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4年8月27日 星期三

我哋細個嗰陣時




前些時參加了母校慶祝45年週年校慶的聚餐, 席間與一些不相見三十多年的老同學踫面, 除了興奮外, 頗有感慨萬千之歎很多老同學自中學畢業踏出校門後即失去聯絡, 直至三十多年後的今天才首次聚首, 記憶中的大男孩, 嬌憨少女現已是兩鬢微白的後中年人了畢竟是老同學, 即使很長一段時間沒相見, 幾句下來便已尋回當年的熟悉感.  我們暢談當年軼事, 趣事, 頑劣事; 有讓人開心的, 靦腆的, 回味的, 也有讓人感到唏嘘的, 總之是百味紛陳, 端的是一次很奇妙的聚會.



然而, 我們談得最多的, 竟是自己下一代與自己那一代在成長過程中的分別都說我們是獅子山下的一代, 其特色是社會充斥著貧窮和不公平,我們成長於一個甚為艱難的環境,以至於大家都習慣了面對各種逆境,並從現實生活中學會如何克服逆境,或者在某種程度上與艱苦相處,用平常心面對貧窮和不平不知你還記不記得, 我們的童年是這樣過的:



l  當我們仍是BB, 除了母乳外, 便只有喝壽星公煉奶開水, 壓根兒沒有聽過甚麼美X, X, X初生嬰兒奶粉另外我也沒睡過正式的嬰兒床, 據我老媽說我睡過紙箱, 木箱改裝的嬰兒床, 就是未睡過正式的嬰兒床, 原因很簡單,因為BB大得快,買嬰兒床晒錢” 



l  我們踩單車時不會戴頭盔,事實上那時候我們也不知道頭盔為何物踩單車當然會摔倒, 只要傷得不重, 爬起來拍拍身上的灰塵便跨上單車再上路其實每次摔倒, 我擔心單車的傷勢多於自己的傷勢; 自己的傷勢三兩天便痊愈, 但若單車的損壞情況嚴重, 我可沒有錢賠給人家



l  我們總是在日正當中的時候踢波, 卻從來未聽過誰會因此而中暑中場休息時我們喝的是來自水喉的自來水偶爾有個波友帶來一兩樽瓶裝水, 我們都是輪流傳著來喝, 既不怕細菌, 也不怕交义感染



l  小朋友嘛, 爭吵和打交幾乎是不可避免的;  輕微的不瞅不睬幾天, 但很快便會忘掉恩怨 受埋你玩”.  偶爾在極少數嚴重的情況下要出動雙方父母去擺平.  父母到場時不會維護自己的子女, 而多是先狠狠的叱責他們, 要他們向對方道歉, 這便是我們父輩謙厚的處世之道




l  我們課餘喜歡到處瘋, 興之所至會爬樹, 滾斜坡, 滑瀑布, 這些   高危活動 的代價是手傷腳損, 或者頭破血流, 但我們永不會(也不敢) 回家哭訴, 因為換回來的將不是呵護, 而是責罵, 嚴重的甚至會以 頑劣反斗的罪名嚮以藤條宴



l  家門以外的天地便是我們的遊樂場那年頭沒有互聯網和智能手機,朋友不是躲藏在Facebookwechat裡面的代號,而是有血有肉的人;  於是 找朋友玩的意思是真正的見面, 或者上他們的家里去玩, 又或者一起去看場電影, 逛大笪地等還有, 只要路程不太遠, 我們都寧可步行, 不願乘搭交通工具, 此舉不但可省下交通費, 更重要的是它可以讓你享受到一份難得的閒情 (邊行邊聊天的感覺比坐在巴士, 電車上傾偈更有實在感, 不信你試試)



l  年紀稍長我們會組織野外露營, 也會去一些偏僻的沙灘游泳那些時郊野的管理遠不及今天完善, 露營區域沒甚麼配套設施, 我們甚至試過連帳幕也不帶, 蓆天幕地的在星空下睡覺而偏遠的沙灘當然沒有救生員當值, 在如此渺無人煙的地方露營和游泳無疑要冒一定風險, 年青人仗著氣衝霄漢, 想不到那末多, 但儘管年輕, 我們仍很清楚自己應該為所做的事負責, 而且必須承擔後果 (幸好幾次露營均無重大事故發生, 否則以當年的年少無知, 真的不知可怎樣負責和承擔後果)



l  我們的零用錢是用血汗賺回來的.  以我為例暑假要全程剝蝦, 穿膠花才能賺到去涼茶鋪睇電視或去戲院睇戲的錢, 而平日的用度則靠替老爸買煙和雲吞麵的下欄, 但那是 手快有, 手慢冇 的機會我偶爾會因為幫同學送豬腸粉而賺到一點外快, 但那並非穩定的收入我還記得我唸小學時,老媽會將看過的舊報紙用咸水草紮好, 著我們拿去雜貨鋪換錢, 並以此充作零用錢那年頭沒有廢紙回收店, 但雜貨鋪通常都肯回收舊報紙, 用作包散貨如生粉, /片糖之用我們大概每個月賣兩趟舊報紙, 每次賣得兩, 三塊錢, 足夠我們兩兄弟睇場戲, 甚至喝支汽水和吃支雪條之用了



l  我們會因為年少無知, 做一些無傷大雅的小壞事, 如試著吸煙, 賭點小錢等, 但說到底我們的本性仍算質樸, 懂分寸, 知好壞, 對壞事只敢淺嘗輒止, 最重要的是我們仍服膺著長幼尊卑的倫理關係, 敬畏師長和父母因為我們知道, 萬一犯了法, 父母不會護短, 他們會寧可讓我們受法律的制裁



正因為這個既寬鬆(生活闊度) 卻嚴謹 (生活態度) 的環境, 造就了香港最富冒險精神和創造力的一代, 而我們的成長過程使我們不憚於面對挫折和失敗, 我們當中誰沒捱過窮, 沒捱過苦?   因為如此這般的經驗,讓我們即使在逆境中心境亦會覺得平和一點,怎樣差的客觀環境也比總我們童年時代的好,以至於我們總是懷著感恩的心,至少我們生活在一個條件較好的環境, 部分人甚至累積到自己夢寐中都不敢想像的財富, 我姑且稱之為  ”Hong Kong dream”   然而我們的下一代呢先不說這年頭向上的流動力大為減弱, 另外他們從小在過分溺愛, 甚而被寵壞的環境下成長, 好處是童年生活過得悠遊自在, 問題是過分受保護的孩子像只一出生便被飼養的雀鳥, 成長後即使你放它回歸山林, 最終也會因失去獨立覓食的技能 (本能?)  而餓死我興幸自己人生的歷程是    先頗苦後不那末苦”, 現今的年青人卻大都是 先甜後苦”, 可是當他們 (或他們的父母) 醒覺甜跟苦的先後次序應該互換, 或者起碼應調校一下箇中的濃淡度時, 一切都可能已經太遲了.





16 則留言:

  1. I agreed with you .
    提起母乳,媽媽話我差不多三歲戒母乳,
    點解?我got it .

    回覆刪除
    回覆
    1. To be honest, I dont know when my mom quit breast feeding me~~~

      刪除
  2. 1965年中一至今天已經49年,
    每年都會有1-2次同學聚餐,
    最年輕的我都60歲,
    話題都是懷舊和下一代.

    回覆刪除
  3. There is no friend like old schoolmates~~

    回覆刪除
  4. Yes,no more friends to-day.
    Old friends and old schoolmates are quite different.

    回覆刪除
  5. Coz secondary schoolmates weren't just friends, they shared the most precious years of our life together, and we practically grew up hand in hand, so much so that they occupied such an unique position in our heart,such unusual sentiment can never die away~~

    回覆刪除
  6. 西環師兄,我們的童年具有冒險精神(先去玩后被父母罵),富有創造力(什麼玩意是我們想出來的),兩星期前跟小學同學飯局,大家也過半百了,大家說起童年時,大家都眉飛色舞! 我們走過時光隧道,反老還童! 這幾個小時飯局真是拾回不少童年的回憶!有個同學拿出一本我們小六畢業時紀念冊,令所有人感覺震撼!每一頁每個同學所寫紀念句子&個人相片,通訊電話等等,這本紀念冊真是意義重大.

    回覆刪除
  7. I still have my primary and secondary school memento book with me, and sometime I would take it out of my drawer and read the entries one by one, it never failed to trigger my memories for the old mates, who laughed and cried with me throughout the most cherished times of my life~~

    回覆刪除
  8. 我感覺學生時代最開心!只有考試壓力,但一出來打工便感覺壓力從多方面湧進來,所以我也告訴年青人在讀書期間好好享受! 珍惜同學的感情,因時光不能逆轉!有時我也回到我以前的小學看看,校舍依舊,改變得很少,但人物面目全非.

    回覆刪除
    回覆
    1. As my secondary school is situated quite near to where I live, I used to take a brief visit every now and then, to see how things are going on, and more importantly, to light up my memories about the good old secondary schooldays, however, as times goes by, the memories get dimmer, and now I seldom go back. May be, memory is a very strange thing, it got washed away by time but one thing for certain, the happy time stayed there forever in my mind~~

      刪除
  9. 同意,我住在西環幾十年,西環改變很多,四五十層的高樓改變西環這個老區,當我走過現在大廈林立街道時,但當我回億童年時,兩旁大廈的街景便變回童年時黑白街景,例如:菜,魚欄,西豪,英豪,福星戲院.......包抱師兄的舊居,回憶真是一個神奇的東西!!

    回覆刪除
  10. 你還記得菜,魚欄,西豪,英豪,福星戲院?我的記憶中進一步延伸至60年代,域多利道沙山,鐘聲戲院(現為域多利道巴士總站),沿著摩星嶺海濱的木屋,公民村, 八達學校,中秋節在西環村提著燈籠的孩子們的笑聲,沿著士美菲路的臭水溝,卑路乍街防空洞,這些地方和人組成了我童年的重要部分,永不磨滅~~

    回覆刪除
  11. 說起童年過中秋節回憶是,長輩大清早便去街市買很多晚餐的材料,晚餐是有燒肉,五柳鯇魚,咕嚕肉,燒鵝,冬菇炆鴨掌,腰果雞丁....還有一大煲湯,非常豐富的晚餐,吃完便提著燈籠跟一些街坊朋友到去玩,那時還煲蠟(現禁止),那天可玩晚一點回家,那時會在厚和街,海旁,西環村一帶玩燈籠,西環村我有很多小學同學居住,玩得很開心,童真表露無遺!現在西環小孩玩"電燈籠"集中在卑路乍灣公園和海旁一帶,現在的父母不給子玩蠟燭燈籠,怕危險改為電燈籠,時代退色了,氣氛沒有了!

    回覆刪除
  12. 你說的往事真的很觸動我的心靈,我想我們該差不多同齡,因此我們有著相似的童年,你提到中秋之夜的景色, 在我心中仍然跌宕起伏,而母親在節日烹煮的美食,燒肉,五柳鯇魚,咕嚕肉,燒鵝,冬菇炆鴨掌,腰果雞丁,那也是我童年時大時大節的菜式,著實美妙而難忘的回憶~~

    回覆刪除
  13. 我們應差不了多少年紀,西環早年是得天獨厚的地區,區內有魚,蔬菜,雞欄批發市場和豬牛屠房,所有食材都很新鮮,童年能吃到大時大節的菜式會在端午節,孟籣節,中秋節,冬至,團年飯及開年飯,以上節日是一家人團聚高高興興吃頓飯,節日氣氛濃厚,在懷舊菜色中的五柳鯇魚&咕嚕肉在過去二十年都未賞過,五柳裡的茶瓜我很喜歡吃,咕嚕肉是酸甜汁加上外脆及肉香,在我童年最喜歡吃的菜式,現在難找!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