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8年1月2日 星期二

放假睇舊相 (2)


六十年代新界的露天街市,我依稀仍記得那時候的小販連基本的檔口也沒有,他們只以竹筐盛載貨品,讓顧客選購,如此簡單,一是因為他們根本連攪個檔囗的錢也沒有,二是方便走鬼





















1974年政府官員巡視上環街市時的官方圖片, 上環街市現已改名為西港城




















五十年代,香港仔停泊了六艘海上酒家,又叫海鮮艇,後來稱為海鮮舫。六艘海鮮艇其中四艘相繼結業,只餘下太白和海角皇宮。早期的海鮮艇全是木造,太白海鮮艇是一艘登陸艇改裝而成。其後政府認為木造海鮮艇存在危險,於是修例要艇身改為鐵造。太白率先改用鐵造艇身,並加長至84呎,樓高兩層,上層為舞廳,下層為餐廳, 裝修豪華。海鮮艇通常以晚飯為主,太白增設午間茶市,還附設小艇免費接載食客往返海鮮艇





















我愛煞這種街景,這裏是六十年代一條靜謐的橫街(間中收音機飄來幾段南音,更添風韻 ),左邊是咖啡大排檔 ,右邊似乎是個修理鐘錶檔,而這裏應該是一條連接著中環荷李活道的橫街    
















黃牛坐在馬路中心擋路?如此情景今日看來着實匪夷所思,五,六年代西環設有牛房和屠房,走牛情況時有所聞,留意圖左的李牛跌打,真讓人忍俊不住















一張照片, 三種交通工具, 其中人力車已被淘汰
















五,六十年代的皇后大道中,那時候的交通甚爲稀疏,行人都隨意的走在馬路中心,不太擔心往來的車輛.  留意那時候的街上,男女的比例甚為不平衡,路中心的那個女人穿的是傳統的水上人家大襟衫,他右邊穿黑綢衫的男人相信是她的老公,而右後方的穿長衫的女人,相信是當年甚為稀有的上班一族,所以才穿着得如此時髦 















五, 六十年代的蘭桂坊(即德己立街).  在五, 六十年代, 這里是一個孩子們的遊樂場,但現在則成為成年人的天堂

















約五十年代位於荷李活道的大笪地,掛滿「江西百歲人」、「見天心」等招牌,  滿溢「江湖味」,可見當年的大笪地是由美食、表演和算命組成的平民夜總會。大笪地現已改建為荷李活道公園
















六十年代乘客在尖沙咀火車總站驗票後魚貫入閘














坐在櫈仔上面吃飯,端的是別具風味,圖後是七層的徙置區





















六十年代中以前,商舖新開張,老闆會燃放一串長長的鞭炮,以示慶祝,六七暴動以後,政府禁放炮仗,此情此景遂成絕響









六十年代小販在走鬼,這種情況當年十分普遍,一聲走鬼,小販們立即雞飛狗走,七國咁亂,一個唔好彩便會殺錯良民,途人被小販推的車擦傷創傷,這種情況見怪不怪, 只能怨自己時運低,恭逢其盛。 這裏是銅鑼灣富明街




五/六十年代,回鄉探親的人潮正努力地想擠上火車, 非常經典的獅子山下的寫照




那些年,正值國內處於困難時期,回鄉客都是在半夜四/五點鐘,挑著一大擔的行李,內有着各式各樣的衣食以及日用品,往尖沙咀的火車總站,排大隊等上車,回鄉救濟親友,到深圳經檢查及打稅後,已是中午了.  當年往廣州的火車,班次甚為稀疏,速度既慢, 所停的站又多,乘客往往要在大堂呆到傍晚才能上到火車,到廣州已近午夜了,還要去派出所報了戶口,才能找賓館睡覺. 童年時我跟老媽媽回鄉探過幾次親,現在回想起來, 感覺是既苦也甜




斗零(即五仙/五分) 一碌蔗?  最啱睇戲時買入戲院慢慢咬



咁長嘅滑梯,㵦落嚟當然好過癮,但係亦都好危險,隨時會失控撞到人,另外啊因為滑稽嘅表面用鐵皮做,夏天如果乖乖地個坐喺度㵦落去,屁股隨時會被烤熟




成班街童喺度玩掟仙,不過話時話,我靚仔嗰陣時候玩掟仙總係輸多贏少,唔見咗好多零用錢,留意當時的交通十分稀疏,啲細路仔可以企喺馬路中心玩,而家真係唔敢想像










街邊飛髮襠, 兩三毫子有交易,還奉送椰子糖一粒,兼有公仔書睇, 間中還免費剃面毛,不過要返屋企洗頭





10 則留言:

  1. 五、六十年代,西環常見牛伕在街上拖牛往牛房,走牛事件屢有發生。我外祖父在卑路乍街開士多,據舅父和媽媽告知:曾試過有逃脫的牛欲進入舖頭,幸外公等人用麻雀板擋在門外,得以避免牛牛入舖!

    當年舅父結婚,在西營盤武昌酒家設宴,仍可燃燒大串炮仗。翌年即因六七暴動,炮仗頓成絕唱!

    回覆刪除
    回覆
    1. 牛係衆多家畜之中最有靈性嘅動物,我記得有位曾經喺屠房做過嘅長輩同我講,佢話當年屠房仲係人手劏牛嘅時代,佢見到好多牛係臨被屠宰嘅時候雙膝跪地,雙眼流淚,佢嗰陣時候都心有不忍,但工作所限,不得不下手,佢話自從退休之後就冇食牛肉,因為經常會回憶返起劏牛時候嘅情況,所以好多人即使唔能夠完全食素,都戒食牛肉,我相信係有道理嘅~~

      刪除
    2. 當年在瑪麗工作時,辧事地方沙宣道, 每上完食堂午飯後,度步至牛房等下午開工,日子有功,的牛記得我, 每到時候, 幾隻老友牛望長條頸等我搵佢地傾偈,牛真係有性架!

      刪除
    3. 我記得我靚仔嗰陣時,經常爬上士美菲路牛房嘅圍牆去睇牛,嗰陣時候西環屠房仲運作緊,大陸運落嚟牛會先安置喺士美菲路牛房,隔幾日再有人工人拉去加多近街鏡頭房嗰度劏。 唔知點解嗰陣時我睇住啲牛,都有種好莫名其妙嘅傷感,因為我知道個兩三日之後佢哋就會俾人宰殺,心中人隠約有種依依不捨嘅感覺~~

      刪除
  2. 童年住徙置區,街頭,遊樂場玩耍,大排檔的風味,無限回憶!

    回覆刪除
  3. 呢啲都係洪荒年代嘅舊事啦~~

    回覆刪除
  4. 說起從前馬路上車少,行人隨意在馬路中心行走,小孩子在馬路中心遊玩,就記起爸爸說過,他小時候,可以在馬路上堆起衣服做龍門,進行足球比賽。真是不可思議!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靚仔嘅時候都試過喺街度踢波,當然唔係大街大巷,而係啲橫街窄巷。唔知你記唔記得,六七十年代好多靚仔係街度玩,踢波,掟仙,打波子,公仔紙。街頭巷尾係靚仔嘅樂園,乜都可以玩一餐,最緊要係救到人,細嘅跟住大嘅周圍走,個種熱鬧同埋投入感係而家呢代嘅靚仔無辦法想像嘅~~

      刪除
    2. 我住的那區六七十年代橫街已不時有車輛經過,孩子們頂多在行人路上玩捉迷藏、跳飛機、紅綠燈、橡筋繩、打波子等遊戲,球類活動就沒有了,踏出行人路幾步也有的,在馬路中心玩就不敢了。

      刪除
  5. 總而言之, 真係好懷念童年時周街踢波, 掟仙,打波子,拍公仔紙嘅日子~~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