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6年3月16日 星期三

瀕臨絶跡的小食




日前往沙田龍華酒店午膳,道旁偶遇童年的街頭小食; 炸蘿蔔餅.  惜因剛酒足飯飽,肚皮已無空間容納, 只得作罷.  但此番邂逅,勾起我對童年小食的回憶,五, 六年代這些小食隨處可見, 小販們以手推車的形式在街頭巷尾擺賣,你根本不需知道他們的芳蹤,只要憑着香味尋索,不難找到他們的開檔處.  然而時移勢易,因種種原因,街頭小販已絕跡於街邊,而這些小食亦隨而慢慢被淹沒在時間的洪流中.  你若問一些生於千禧年後的年青人,我相信他們對冷糕,炸蘿蔔餅都會茫然無知,木宰羊.  以下我所介紹的小食大部份已消失在主流的餐飲桌上,即使近期流行的入舖小食檔也不會供應, 以其製作麻煩,經濟效益不高之故.  然而這些美食能風行一時,又豈無其曾稱霸街頭的原因 (當然童年味覺的回憶也是我要向你們介紹它們的原因).  以下幾種小食,各位曾品嚐過幾多種,又對幾多種有認識呢?



(1) 冷糕


冷糕之名的來源已不可考,其中一個說法是因為冷糕其實源自潮州,是潮州人的食品, 故此以 "冷" 名之,一如 "打冷" 即指吃潮州菜般.  記得唸中學時太平戲院前地有檔冷糕, 冬天走過時看到那些剛烘好,熱呼呼,脆卜卜的冷糕,都會止不住纔嘴買一塊來吃.  冷糕其實是一個用平底鐵鍋烤烘的大餅, 其製作方法跟雞蛋仔差不多,只是多了個 "落饀" (餡料大多是花生碎, 砂糖, 芝麻等)的步驟; 做法是將蛋與砂糖, 奶拌勻,然後再加入梳打粉,麵粉攪勻至沒有粉粒,最後加入牛油溶液拌勻做成粉漿, 然後將平底鍋用火加熱後倒入粉漿加蓋焗約三分鐘, 開蓋加入花生、糖碎及芝麻於左半邊,再將另右半邊反上面做成夾餅,即可切件奉客.


冷糕雖然已絕跡於入舖小食檔,但原來近年卻如神龍見首不見尾般閃現於一些小檔; 約十年前維多利亞公園大門口處便有一位阿伯擺檔賣冷糕,但不旋踵即消失於人海中.  去年油麻地廣東道有一位譚姓師傅瑟縮在粥舖內擺檔賣冷糕,但被食物環境衞生署指其檔位「無入則」兼「電線位唔合格」,遭趕盡殺絕,故此此檔冷糕有如蕓花一現般匆匆落幕.  要吃冷糕, 除了去澳門外,大埔安慈路還有一間有售, 但聽説供應不太穩定, 遲去者恐有向隅之虞. 













冷糕 1















冷糕 2











冷糕 3












冷糕 4










冷糕 5


(2) 炸蘿蔔餅


炸蘿蔔餅也是我童年至愛的街頭小食之一,以其剛炸好時熱呼呼,夠脆口,餡料超豐富之故也.  炸蘿蔔餅又名 "炸油糍",鄉間有很傳統的名字叫 "阿嫲叫",惟不知緣何因由.  炸蘿蔔餅的製作方法說簡單不簡單,說複雜不複雜,先將白蘿蔔絲,紅蘿蔔絲,蝦米仔和葱花等餡料混好,然後放入炸模 ,跟著倒入調好味的粉漿粉漿 (主要是以麵粉,胡椒粉溝成),再放入滾油炸三幾分鐘至脫模便成.  吃炸蘿蔔餅有個竅門,那便是一定要趁它熱騰騰"辣口"的時候吃,若待它冷卻後才吃,只會覺得軟腍腍 ,滿口油膩, 跟熱呼呼的時候是兩碼子的事.  炸蘿蔔餅在市區的小食店不多見,若要吃新鮮的炸蘿蔔餅,可往沙田龍華酒店的入口旁的小食檔, 或者元朗流浮山覓尋.
















炸蘿蔔餅 1












炸蘿蔔餅 2









炸蘿蔔餅 3












炸蘿蔔餅 4





(3) 糖蔥餅


糖蔥餅是甜食, 其做法先是以面粉拌水攪成粘糊狀,在熱煱中烙成壹張張其薄如紙的餅皮.  之後用白糖和麥芽糖再配少量麵粉反覆蒸煮以去掉水分,冷卻後即形成韌脆的質地,再把它拉成中有蔥孔的長方形, 便成為糖蔥。糖蔥很容易拗碎, 售賣糖蔥餅時先攤開薄餅皮,放上適量長度的糖蔥塊, 再灑上花生芝麻碎,包卷後便成糖蔥餅.  



小學的時候唸八達書院, 其所在位置即今日卑路乍街末端東華百年大樓處.  由於學生眾多,學校前面那條行人路便成爲小販們的專用區,有賣雪糕的,賣豬腸粉的, 賣炒粉麵的,賣滷水小食的,但我最深印象的卻是糖蔥餅佬,之所以對這個糖蔥餅佬有深刻記憶,並非他所賣的糖蔥餅特別好吃,而是他兼營賭業, 其賭法是在竹簽上以紅色顏料塗上一至六個小點, [賭客]付上一毫,即可從簽筒中抽六支簽, 其點數加起來高於30即可獲獎六件糖葱餅(市值六毫).  現在回想起來也覺好笑, 先不說我其實不甚喜歡吃糖葱餅, 即使再喜歡, 一個小孩子如何解決六件糖葱餅? 事實上我真的曾遇上這個困局-嬴了六件糖葱餅, 結果是撑了我一整天, 晚飯連一口都吃不下. 













糖蔥餅 1 












糖蔥餅 2 











糖蔥餅 3



(4) 醃酸蘿蔔/酸薑


另一種我鍾愛的街頭小食是醃酸蘿蔔/酸薑.  成長於六,七十年代的小孩子怎會沒吃過?那賣醃酸蘿蔔/酸薑的小販推著個如梯田般的手推車,上面如樓梯般分了幾行,而每行都擺滿著一瓶瓶的醃酸製品, 如酸蘿蔔,酸薑, 醋喬頭等.  不知怎地每次看到這些醃酸製品我的口水便會忍𣎴住倒流,從口袋里掏出幾毫子幫襯.  我最愛的醃酸製品不是酸蘿蔔,而是原個酸薑,以及原條鹹酸菜.  我最喜歡拮條鹹酸菜,灑上芝麻,再抹把芥辣,簡直便是人間美食.  十多年前我曾在維多利亞公園永興街出口處踫過賣醃酸製品的小販,現在當然已經不知去向了.  今天要吃醃酸製品,仍可去醬園買,但味道和感覺完全不同,前陣子我走過某醬園,想買塊酸薑吃,原來現在已沒有整塊酸薑賣,有的只是日式餐廳供應的,已切薄片的酸薑,吃下去是酸多於辣,也沒有咬口,完全失掉了童年的味道.














醃酸製品 1











醃酸製品 2











醃酸製品 3



(5) 錦鹵雲吞



我對錦鹵雲吞的記憶源自小學二三年班時爺爺從澳門來香港旅遊,我們全家去虎豹別墅玩,之前往中環月宮酒樓飲茶.  小孩子嘛,對酸酸甜甜的味道甚有好感,加上錦鹵雲吞的餡料甚為豐富,所以一吃鍾情。奇怪的是當時一般酒樓早午市都很少以此奉客.  童年時我多在跟老爸飲下午茶的時候才能吃到,因此倍加珍惜.  現在酒樓供應的錦鹵雲吞大都是簡化版,在甜酸醬中放些叉燒,青椒,番茄,頂多街一兩隻蚊型蝦仁便告交差, 且收費並不便宜, 大約在八十至一百元之譜.  其實錦鹵雲吞的重點應在饀料(行內稱爲鹵料) ,傳統錦鹵雲吞的 "鹵料" 應有魷魚, 大蝦, 珍肝, 叉燒, 配以洋葱, 青紅椒等.  現代人重視炸雲吞而忽略鹵料, 𣎴啻是暄賓奪主了.













錦鹵雲吞 1












錦鹵雲吞 2












錦鹵雲吞 3



(6) 涼粉/大菜糕


小朋友嘛,當然喜歡吃冰凍的東西,舉凡雪糕雪條等都是我的至愛,但雪糕雪條可望不可即得,(因為價錢較貴,不是隨手可得),於是退而思其次,冷凍食品除了雪糕類外,其實還有啫喱,涼粉和大菜糕可選; 我記得童年時跟大哥哥們去鐘聲和金銀泳棚游泳,游泳完畢後在回家的路上總會遇上一檔涼粉, 涼粉浸在銻盆中, 銻盆中央放著一塊大冰, 只見那涼粉佬把涼粉放在手心, 三兩下手勢把一磚涼粉切粒入碗, 再澆上一匝糖漿奉客, 其爽滑的口感我至今仍是記憶猶新, 套用一句廣告信術語: 那可能是世上最好的涼粉.


自從家裏買了雪櫃後,老媽偶然都會自製一些大菜糕和啫喱來吃,但她認為啫喱是人造色素的產品,多吃無益,所以比較喜歡做大菜糕,說是比較正氣.  說起大菜糕,我最深印象的是澳門司打口那個大菜糕佬做的大菜糕,不知怎地總覺得他的大菜糕有種獨特的香味,這種味道今天怎麼樣也找不回.  今天說起大菜糕,人們都會想起澳門官也街街口那家賣大菜糕賣到街知巷聞的莫義記,但不知怎的,每次經過看見舖內林林總總,各種口味的大菜糕,便提不起興趣來買,(當然也有原味的大菜糕),也許是不想破壞童年味道的回憶吧.













涼粉 1












涼粉 2











大菜糕 1











大菜糕 2




本文只記述幾種印象最深的童年街頭小食,但六七十年代街邊檔所提供的食品種類又何止於此,隨手舉例有炸蝦仔餅,炸軟殼蟹仔餅,煨魷魚,炸大腸, 即炸魚蛋等, 有機會再和各位分享我對這些小食的情懷吧.


又及: 各位若對懷舊小食有興趣, 可瀏覧我早期網誌 "童年美食".  



47 則留言:

  1. 酸薑,在兒時家母會自製,懷念。兒時反而多吃雪山及牛奶公司三色雪糕。糖蔥餅何以冇蔥呢?

    回覆刪除
  2. 糖蔥餅又名糖蔥薄餅、錢蔥薄餅,是「糖蔥」和「薄餅」兩種食品合二為一,由一層圓形的薄餅包住裡面的白色長條狀的糖蔥,糖蔥是以煮熔的蔗糖或麥芽糖拉打成白色的中空條狀,狀似蔥白並排粘在一起,故名「糖蔥」,沒有蔥的成份~~

    回覆刪除
  3. 全部食過哂。
    冷糕---我o地叫夾餅, 以前同一檔會賣埋另一餅 , 類似現在的Wafle, 但只加糖練奶花生醬。
    炸蘿蔔餅 --- 一定要加辣醬才好味。
    酸桃、酸雪梨、酸木瓜,現在少有。

    回覆刪除
    回覆
    1. 其實我並不喜歡吃酸桃、酸雪梨、酸木瓜等醃制生果, 以其破壞了生果的本味, 但醃酸薑和大芥菜則另計~~

      刪除
  4. 冷糕等如㚒餅?看圖不像。

    回覆刪除
    回覆
    1. 廣義來説冷糕可歸納成㚒餅一類, 但內里文章卻完全不同~~

      刪除
  5. 除了錦鹵雲吞少吃,其他是童年極品。

    回覆刪除
    回覆
    1. 其實錦鹵雲吞不算街頭小食, 它與灌湯餃應被歸類爲傳統酒樓的特點~~

      刪除
  6. 去西林寺條小路兩旁當年好多炸檔,除咗蘿蔔餅,炸蝦仔餅,油炸蚧,炸蕃薯都令人懷念。部份店鋪有海鲜供應,店員喺門口拉客,出口又出手,都幾强迫性架,而家唔知點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抱歉, 我甚少去西林寺, 故不清楚該處的市場廝殺的盛況~~

      刪除
  7. 咁有冇綱友知去西林寺條路現況點呢?

    回覆刪除
  8. 非常少時去過西林寺,只記得吃了一碗豆腐花,之後變得很破落,被人遺忘,近年被重修,有似樣的路可到。

    回覆刪除
  9. 但係嗰路兩旁D小食檔而家仲有無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只是遙望,不覺有小食檔,因遊人不常見o

      刪除
  10. 冷糕~~~老鬼同意另一位網友所言,細路仔時我地大人叫做潮州夾餅,係中環三十間帶都好多賣。
    大菜糕,曾經為咗佢,俾老豆當街掌摑,就係伊利近街,當年小販用個圓盤,俾靚仔轉,好彩轉多一二件,唔好彩,一毛斗零食咗你,有一日,走去博彩,俾老豆見到,兜巴星,原因係,你走去睹!

    回覆刪除
    回覆
    1. 其實我最近才知道此種街頭夾餅的大名叫冷糕, 童年時我只櫳統地稱之爲烘餅或夾餅, 坦白説冷糕應屬烘餅之類, 何故稱之為糕, 真是木宰羊. 講起以街頭小食為賭博的"彩頭", 除了糖蔥餅外, 我記得澳門司打口那個大菜糕佬也開賭, 其賭法是將鐵釘分佈在一塊木板上, 然後把木扳斜放, 最後以𣎴同顏色的波子從木板上方滾下去, 賭仔們若"買中"那粒顏色的波子最先抵達木板的下方即算勝出, 獎品當然是大菜糕~~

      刪除
  11. "所以對這個糖蔥餅佬有深刻記憶", 哈哈,老街坊!!!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也記得那個糖蔥餅佬? 哈哈,咁你有冇賭過?

      刪除
  12. "因此倍加珍惜. 現在酒樓供應的錦鹵雲吞大都是簡化版,在甜酸醬中放些叉燒,青椒,番茄,頂多街一兩隻蚊型蝦仁便告交差, 且收費並不便宜, "------唉,家陣有都係形如垃圾,唉!
    舊年返港,大仔知道老鬼懷念此"美食"特別帶我到某"高尚食肆"叫了俾老鬼,菜到了,一盤泠水照頭淋,何解,唔講咯,不過兩個小魔怪小孫女,食到津津有味。

    回覆刪除
    回覆
    1. 安兄兩位乖孫對傳統中式菜餚的認識與我輩相去甚遠, 難得吃得津津有味, 也算是他們的福份, 至於我等"老嘢", 只能怪自已嘴刁, 太堅持當年的味道罷~~

      刪除
    2. 西環大佬有冇返澳門行下咁?呢兩次返港都有去澳門街,因有死黨老友係度,我老表帶我去咗十六浦搵食,簡直係仙品,一檔係甜品,另一檔係豬骨粥,糯米飯,嘩!搵返靚仔時味道。
      果檔甜品嘅芝麻糊直程係…講起都流口水,係香港係冇過咯!
      晚間才開檔,大佬如果返澳門,去試下睇下老鬼有冇吹水。係巴素打爾街同爹美刁施拿地大馬路附近。

      刪除
    3. 有機會去澳門一定按圖索驥~~

      刪除
    4. 芝麻糊好快賣完架。

      刪除
  13. 大菜糕那個獅龍時期係可以做到幾層唔同色架!好鬼吸引,係一盤,一盤咁,切為二乘三吋咁大!
    如今最為懷念係卥味佬,係用竹筐載住賣果種,小販楂住把好鬼細嘅菜刀,乜都係切小小,咁就神砂不見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唔知點解, 我至今仍堅持只吃原味(最多加蛋花)的大菜糕, 而對那些加入其他味道(如甚麼綠茶, 杧果)均敬而遠之, 你可說是𣎴可理喻的堅持~~

      刪除
    2. 老兄的説法, 小弟深有同感~~

      刪除
  14. 鹵味的確很貴,以前返學近西邊街,午飯時有幫襯,一蚊幾毫只得兩片腎或豬耳.

    回覆刪除
    回覆
    1. 唉!以前咗我都唔知進貢咗幾多零用錢俾八達門口個矮仔卥味佬~~

      刪除
  15. 舊年返港,周圍揾食,唔知點解,硬係唔同咗以前味道,不論大牌檔又好,茶餐廳也好,大酒樓,細酒樓,乜之蓮名店,都係冇癮,可能年紀大咗,味蕾壞咗?
    不過又唔係噃,返到上海,往昔同事帶我大街小巷,樣樣都好食,(冇去名店),在上海揾食時都係喜歡去街坊舖,除咗請客戶。

    回覆刪除
    回覆
    1. 基本上係近年嘅食材已經唔係用傳統方式種植同飼養,故此冇辦法食番以前嘅味道。小弟10年前左右喺廣州外圍接近農村地方依然可以食到童年口味嘅走地雞同豬肉,不過呢幾年都已經冇埋!所以唔係味蕾問題而係食物同烹調問題。

      刪除
  16. 再返香江,要捉住西環大佬揾食,有冇邊度有好粥???

    回覆刪除
    回覆
    1. 唉!老實説, 我都唔知香港有乜好野食, 舊式食肆執下一間, 執下又一間, 新開嗰啲又真係唔多啱口味, 有時候"斥"起條筋, 會去老區如深水埗, 長沙灣, 筲箕湾等地踫運氣, 惟大多是失望而回~~

      刪除
    2. 講起筲箕灣,真係好唏噓,想當年,係蛇王中心,其中一檔魚丸麫,真係留低不少腳毛,唔知乜時間開始,香江多咗一的所謂美食家,係報紙吹下水,最起初吹香港仔魚旦,但係老鬼班蛇王"全部"舉手舉腳話筲箕灣魚旦才是霸主,該檔其中一企枱"馬騮",超人也,記性好到不得了,計數埋單又係快過計數機,幾多人都好,落單永無失拖,唔使寫紙仔!
      呢幾次返港都有幫趁,不過一次比一次失望……………不過,越來越旺噃!當然梗係望人地富貴,自己味蕾退步,唔關人事。
      唔知點解,總係覺得六七十年代的嘢好食的,其中有一間客家佬粗嘢"醉瓊樓",果的粗飯諗番都有味,好簡單咋,盬焗雞飯,東江豆腐飯,係咁多嘞………。

      刪除
    3. 我估我知道安兄所指的筲箕灣那檔魚丸麫是那一家. 醉瓊樓當年分店遍佈港九, 是我童年經常幫趁的酒樓之一, 以其大件抵食也, 現應只有兩間仍在港營業. 另一家與醉瓊樓"齊名"(意謂經濟抵食)的酒樓是泉章居, 多年前只有一家開在波斯富街利舞台對面, 近年則越開越多, 數目已超越醉瓊樓, 可謂十年河東, 十年河西也~~

      刪除
    4. 泉章居走中高檔,前年返港,約了堂妹們同佢地兒女係果度食飯,中中亭亭,不過不失。
      唔知你鍾唔鍾意食牛雜,老鬼好鬼鍾意,不過又係,好難有"好"嘅咯,一係味精太重,一係唔湯唔水,又係前年同舊年,去番中環加咸街果度,水記還在,水準還在,不過三不賣,好多假期,禮拜天唔使旨意開檔。另外,好少粥舖有牛雜粥賣咯。
      僑居地近年飲食業改變咗好多,上海高檔菜多咗,香港店少咗,大多市就唔知咯,僑居地粵菜及飲茶,水準又係向下行,最好的時光係九七前後。
      上次返來,老同學約去銅鑼灣鳯城,還有舊款點心,開心不已,最失望係中環蓮乜咯,B貨,不過生意好到得人驚。
      西環大佬多數去邊飲茶,相信你都係人在中環吧。

      刪除
    5. 我間中都會去皇后大道西那間蓮香居飲茶,那裏的點心並非做得特別出色,我去那裏主要是因為飲慣飲熟,懷舊情意結作崇罷了. 講開又講,鳯城所做的點心的水準其實不差,他們所做的幾個懷舊點心頗具水準,我是鳯城上環近西港城分店的常客~~

      刪除
  17. 我住在沙田龍華酒店附近,由於亞媽跟攤販熟悉,故此小時候經常有免費炸蘿蔔餅食,食後滿口千年油,長大後不敢再試.

    回覆刪除
    回覆
    1. 𡃁仔嗰陣都知啲煎炸檔用千年油, 不過嗰陣冇咁講究衛生, 懶理佢千年油, 或者萬年碟(即上手食客食完即"係咁依"過一下水即裝食物奉予下一個客人), 總之食咗至算~~

      刪除
    2. 僑居地食肆嘅千年油好值錢架,"全部"回收,知道收來做乜嘢?
      飛機燃油!所以深圳河之北嘅仁文,正式係聰明笨伯,好嘅唔做,做的靠害及"賤價"。
      好似假雞蛋,李超人真好嘢,用嚟俾素食者用,上咗市咯!
      復活節活動,兩個小孫女去咗唔知乜中心,學做假雞蛋,為肖為妙,仲話營養唔錯,影咗的相俾老友。

      刪除
    3. 無論時代和科技如何進步, 始終很難説服自已以人造蛋代替雞蛋, 當然依家通街都賣緊素火腿, 素香腸等替代品, 但假雞蛋好像有點怪怪的~~

      刪除
  18. 嘩!唔係咁離譜嗎?講飲講食都被G台刪咗?講食牛雜噃,乜其他嘢都唔掂,都刪咗???
    真係要轉台先至得,唉,不過冇台可轉,佢惡晒。
    主要係講家陣牛雜麫,好嘅難揾,一就係味精太重,二就係唔湯唔水,唔諗,中環加咸街仲有一檔水淮維持,另外,好似冇乜人賣牛雜粥!內容就係咁,都刪??!!

    回覆刪除
  19. Thank you for sharing the most valuable picture and stories,Ii was live in shek tong tsui at the past , I always hung around in kennedy town.

    回覆刪除
  20. Really? If so , then we might have bumped into each other now and then. Do you have any fond memories about the eateries of Kennedy Town and Shek Tong Tsui?

    回覆刪除
  21. My fond memories of food was at 晋成街,炸魚旦,涼粉,紅豆冰,鹵水紅腸,墨魚,牛什,三宝,應有盡有,until the old building were demolished some of the hawkers moved to the other place.like 屈地街。 One of the hawker selling sticbky rice in hill road ,her sticky rice quite famous ,many shek tong tsui people were known her . In kennedy town i like 平香,co’s i can only afford it.

    回覆刪除
  22. YOu still remember 平香? you must be an old sai wan yau (西環友). In my primary schooldays, we used to buy fried dumplings and soya bean milk from 平香 for breakfast once every 2 to 3 sundays as an alternative to 西豪's pineapple bun, which we found too monotonous, such wonderful childhood memories~~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