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1年10月16日 星期日

PARTY繽紛樂





現今的年輕人若要慶祝生辰或者歡度節日,大多數都

 


 


會去“唱K”,偶爾或會找個樓上咖啡廳包場,甚至


 


 


是去DISCO狂歡。  同樣要狂歡或瘋狂一番, 7、80


 


 


年代的年輕人則喜歡“開PARTY”。  說起開


 


 


PARTY,相信生於6、70年代的人的肚裏面有著無盡


 


 


的故事和溫馨的畫面。  我之所以寫這篇網誌,源於


 


 


幾天前跟幾個同齡的朋友茶敘,其中一人漫不經心的


 


 


拋出了一句“你哋靚仔個陣時有無去PARTY呀?”。    


 


 


乖乖不得了, 這句話如同一條打開長埋記憶深處的鑰


 


 


匙,即時惹來哄堂燥動,各人都爭相把自己“開P”


 


 


的威水史繪影繪聲的吹噓,“亞叔開P個陣,你班友


 


 


都唔知喺邊”。  哈哈,真箇越聽越過癮,有趣事當


 


 


然不忘在此與你分享。  本網誌內容綜合了眾人(包


 


 


括我自己在內)對7、80年代開PARTY的印象,也


 


 


可說是以別開生面的方式向那個年代致敬。


 


 


 


 


香港年輕人開PARTY(以下簡稱“開P”)其實源於


 


 


60年代。  我記得我大哥中學後期已經去PARTY,


 


 


但那是校內的活動,主要是為了節慶如聖誕節,或者


 


 


是個別情況 (如因為奪得李後主的詩詞朗誦比賽冠軍


 


 


的慶功PARTY)。  其實自六十年代末開始,社會風


 


 


氣逐漸開放,不再標籤開P為“飛仔行為”  。香港


 


 


政府於67年暴動之後, 也在ト公碼頭搞了個“年輕人


 


 


新潮舞會”的活動,證明主流社會也理解年輕人需要


 


 


屬於自己的社交活動來宣洩青春。


 


 


 


 


我的開P經驗跟大部分的同齡的朋友相若,去P的黃


 


 


金歲月是唸中學的年代。  那時候有個同班女同學的


 


 


家境較為富裕(她家住傳統豪宅區列提頓道),加上她


 


 


的父母思想較為寬容,開通,所以一年下來,我們總


 


 


有三幾次上她家開P,而時間一般都是暑假.   很多


 


 


人都以為開P的旺季在聖誕節,那其實是錯覺  。聖


 


 


誕節當然是開P的好時光,但大都只集中在聖誕節前


 


 


後的三幾天,但暑假“悠悠長”,我們擁有足夠餘暇,


 


 


隨意安排開P的時間。


 


 


 


 


開P有開P的戰衣,70年代最型的開P裝束為:上


 


 


罩5吋關刀領,燈籠袖窄身恤衫,下穿高腰,8粒褲


 


 


鈕,34吋腳喇叭褲,再腳踏3吋高跟鬆糕鞋,哈哈,


 


 


殺死人吧!  你若仍然無法想象這個造型,可以翻看


 


 


70年代無線的“溫拿狂想曲”; 溫拿五虎的衣著即為


 


 


當年最“YEAH”的示範作。  要如此穿著出街當然


 


 


很難過父母那關 (事實上我開P也沒有穿得如此高


 


 


調),我通常是去街時穿得較為簡樸一點,然後在外面


 


 


才換上“戰衣”去開P。  當然回家前要換回“正當


 


 


衣服”才成。  至於戰衣則寄存在一些比較“前衛”


 


 


的同學和朋友的家中,有需要時便上他們的家換衫。


 


 


 


 


開P當然不是“話開就開”的,事前還是要做些準備


 


 


和佈置的工作。  首先是要用報紙遮住玻璃窗,以及


 


 


用顏色玻璃色紙包住光管,來營造一些迷幻色彩的效


 


 


果。  為什麼要用報紙遮住玻璃窗?  因為“家庭


 


 


P”大多是在中午舉行(趁家長外出和上班),中午日


 


 


照太強,與開P的氣氛相悖,所以要用報紙遮擋陽光,


 


 


使室內的光線昏暗朦朧。  此外HOST(即舞會的主


 


 


持人, 通常是屋主)亦需準備一些飲料和食品,以便


 


 


中場休息時“補充體力”。  飲料一般是不加酒精的


 


 


雜果賓治,其做法是買一大桶果汁,再加上三幾倍的


 


 


清水便成。  食品方面大多數是卷蛋和核桃蛋糕,更


 


 


“豪”一點的,會以煙肉腸仔,鹵水雞翼,春卷仔等


 


 


奉客,但這種情況甚為罕見。


 


 


 


 


開P的必需裝備當然要數音響設備。  7、80年代還


 


 


沒有CD,播音樂仍是要用唱盤播唱碟,若HOST


 


 


中沒有HI-FI,便得向擁有HI-FI的朋友借。  我中


 


 


三時買了人生的第一套HI-FI,自此便惹來無窮的麻


 


 


煩 (朋友開P時經常問我借HI-FI)。  那年代的


 


 


HI-FI絕不迷你,計開一個唱盤,一個擴音器, 兩個喇


 


 


叭,其總重量加起來“閒閒地”3、40磅,不要忘記


 


 


還有一大袋唱碟,所以每次朋友開P來借機,我都是


 


 


在極不情願的情況下答允。  事實上我的擴音器即在


 


 


一次搬運過程中一個不小心,被人從高處摔下而壯烈


 


 


犧牲,這個意外讓我心痛了好一陣子。


 


 


 


 


正式開P了,一般來說先要指定一個人打碟(今天的


 


 


說法是DJ).  打碟人不需要什麼資格,當然最好是


 


 


熟悉歐西流行曲(那時候沒有人播國語和粵語歌),另


 


 


外他亦需要十分“識做”, 如何識做下文再作分曉。 


 


 


傳統上PARTY的坐位分配是男女分坐兩邊,音樂起


 


 


時男孩子便起身走向女方請女孩子跳舞(其做法是微


 


 


彎腰,然後向對方伸手,說”MAY I?”),通常女方很


 


 


少會拒絕男方的邀請,除非女方已有男孩同來(很可


 


 


能是她男朋友),但當中也有例外的情況.  我的女同


 


 


學中有個檸檬皇后,她是逢PARTY必到,但永遠不


 


 


肯落場跳舞,我們男同學都很清楚,不會“以身試


 


 


法”,但街外人不明就裏,便經常“中招”。


 


 


 


 


若問我7、80年代的PARTY跳什麼舞,坦白說我並


 


 


不太清楚,一般來說舞會的前半段打碟人都會播快


 


 


歌,包括AGO-GO,TWIST,偶然間會來幾隻慢一


 


 


點的三步,CHA-CHA,FOX等。然而這些需要特別


 


 


教授才懂得跳的社交舞,對大部分人來說都過於深


 


 


奧,以致不得不坐在那裏做漢武帝(“看舞帝”)。


 


 


 


按一般程序,舞會進行了大概個半至兩個小時後即會


 


來個中場休息。  中場休息有兩個作用;一是真正的


 


休息,讓大夥兒吃點東西補充體力,但更重要的是中


 


場休息時會開燈,那末男孩子便可以看清楚女孩子們


 


的樣貌,從而鎖定目標。  哈哈,我便聽說過有些對


 


自己樣貌沒有信心的女孩子為了怕“見光死”,在中


 


場休息前離去, 有些則躲在洗手間,待下半場開始時


 


才“重出江湖”, 事實是否如此則有待考證。


 


 



下半場是舞會的戲肉,男孩子既然在中場休息時已瞄


 


準目標,下半場當然會集中邀請自己心儀的對象跳


 


舞,而高潮則會在LAST FVE(最後五隻舞)出現


 


每當打碟人宣佈將會播出最後五首歌(亦即說最後五


 


隻舞)後,男孩子們便會如狼似虎的沖向自己喜歡的


 


女孩子面前邀她共舞。  為何如此?因為根據不成文


 


的規定,LAST FIVE的音樂是不間斷的,亦即說只要


 


男孩子在LAST FIVE時能成功邀到其心儀的女孩子


 


共舞,即意味在他有五隻舞的時間霸佔著她。  更有


 


甚者LAST FIVE將全是慢四的歌曲,如


 


REFLECTION OF MY LIFE, YOUR SONG, LAST


 


WALTZ, FIRST OF MAY, MY SENTIMENTAL


 


FRIEND, RAINY DAYS AND MONDAY等殺死人的


 


慢歌,而最後的一隻則肯定是BEATLES 的HEY


 


JUDE,無他,貪其夠長氣,最後LA LA LA, LA LA LA


 


LA , HEY JUDE都“JUDE”足三幾分鐘(首歌全長


 


8分幾鐘),夠時間你去攞女孩子的電話號碼(注意:


 


是家裏的電話號碼,不是手機。  之後你能否成功約


 


到女孩子去街,還得要過她父母那一關)。


 


 


除了“住家P”外,我也曾去過外面的“P場”。 


 


謂“P場”其實是有些人將個別單位(可以是住宅,


 


也可以是商業甚至是工業大廈)租予PARTY的攪手


 


攪PARTY。  去這些PARTY要付入場費的,其費用


 


按地點而定,大概在20-30元之譜,我去過最貴的


 


PARTY門票收費50元,收費如此貴,除了地方較高


 


尚外(我記得那是在尖沙咀山林道一幢商業大廈內),


 


食物也較名貴(計有沙律,雞脾,三文治,西餅以及


 


滲酒賓治)。  回頭說“P場”PARTY,由於是在陌


 


生的地方開PARTY,人生路不熟,加上參加者又不


 


全是朋友,情況遠較“住家P”複雜。  我記得有一


 


年的聖誕節有個同學在土瓜灣租了個住宅單位攪


 


PARTY,並找我幫手。  他的如意算盤是一半“自己


 


友”, 一半售賣門票,以門票的收入來抵銷開支。 


 


一看是土瓜灣,心中便涼了一截,但看在同學份上,


 


勉為其難的應承了他。  當日我做苦力般將音響器材


 


和唱碟又車又船的運過海,再幫他佈置場地,擾攘了


 


大半天,終於完成所有準備工夫,人也陸續入場. 


 


當一切尚算順利之際,門外忽然傳來一陣燥動聲,原


 


來有班“飛型青年”硬要入來“一齊玩”,先不說他


 


們沒有買票,即使他們願意買票入場,我們也不敢讓


 


他們進來。  如是者雙方僵持了近半個鐘,HOST(即


 


我的同學)口震震的向對方拋了句什麼“四海是一


 


家,兄弟需同心”的詩,哈,說也奇怪,對方竟被他


 


“拋窒”,悻悻然地離去。  我們捏了一把汗之餘,


 


也不敢繼續玩下去,如此一個攪得我汗流浹背的


 


PARTY便落得個草草收場的下場。


 


 



若問我印象最深的PARTY,那非GRADUATION


 


BALL(畢業舞會)莫屬。  中學畢業那年,不知是哪


 


個攪手的建議,要在中環富麗華酒店舉行畢業舞會。


 


我們知道後內心是即喜且憂的,喜的是可以在酒店開


 


舞會,那氣氛和情調肯定是與別不同,憂的是在酒店


 


攪BALL,費用當然甚為昂貴。  最後不知道是否因


 


為攪手與酒店當事人稔熟,我們每人“只需”付150


 


元的入場費(包酒水及輕盈晚餐,當然也包括整晚使


 


用全個宴會廳的權利)。  我還記得主辦單位特別聲明


 


要遵守嚴格的DRESS CODE,男的需著西裝打呔,


 


女的則需要穿長裙出席。  那天晚上的詳細情況我已


 


不大記得,但情景卻至今仍歷歷在目; 畢業舞會彷彿


 


是我從少年進入成年的祭禮,踏進宴會廳,看著平日


 


穿得隨便的男女同學今天都衣履筆挺,說話不期然的


 


莊重起來 ( 平日的話題不外乎去哪兒看電影,或者那


 


間女校的學生漂亮,今天談的都是往哪兒升學,選什


 


麼學科等)。  整個晚上我只跳了幾隻舞,更多時間我


 


是沉澱在一種莫可名狀的依依不捨的感覺中. 


 


的,中學階段將隨著舞會正式結束,而我將會面對一


 


個不可預知的將來;當打碟人宣佈LAST ONE(最後


 


一首歌/一支舞)時,我坐在那裏,呆呆的看著舞池中


 


同學們輕擁著跳慢四,心底不經意輕輕的向他、她們


 


說:再會!





























































42 則留言:

  1. wow! that's my times, maybe we've met before in the Ps!

    回覆刪除
  2. 好唔捨得,係唔捨得呢篇你、我、大家的集體回憶咁快就睇完!^^ 我要引用呀!

    回覆刪除
  3. 呀,我話引用,其實我都未試過,更唔清楚到底引用係意味著整篇文章貼用或只可以引用部份字句?都係問下你先!^^

    回覆刪除
  4. 類似欄目我係其他網誌回應過,亦記得Madame Bianca仁姐提到不時在其舊居舉行派對。

    小學時隨父母長輩到瓊華跳茶舞或新雅或海天夜總會見識,只有一次隨女長輩到其男友家開聖誕舞會,學校開tea party要我參加無所謂,發牙痕打牙祭。中學同學有不少喜歡買飛開'P'但我從無參與,三五識七,又唔打得,無興趣亦覺似有點小兒科,兼且屋企絕不准。

    最無癮中四個次,女英文老師硬性要全班男女同學係班房內開舞會,無得唔出席兼最少留一個鐘,唔係扣分,男女同學分開兩邊坐,你眼望我眼,唔知等乜。玻璃窗矇上雞皮紙,班房關掉大部份光管,黑鬼馬馬,從窗罅望出外頭操場公園,陽光明媚,足球藍球橫飛,個一小時真有度日如年之感,一開門直情有如放監,頭也不回走夾唔唞,懶理留低再玩下半場個啲同學與天同壽、與日同光。

    後在一美資公司工作,公司內同事不論男女老幼,每多喜歡攜眷帶友到國際夜總會聽歌跳舞睇表演食晚飯,我亦是其中一份子,否則就與年齡相約同事同學落disco/酒廊聽歌吹水,除咗參加兩次中學同學聖誕party & tea party,就從無開過'P'。

    回覆刪除
  5. 70年代在hk讀過中学嘅「同寅」應該冇人吾識「開P」呢樣嘢,暑假冇P去好惨喎!做緊暑期工嘅都攞假開!講到呢個題目,講成日都講吾完!

    回覆刪除
  6. 哈哈 ! 有無留番 d 戰依做紀念 ?

    回覆刪除
  7. 因家住九龍,所以喜萬年夜總會應該無幫趁過,但係港島打工時有去飲茶食晏,disco/lounge多去尖沙嘴一帶,當時出名既有 Apollo 18,美麗華酒店地庫disco,新世界酒店disco或其地牢既Cabret,海城夜總會,海洋皇宮夜總會,聖誕舞會多去尖東凱悅二樓餐廳lounge,鍾意佢有現場菲律賓樂隊駐場,後期有去過港島灣仔君悅disco,覺得音樂唔勁唔好玩,且又隔江渡海,最慘個時已經開始有不少北姑殺入君悅揾食,再唔係我地個類純跳舞吹水個杯茶,最遠入過兩次沙田麗豪酒店disco/karaoke玩,都係因朋友同學結婚擺酒所在地之故。

    如果西環兄就算留低番啲戰衣,現在都着低落就真係保養得宜,確要請教如何保持體重。過去十三四年食糧減少,體重就增20餘磅,諗落確唔抵,食少咗但肥咗,唔成正比。

    回覆刪除
  8. 真係往事只能回味呀!

    回覆刪除
  9. Yes, the late 70s, the whole 80s & the early 90s were such old good days in the HK history. Unfortunately, such glorious period simply disappeared and it won't be happened again after the handover in '97.

    We did have ups & downs back then but we also had hopes. Even the govt & the riches were always ganged up in the old days, they still tried not to ignore the law & the HK people so obviously. Nowadays, they just don't care, they treat most of the HK people & working class as their slaves & sh*t.

    Work hard, play hard & earn a decent living are only dreams. Now we all have is nightmares.

    回覆刪除
  10. 哈哈!也勾起了我的當年回憶~

    回覆刪除
  11. 同你講嘅差不多啦,只係想起當年真係幾開心架!

    回覆刪除
  12. 西環兄,

    閣下是忠厚長情之士,我乃惟恐天下不亂之輩!

    香江慘遭強制回歸,繼而招致今日眼下官商勾結之無情無恥無法兼聽命北人之壓迫管治,心中自不然產生怨懟,滿紙憤慨,本愛之深恨之切,誰知殘酷情況不單毫無改善,且有越演越列之勢,無奈下對香港前景已有點哀莫大於心死矣!


    (P.S.:當年浦點亦有尖東既 Tropical Palace Disco,雖然晚上9:00多已入場,但只是先頭部隊去揾定枱凳,11:00點多人客才擠湧,音樂先開始勁,阿倫,張國榮啲音樂歌曲一起,舞池插針唔落,連路口邊鋪咗地氈既一樣大把人係度跳,真係流金歲月。)

    回覆刪除
  13. 銅鑼灣居民兄,

    我同閣下一樣,都係唔去"P"同埋唔開"P"個類。

    回覆刪除
  14. 以前個的 "扭紋式彩帶" 天花裝飾 --- 如第九張照片,,現在應該無可能再係香港找到啦。

    回覆刪除
  15. 抽寫得如在目前發生一樣啊! 謝謝分享, 午安!<( ̄︶ ̄)>

    回覆刪除
  16. 西環的黃金歲月2011年10月17日 下午10:59

    I have had made such decorations during X Mas both at school as well as at home~~

    回覆刪除
  17. 這扁太精彩, 勾起我的回憶, 講出年青時的P活動, 好.........

    回覆刪除
  18. 從沒去過舞會喔..

    回覆刪除
  19. 圖家塾兄,

    個啲"扭紋式彩帶"應該係一串串皺紙來的,現在書局重有無得買就唔知喇。

    讀書時候臨近聖誕節期間,就鍾意走去書局買幾串唔同色,返去屋企係咁剪,有咁幼細剪到咁幼細,剪到手指起晒泡,諗住係學校開慶祝會時,瀋上同學頭頂就無咁易清除,鬼知太幼細,一瀋時大風一吹全部吹走晒,徙心機捱手痛,以後都係剪到睇見一粒粒算數,不過,我算乖,唔似有啲衰同學咁,將皺紙粒溝埋啲金銀粉,令同學難以清除甚或傷人家皮膚。

    回覆刪除
  20. 最近才發現的舊照片,都很有趣.
    http://www.flickr.com/photos/fong_laikuen/1826868262/in/photostream

    回覆刪除
  21. 閣下文筆流暢, 把臨場感描繪的那麼生動且樸雅, 再加插往日圖片,你是如何記得過去種種往事的?圖片2和4內有一人看似當年的我, 難道我們曾經相識? 送你一首陳年舊歌, 當年舞會經常播: Creedence Clearwater Revival - Have you ever seen the rain? http://www.youtube.com/watch?v=TS9_ipu9GKw

    回覆刪除
  22. 多咗幾幅相,真係相得益章呀!

    回覆刪除
  23. 其實真係同你所講嘅一樣,只不過係女仔同男仔對開"p"嘅心態有些不同,好想去睇下係乜東東,但內心又有些害怕咁囉,有人請又開心冇人請跳舞又好瘀咁,唔想跳又唔知點推佢,請人食檸檬又於心不忍,唉......不過現在想起都幾得意嘅。

    回覆刪除
  24. 開p年代確令人回味,我記得大致上分兩種,一、是如梁兄描述的自己friend夾錢,由friend帶friend而組成的p,不收費的,只由幾個攪手負擔,比較斯文正派;另一種是收入塲費的商業攪手,不甚健康(如船河p),常有不良份子參與,經常打交收塲。

    回覆刪除
  25. 開p的跳舞及音樂,60s是亞哥哥,70s是soul,79年開始有Disco,直至80s中已息微了。

    回覆刪除
  26. 讀書時都去過好多次,多數都係話有人生日,中場小休切蛋糕,啲歌我比較熟,我專門負責打碟,落針準,一落慢四,個個撲晒起身,最後三隻,個個攬住唔放!一到 Hey Jude,仲識做唔覺意捧吓隻唱針,唱多兩分鐘!夠回味未!哈哈哈!

    回覆刪除
  27. 銅鑼灣居民兄,

    的士高流行時都只係一年去個幾次,唔算常客囉。不過講真,今時今日我依然鍾意跳舞及睇人跳舞,尤其睇個啲標準舞及拉丁舞表演及比賽,聽到熟悉音樂亦會腳痕身郁,但同年紀友人同學就多數話老啦,唔好預佢,真掃興。我自己從唔識舞步,又唔鍾意跳慢舞,相信自己舞姿應該幾得人驚。

    可惜,現在只獨沽一味流行卡拉OK,啲後生唱新歌時好開心,但我聽見就悶到抽筋,相對亦然,所以都係覺得的士高/卡拉OK混合最好,唔啱聽時走出去大舞池跳個飽(當然係自己熟悉個啲音樂歌曲來計),輪到自己唱個啲老餅飲歌先返去房換啲後生出來,咁就理想喇!

    回覆刪除
  28. I was too young for P and I never been to a ball. I guess my time is Disco with Saturday Night Fever and the BeeGee second coming~

    回覆刪除
  29. 你好?...以前60-70s 的青年喜愛開P..,是否曾光、陳寶珠..d電影..影響呢.? ...之後78年的~~油脂熱....~ ~

    回覆刪除
  30. 好肯定我們長大在同一個年代!!

    回覆刪除
  31. 沒機會喔.. 也很窮呢^^

    回覆刪除
  32. 當年開P的確大熱,學生大都有玩過,政府社區有舉辦.
    跳的大多亞go go,3 ,4 步等....

    回覆刪除
  33. 記得當時還有茶舞呢,星期六下午到尖沙咀就有很多間夜總會有舞跳 !

    回覆刪除
  34. Lucy家姐與妹妹兔2012年3月11日 上午8:42

    多謝你! 讓我尋回早已忘懷的青葱歲月,那些年, 那些事..........回味中

    回覆刪除
  35. 其實星期六的茶舞是比較便宜,晚上的夜總會太貴了,當時喜歡跳舞的年輕人不用上課又想玩就約幾個同學去,但是後來環境變得複雜便不去了!

    回覆刪除
  36. 63 Collage P Last song.. See u in Sep.65-67頭,雲龍酒樓夜總會茶舞$1.5而荔園水上舞廳(水記)晚舞$2.2但八荔園前70cents(7毫子)搞 Party praint card 片賣每pair $3 女士 walkin 免費Last song maybe theHouse of raising sun..跳象步舞,[cha cha';林巴,離身體],牛仔,扭腰,哈拉哈那舞,,之後Ago go, 70s 靈魂舞.之後霹靂...70s標準舞(Ball room ,如快慢三四步& 拉丁包括,牛仔,鬥牛,Cha cha;林巴) 純屬本人所知如有錯點請高人指點 !

    回覆刪除
  37. 80年代,有無人去過荃灣大河道杜氏琴行開p (party)呀!

    回覆刪除
  38. I was sixteen when I went to tea dance.It's just for fun. Around 10 dollars or something.We had partner by ourself,we won't dance with stranger!

    回覆刪除
  39. Those good old days... sounds so very familiar. I used to dance to Carpenters' "Mr. Postman".

    回覆刪除
  40. 我都想開p 呀

    回覆刪除
  41. 開P !很享往那時青春歲月!我在Saturday Night Fever ,那時出度,再有"油脂"熱爆!!那時集中在中環P塲比較多.

    回覆刪除
  42. Party. Oh my generation ( 60s to 70s ). So many fan club parties + private parties on every week. Feeling goog. 1970 in the party, i kiss her ( Indian ) born in H.K. beautiful. She said you are my boyfriend. So be careful. fu14556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