供應,這類茶餐廳的名字通常叫做『粉麵茶餐廳』。」
      https://goo.gl/rZnGDh

      在港島東區,粉麵茶餐廳在六十年代就有,東主銷售潮式湯粉麵,既有錢開地舖,實無道理只准他們開路邊大排檔。我曾問Anthony兄在六十年代到哪裡吃水餃麵,兄從未回答,西環的大排檔有水餃麵嗎?若否,那就要到粉麵茶餐廳去。當然,我相信兄說西環沒有粉麵茶餐廳,也極可能沒有水餃麵;但東區有。

      刪除
    4. 哈哈,貴兄對茶餐廳這個題目鍥而不捨,估計應該有些童年情意結吧。總結我這幾天的回應,記憶中我童年所接觸的茶餐廳絕大部份都是提供一些比較簡單的食物,粉麵茶餐廳和燒臘茶餐廳要到起碼要到八十年代才在西環出現,我的理解是其實七十年代經營茶餐廳已經算是較為高級,茶餐廳以上有餐廳,譬如愛皮西餐廳,雄雞餐廳等,茶餐廳以下則有各色各類的大排檔,有西式茶檔,有雲吞麵檔,當然顧客是需要露天而坐的了。至於你問西環有冇水餃麵,呢個問題又真係幾得意,因為我假設買雲吞麵嘅應該都會賣水餃,但諗深一層,似乎坐低都係叫雲吞麵,好少會叫水餃麵,所以我唔敢肯定係咪所有雲吞麵檔都會提供水餃,不過我估應該有,冇理由吞面就真係淨係買雲吞咁專一啩~~

      刪除
    5. 嗯,我無情意結,反而覺得Anthony兄常滑離論題,我是試著扳回正軌。兄一直堅持西環茶餐廳的保守作業是香港正宗,甚至否定六十年代有粉麵茶餐廳的存在,是違反事實的,又不時扯入不相關的小菜茶餐廳、燒臘茶餐廳之後起,來類比粉麵茶餐廳之後起,邏輯上也有問題。六七十年代茶餐廳的經營模式至少兩種,我前帖已述,不贅。

      兄現在仍然否定六十年代有粉麵茶餐廳。我肯定有,前帖已表,「兒時吃水餃麵確實入粉麵茶餐聽」(除非你認為我講大話)。其餘理據如,一、大排檔做平民生意,我從未見過其中有賣較貴價的水餃麵,你亦承認未見過,所以吃水餃麵只能到粉麵茶餐廳;二、無理由認為賣潮式粉麵必須限制在路邊大排檔,誰有錢都可開地舗;三、維基寫有粉麵茶餐廳的存在,雖然並無提及始於哪個年代。

      兄若堅持粉麵茶餐廳只始於八十年代或打後,我亦不再論了。笑。晚安。

      刪除
    6. 哈哈,唔好意思,可能係小弟記憶有誤,若如是僅此致歉~~

      刪除
  5. 西環大佬,你想逃走? 哈哈, 唉!唉!唉!
    家陣香江文化,唉!唉!唉!
    家陣香江人心態,鞋!鞋!鞋!
    總之,我要啱晒!哈哈,呵呵!騎騎!
    同情…。

    回覆刪除
  6. 嚇?小弟絕無著草之想, 安兄何出此言?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