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09年3月6日 星期五

兒童樂園

 


 


那天, 偶爾在朋友家中看到他的珍藏 - 幾十本陳年的兒童樂園, 愛不惜手之餘便央求他把部份封面復制到光碟上讓自己仔細欣賞.  想來, 橫跨5090年代的兒童樂園絕對是幾代香港兒童的共同回憶. 朋輩之中, 不少人是看[兒童樂園]長大的 (或者掉個頭來說是兒童樂園看著他們長大的, 一笑), [兒童樂園]不僅陪伴著我們成長, 更是不少人珍貴的童夢.


 


 


兒童樂園和我這一代的小孩子的淵源著實太深了, 你可以在任何小朋友的聚集地找到它, 圖書館, 閱讀室, 小童羣益會等等, 而我[] 兒童樂園最多的場地則是-[飛髮舖].  理髮在童年時代從來都是件苦差, 先不說坐在小板櫈上枯等是件既苦悶又無聊的事情, 那個小孩子會喜歡給[飛髮佬]按著頭, 用一個類似老虎鉗的工具在頭,頸上剷來剷去? [飛髮佬]們也真懂小孩子的心理, 差不多所有的[飛髮舖]都備有一大堆兒童恩物; 連環圖啦, 漫畫啦, 以及較益智的兒童樂園和小朋友畫報供小朋友翻閱 (理完髮後除了可留在那裏繼續刨漫畫, 另外更加送椰子糖一顆). 


 


 


當然你不可以有甚麼要求; 那裏的兒童樂園通常都是殘破不堪, 有缺封面的, 有缺封底的, 有缺中間幾頁的, 總之是很難找到幾本是完整的, 盡管如此, 我仍是看得津津有味, 甚至入迷.  記得有一次我看得太投入, 即使己理完髮仍然捨不得走, 留在那裏繼續看, 忘記了回家吃飯,  最後要勞動母親來抓人, 回家後自然免不了享用了一頓藤鱔燜豬肉.


 


[兒童樂園], 不得不簡述一下它的出處,  原來它誕生的背景頗為複雜.  [兒童樂園] 是由友聯出版社負責印行, 它是一家有右派色彩的出版社, 曾出版過一些反共書報. 由於當年意識形態壁壘森嚴, 既然右派擁有兒童樂園這個基地, 左派自然也不甘示弱, 另外攪了本[小朋友畫報]唱對臺戲,  於是乎五十年代左右派鬥爭的舞台竟伸延至香港的兒童讀物的範疇.  兩本兒童讀物雖然有著不同的政治背景, 猶幸主編們一直堅守著兒童讀物該為兒童帶來益智資訉和歡樂的原則,  致使兩本兒童讀物沒有怎麼受到政治的干擾, 而兩本兒童讀物亦保持了應有的童真.


 


兒童樂園主要由羅冠樵, 戚鈞傑等負責編輯,  社長一職則由張凌華出任 (由於兒童樂園太受羅冠樵的影響, 有好一段長時間我還以為他便是兒童樂園的老闆). 兒童樂園說到底都只是一本以小朋友讀者為對象的半月刋, 又沒有甚麼廣告收益, 所以即使銷量不俗, 盈利仍然不會太高 (順帶一提, 兒童樂園的銷量其實很驕人, 全盛時期的銷量曾高達五, 六萬本, 即使九四年停刊前仍可每期賣出萬多兩萬本, 這個數字比現時不少暢銷的八卦雜誌更高).


 


雖然如此, 兒童樂園的經濟情况一直都不是很好,  由於人力資源所限,  因此兒童樂園由資料搜集, 撰稿, 繪畫, 上色及校對等大都是羅, 戚二人包辦.  雖然人手緊絀, 但極少脫期, 沒讓小朋友們失望. 兒童樂園之所以如此吸引, 除了內容趣味盎然, 生動活潑外, 更重要的是, [兒童樂園] 全書均以人手繪製, 且很早即以全彩色印製, 版面七彩繽紛, 對小朋友來說, 無疑是比黑白單色的連環圖更具吸引力.


 


說到兒童樂園的內容, 最經典的角色當然是[小圓圓], [小胖]和 [大耳王] 等.   她/他們都是臉蛋紅紅, 笑語盈盈的天真小孩子.  至於內容則有[播音臺], [成語故事], [ 中國神話], [歷史故事], [民間傳奇], [中外名人/偉人故事], 以及後期甚為受歡迎的 [Q版西遊記] 等.


 


你可能不知道瘋魔一的時的 [多啦A夢] 漫畫( 即[叮噹] ) 是一九七三年在兒童樂園率先連載的, 而叮噹, 大雄, 靜宜, 牙擦仔和技安這些中文譯名亦是由社長張凌華女士所改的 (坦白說, 我到現在仍未能接受 [多啦A夢] 這個聽起來很是礙耳的新譯名 (聽說叮噹的原作者藤子.A.不二雄臨終前的遺願是要將全世界叮噹漫畫都統一改回原名多啦A夢), 這在他來說是理所當然的, 但對我們這一代叮噹迷來說便感到有點若有所失和格格不入了.


 


其實我愛看兒童樂園的一個很重要原因是羅冠樵老師的畫, 羅冠樵是兒童樂園的主編, 差不多所有的封面都出自他的手筆, 畫中的主角都是紅粉腓腓的小孩子, 或在海邊嘻戲, 或在天臺賞月, 筆觸細膩, 色彩艷麗, 予人一種很心曠神怡的感覺. 


 


我曾問自己: 為甚麼羅冠樵老師的畫有如此巨大的力量去觸動自己的心弦?  當然羅老師的畫功比一般當時流行的漫畫/連環圖高得多, 印刷也精美得多, 但這並不是最重要的, 我想他所畫的畫的最大的吸引力是來令人暇想, 意興逸飛的構圖.  這些構圖則是源自他那顆與小朋友共同呼吸的童心 - 他實際上為小孩子描繪出他們心目中的天堂.


 


 那年頭, 我們的居住以及周遭的環境都頗為惡劣, 甚至可說是雜亂無章的, 那些住在木屋區,  或者一家五口一張床的小朋友更不用說了.  對比之下兒童樂園的封面/封底圖畫所呈現的世界是光潔明亮的, 小朋友們固然笑得絢爛多姿, 而他們所處的背景盡是風光明媚的湖光山色, 或者是乾乾淨淨的街角和張張燈結彩的天臺, 畫中的小孩子活得既健康, 又開心, 說實話是有點跟現實生活脱了節, 但卻恰好為我們灰蒙蒙的生活燃點了希望.  羅老師以他的畫筆告訴我們, 在日常艱難困苦的生活以外, 有這麼樣一個理想的世界.


 


忽然間, 我有個妙想天開的想法: 兒童樂園永不復刋似乎己是既成事實, 那末, 有心人 (主要是友聯出版社) 是否可以考慮將存世的兒童樂園編輯一下, 然後出版一些合訂本, 以嚮我們這些大朋友? 塵世流轉, 擊起了多少悲喜交加, 我們這一代對兒童樂園仍是念茲在茲的; 相信一旦成事, 這些兒童樂園合訂本將會是幾代香港人夢寐以求的收藏品.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