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7年2月26日 星期日

一張海報的聯想
















三張並排的演唱會宣傳海報















Tom Jones 















James Taylor  












Sting 




前幾天走在路上,忽然給一張演唱會海報吸引駐足觀看,其實說一張是錯了,正確的說是三張剛好貼在一起的海報,其內容是三位即將蒞港開演唱會的殿堂級"老嘢"歌手的宣傳海報,他們依次是 Tom Jones (76歲),  James Taylor (69歲), Sting (65歲)。



我和三位歌手都有着不同的時空交接,此所以看到三張並列海報時內心竟泛起絲絲漣漪,並掀起浮想聯翩.  先說James Taylor,七十年代校園民歌之風方興未艾,我唸中學時也湊興學過結他,也參加過不少本地的民歌演唱會,那時候本地民歌手多捧 Peter, Paul and Mary, Brothers Four, The Seekers等等,比較反叛的會唱Bob Dylan, Joan Baez的反戰和反建制的歌.  James Taylor的歌由於比較中性,沒什麼議題,所以較少人唱,但珍珠始終是蓋不住的,他的幾首經典如You've got a friend, Fire and rain 等都是露營camp Fire 時必唱的金曲,尤其是畢業之際,大夥兒聚在一起,高歌 " You just call out my name, And you know wherever I am, I'll come running to see you again, Winter, spring, summer or fall, All you have to do is call, And I'll be there, yeah, yeah, yeah, You've got a friend",一股䐘意便不覺從心中升起.  此後天涯路遠,大家各奔前程,但心中都明白,再也找不到如中學同學般純淨的友誼。  不知怎地,說起James Taylor,我腦海中立即響起的,是他與 Paul Simon 和 Art Garfunkel 合唱的 " What a wonderful world".   三個都年過三十的大男人,以柔和感性的聲線唱 "Don't know much about geography, Don't know much trigonometry, Don't know much about algebra, Don't know what a slide rule is for, But I do know that one and one is two, And if this one could be with you, What a wonderful world this would be" .  那是少年十五二十時的少男情懷啊, 這幾個年大男人怎可唱得如此自然,流暢?理所當然?幾十年了,什麼trigonometry, algebra我都已奉還當初的老師,唯獨那懵懂,羞澀的初戀,仍然在 James Taylor的歌聲裏流轉。


 Tom Jones則是另外一個故事,初聽他的歌聲,當然是那首永恆的 Delilah ,那當兒只覺得他音域遼闊,洪亮不凡,但年輕人嘛,對主打soft pop的歌星有點看不在眼內,覺得他們層次比較低,沒甚深度,所以即使不抗拒聽他們的歌,但也不敢向人承認,(其情況便恍如八十年代白領上班一族,不會告訴你 "我琴晚睇歡樂今宵"一樣),寧可跟大隊聴hard rock band如Rolling Stone, Led Zeppelin, The Who 的歌,起碼都要是有型有格的歌手,好似David Bowie , Janis Joplin ,後來年紀漸長, 聽歌的口味兼收並蓄,逐漸可以接受諸如Tom Jones,Engelbert Humperdinck的歌,其實能夠䇄立樂壇幾十年殊不容易,起碼他們一開聲,你便知道是誰在唱歌,即如八十年代的林子祥,甄妮,"冇翻咁上下唱功", 怎可行走江湖幾十年而不倒?



老Tom 今年已屆76歲,有朋友前兩年聽過他演唱會後,覺得他的中氣稍嫌不足,在要"嗌"的歌位上要由和音補足,我想要一個76高齡的老人家嗌足全場是有點強人所難了,其實看這些六十年代已然成名的歌星的演唱會,所求的不是他們能交出巔峰時期的水準,只要看着他們在台上,以真身唱出自己的首本名曲,把自己帶回一片綠茵的記憶,便於願足矣。The old house is still standing , tho' the paint is cracked and dry, And there's that old oak tree that I used to play on. Down the lane I walk with my sweet Mary, Hair of gold and lips like cherries.  It's good to touch the green, green grass of home.  現實有時候壓得你直如 " Four grey walls that surround me",能讓自己透透氣,找回心靈上的green, green grass of home.,總是好的。



三人之中最沒感覺的反而是Sting,他來自Newcastle,是我赴英唸書的第一個落腳點,所以對他有額外的親切感.  Sting是英國New Wave Band Police的靈魂及主音歌手,名曲包括Message in a Bottle (1979年)和 Every Breath you Take (1983年),Police 的音樂多以重弦結他伴奏,頗收振奮神經之效,俗一點來說便是 "易入腦".  Sting 1984年離隊,其音樂趨向多元化,加入 Jazz, Funk, Raggie, Soul等元素, 兼收並蓄,但始終突破不了他在 Police時期的成績.  我與 Sting曾有一面之緣, 八十年代中離英返港前在倫敦一個專門玩冷門音樂的club踫上他,除了作為座上客外,他亦 客串上台唱了首歌.  我不是他的fans,所以無甚感覺,現在回想起來,有點後悔當年沒有在英國多看幾場演唱會。



說起看演唱會,我雖是窮學生, 但在英國唸書期間也看了不少演唱會, 最難忘的首推七十年代末在 Newcastle City Hall看 Queen的演唱會,那是舞台皇者 Freddie Mercury全盛時期的演出,其台風,其霸氣至今無人能及,也讓人念茲在茲,此所以我現在很少看演唱會了,你可以笑我是老餅,但我堅持在最美好的時代看過最優秀的表演,真的不想被今日眼前的演唱會破壞純美的回憶.  所以, Tom Jones也好,James Taylor也好,還是算了吧,我寧可放一張CD ,或者翻看video ,重溫他們英姿勃發年代的風采。


8 則留言:

  1. 70年代Tom Jones fan club 係Sina Tsang 做 Present.因為fan club party 有請佢。(I love old song )

    回覆刪除
  2. 對不起,請問是Sina Tsang 是何方神聖?,70年代已Tom Jones Fan Club的會長,相信應該是個頗為前衛的人物~~

    回覆刪除
  3. 當年她是某中學名校書院女,約17歲當然是Tom Jones fans .經Tom 同意在香港成立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是啊,70年代末我在商台曾經做過客串DJ ,那時候很多 Cliff Richard,貓王Fan club 的會員寫信到電台點唱,尤其是他們偶像的生日期閒,點唱信便如雪片般湧入電台,為他們的偶像送上祝福~~

      刪除
  4. 叉開話題,看奧斯卡頒獎,見到頒奬嘉賓,竟是華倫比提同菲丹娜惠,OMG!完全認不出來,鷄皮鶴髮,二人一絲以前的俊與媚都蕩然無全,驚嚇!馬上轉進衛生間,對鏡自照,忽然心悸兼難過,啊………老!真是可怕,是天主對人的一種最大"虐待"!

    回覆刪除
    回覆
    1. 咁誇張?生老病死是人必須經過的循環,當然從事演藝事業的藝人們靠色相搵食,年青時男的俊朗,女的美艷,到如今色衰老馳,再以真面目登場示人,觀眾們難免會以他們昔日的美貌與今天的容貌相比,看見落差如此大,心中當然不免有些難受,此所以我的網誌每當論及當年紅星時,都會選擇刊登其年輕時的照片,誰會想看他們今天老態龍鍾的容貌?自故美人如明鏡,不許人間見白頭~~

      刪除
  5. Anthony你好,看了你的一篇有關西環尾菜欄的網http://oceandeeop3000.blogspot.hk/2015/09/blog-post.html

    由於本人正進行相關資料及舊照片搜集,希望與你聯絡查詢相關資料。
    如蒙應允,可回覆電郵至chankaching625@gmail.com
    先此致謝!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