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4年5月15日 星期四

1984年的人和事(2)





(1)公屋新政策

1984年政府頒佈公屋優化政策, 如單身人仕可以入住公屋, 二人家庭可以申請公屋或居屋, 以及若公屋的戶主或配偶去世, 其餘下家庭成員必需經過入息審查, 才能繼續留居原單位;   而房委會亦著手研究高入息住戶搬出公屋的可行性.  另外, 居屋申請者的資格亦放寬至臨屋區居民,低薪公務員, 以及受清拆影響人仕, 均可用綠表申請居屋.














1984年的舊型公屋 1












1984年的舊型公屋 2














1984年的新型公屋 1












1984年的新型
公屋 2








1984年的新型公屋 3













1984年的新型公屋 4













1984年落成, 位於大圍的公屋秦石村





1984年落成, 位於東九龍的居屋屋苑 - 安基苑













1984年8月一批公屋住戶集會抗議加租 1













1984年8月一批公屋住戶集會抗議加租 2













公屋住戶曾以拒交新租方式抗議加租, 惟最後以失敗告終






由於居屋受歡迎, 政府推出5000個Y型屋村單位發售予公眾


(2)放寬租金管制


政府宣佈放寬豪華樓宇(月租一萬四千元以上)的租金管制, 另外租金偏低樓宇的租金可加至市值租金的百分之四十五, 以及加租率放寬至每兩年不得高於百分之三十.













私樓林立的港島東區 1












私樓林立的港島東區 2












1984年的太古城


(3) 大幅增加的士牌費觸發騷亂



政府於1984年1月11日宣佈大幅增加的士牌費三倍,  首次登記稅增加九成, 引致港, 九,新界數千輛的士慢駛抗議, 至當天夜晚, 整條彌敦道被癱瘓,人群越聚越多, 終於觸發騷亂, 部份人乘機搶掠商店, 騷亂發生的2小時後,警務處處長韓義理在電視發表講話, 謂警方會堅決打擊騷亂份工子, 當晚警方總共拘捕了170多人,並有30多人受傷.  其後非官守議員在立法局投票反對增加的士牌費,認為政府在這次加的士牌費的決策上沒有考慮的士司機的生計, 亦沒有充分諮詢立法局.  














的士慢駛抗議 1












的士慢駛抗議 2













的士慢駛抗議 3











新界的士慢駛抗議 4





的士貼上抗議標語














慢駛的士癱瘓彌敦道 1












入夜後人群越聚越多, 終於觸發騷亂 1












入夜後人群越聚越多, 終於觸發騷亂 2













警務處處長韓義理在電視發表講話, 謂警方會堅決打擊騷亂份工子, 右為當時的副警務處處長, 後來成為首位華人警務處處的李君夏












部份人乘機搶掠商店 1












部份人乘機搶掠商店 2













便衣警察拔鎗阻止搶掠











警方出動防暴警察拘捕騷亂分子 1












警方出動防暴警察拘捕騷亂分子 2













警方出動防暴警察拘捕騷亂分子 3












警方出動防暴警察拘捕騷亂分子 4













騷亂發生後一個星期, 非官守議員在立法局投票反對增加的士牌費,認為政府在這次加的士牌費的決策上沒有考慮的士司機的生計, 亦沒有充分諮詢立法局 1












騷亂發生後一個星期, 非官守議員在立法局投票反對增加的士牌費,認為政府在這次加的士牌費的決策上沒有考慮的士司機的生計, 亦沒有充分諮詢立法局 2.  一個題外話?有沒有人知道立法局在搬入前高等法院前是在那里開會的?








6 則留言:

  1. 1984年的士引發暴亂,搶劫主要發生在彌敦道一帶,
    不過很快受控制,近年來香港示威,遊行,抗爭,
    相對其他地方已很斯文,無嚴重傷亡.

    回覆刪除
  2. After the 1967 riot,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 was very alerted about the mood and demand of the new breed of Hong Kongers, so much so that, although minor conflicts were unavoidable, there were no major uprising till the sovereignty handover in 97. I suppose this is coupled with the fact that we were lucky that the economy was in general blooming during that period of time, people were too busily engaged in earning money to better their living, and have no time and thought for protests~~

    回覆刪除
    回覆
    1. 1999年前香港人去任何國家,一般很受歡迎.
      因為消費高,文化水準好.
      現時任何國家都不敢去,點解,相信你會明白 !

      刪除
    2. You have stated a painful fact that we all feel so very reluctant to admit~~

      刪除
  3.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羣眾係盲目嘅機比羣眾眼睛係雪亮多好多倍,看看世情,乜乜和平,乜乜理性物物,最後唔系一鍋粥!真係驚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Not just terrorist attack, the recent brutal killing in Taipei light railway reveal a new scene in the world nowadays, that the murderer of such merciless massacre can kill, relentlessly for no reason at all, call him anti human, call him senseless, the fact is, this kind of tragedy will be on newspaper more and more frequent in the future, and as much as we will become numbness and accept that it is now an everyday life of the world in which we live in, at the same time blame it on internet, or technology advance, we grow more and more alien and feel strange about this world once we thought we knew quite well~~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