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7年5月30日 星期二

Try To Remember - 五十至七十年代 (2)





銅鑼灣高士威道近維多利亞公園處,右前方可見到百樂戲院














軒尼詩道近堅拿道東處,右前方可看到中國國貨公司














北角英皇道近芬尼街處














北角英皇道,帆船街對面,當年的電車還有拖卡














加路連山道近南華體育會保齡球場館處













香港仔大道近香港仔舊大街處












香港仔大道近東勝道處













南朗山道近黃竹坑道附近













薄扶林道近瑪麗醫院處,那年沒有電梯,要探病便得爬長長的樓梯













淺水灣道近麗景道處,可見當時還是郊區,四野沒有什麼建築物













淺水灣道近南灣道處













石排灣道近田灣山道附近,我記得帝后戲院的前身應為田灣戲院,現址己改為宣道會華基堂













田灣街近石排灣道附近













華富村巴士總站,此地景貌幾十年來無重大變動













華富村華富道,左邊是華樂樓。我有同學住在華樂樓,中學的時候曾經上過他的家玩耍,他的家正前方便是無敵大海景,絕對是豪宅級的格局和享受,現在華樂樓的海景當然被華貴村完全遮擋住了













華富村瀑布灣道近華美樓處












赤柱黃麻角道近聖士提反書院附近














德輔道西近屈地街處





















現時的消防員配備先進的裝備,安全氣墊可以承受一個從高約十樓墮下的人的衝擊力; 但是在六十年代消防員只能用幾個人拉著薄薄的救生墊來拯救市民,看來有點兒戲





















1966年政府統計署人員正在中進行中期人口調查

















1964年的街頭公仔書攤





















1969年長州搶包山的盛況。 1978年之前的搶包山活動和近年的大有分別,如爬包山無須佩戴安全繩;包山的內部支撐結構只有竹棚; 包山底部是硬地,沒有鋪上軟墊,以及同一時間可能有過百人一起爬上包山


















漁民家庭依靠收音機收聽天氣,市場行情和漁業社區動態等最新資訊

















市民在舊灣仔郵局外排隊等待接種預防霍亂的疫苗















颱風溫黛在1962年8月底至9月初正面襲港,造成超過一百人死亡及廣泛的破壞,為香港有史以來其中一個最具破壞力的颱風

















1964年政府為市民注射預防霍亂疫苗(俗稱打霍亂針)





















上茶樓,先沏一壼靚茶,一邊燃雀,一邊過過一盅兩件,好不寫意

















上樓對港人來說,無異於中馬票。這家人在1964年遷入彩虹邨單位,你能感受到他們的喜悅嗎?時至今天, 能夠有幸入住公屋, 相信比當年更難

















1968年一班人力車夫蹲坐在街邊等客





















1962年民市在皇后大道中及租庇利街交界燃放炮竹,以慶賀農曆新年。1967年暴動後政府禁放炮竹, 此情此景,再難復見

















六十年代一般家庭都甚為貧困,不少慈善團體派出流動糧食車到各徙置區向小孩們派發牛奶、麵包等物品

















六十年代往海外留學是一件光宗耀祖的大事, 你看當時的年青人搭飛機也穿得西裝畢挺的, 甚是帥氣 

















粥粉麵飯、生猛海鮮,街上的大牌檔應有盡有,今日街頭的熟食大牌檔可謂所剩無幾了
















一艘油麻地載人和汽車渡輪在維多利亞港游弋


40 則留言:

  1. "薄扶林道近瑪麗醫院處,那年沒有電梯,要探病便得爬長長的樓梯"………又係回憶,六十年代末,曾服務瑪麗醫院,辦公室在沙宣道口,上次回鄉曾訪,尚在,每天一定要走上醫務大樓工作,一是坐大卡車,二是走路。
    "華富村華富道,左邊是華樂樓。",比在瑪麗醫服務前, 老鬼是第一批華富村辦事處公務員,入註時還未入伙,交通不便,要自己用飯壼帶飯, 那段日子是畢生最順心的日子,同伴個個努力,早在華樂樓下海灘遊水,收公去另一邊綽泥猛,呵呵,幾十年咯!!

    回覆刪除
  2. 我70年代中仲讀緊中學嘅時候,經常入華富邨玩,美其名係去圖書館溫書,其實一擺低本書就周圍去,上華富酒樓飲茶,去華富冰室飲下午茶,落去瀑布灣公園游水,去籃球場打波,總之乜都做,除咗讀書,嗰陣時候華富邨啱啱入伙無耐,人少車少,感覺好舒服,尤其是面臨大海,有時候覺得心情鬱,一個人走落去海邊坐成個晏晝,由下午坐到黃昏日落,享受着清爽嘅微風,感覺一流,最近好少去華富邨,雖然佢係香港少數呢幾十年冇乜改變嘅風景之一,但係心境已經唔同晒,去華富邨都搵唔番當年靚仔嘅情懷囉~~

    回覆刪除
  3. 這輯照片很有Feel,勾起甚多回憶,謝謝!第一張估係攝於七0年代前,那個海外信託銀行廣告,在七O年代是大新銀行,那廣告維持了很多年,南華會那張,十分珍貴,嬰孩時期住那附近,應是左邊最前那棟大廈,地下是一間士多,父母在士多內租了一間板間房,住了一段時間,另一張瑪麗醫院,前方那條樓梯不能自達醫院大樓,有另一條在巴士站後依山坡而上,上方是現在三枝桿位置,估計也有六七層樓高,對病人老人來說是折磨。

    回覆刪除
    回覆

    1. 瑪麗醫院那條長樓梯我有很深的印象,童年時有親人住在瑪麗醫院,我偶然間要代母親送飯給病人,在巴士站下車後要爬上長長的樓梯,上到樓梯頂後還要走一段路才到達醫院大樓的病房,夏天的時候走到汗流浹背,但那時候沒有什麼便民設施,即使辛苦一點,也沒有人敢抱怨或者投訴~~

      刪除
  4. 街頭公仔書,斗零睇三本,一樂也,因為社區服務中心及小童群益會無這類書睇,只有兒童樂園正氣書。以前公仔書真正係黃皮書。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記得60年代中我成日去西環邨中苑台嗰間小童群益會攪嘅圖書館睇書,佢哋除咗一啲精裝版嘅嘅世界名著之外,都有啲公仔書,我記得睇過岳家軍,封神榜,水滸傳,三國,西遊記嘅公仔書,呢啲公仔書嘅畫工其實好好,不過印刷差,紙質又差,加上睇書嘅小朋友又多,又唔識錫書,所以好多公仔書最後又殘舊,又破爛~~

      刪除
  5. 我靚仔嗰陣時最鍾意喺西環金陵戲院門口個檔公仔書檔嗰度租公仔書睇,金陵戲院位於皇后大道西尾同和合里交界處,嗰陣時靚仔等入場睇戲就會喺呢個公仔書檔嗰度租書睇,有時候放學老媽子叫我落街買野或者欏野比人,我都會偷啲時間嚟呢度租公仔書睇,斗零租一本,一毫子租三本,靚仔嘅悠長下午就係咁樣渡過~~

    回覆刪除
  6. 我那時好像沒有租公仔書檔,要看公仔書要去路邊飛髮檔剪髮才有得睇,不然就要自己買。

    回覆刪除
    回覆
    1. 哈哈,可能你嘅年紀比我小,你童年嘅時候街邊已經冇乜公仔書檔,我童年嘅時候西環起碼有五六個公仔書檔,所以去租公仔書睇,或者坐喺度睇都好容易~~

      刪除
    2. 金陵個入口起南里喎?

      刪除
  7. 那個年代,在瑪麗工作的親身體驗,做醫生護士真的"不是人幹"的,太太辛苦了,又,當年很多Sister都係變態的,對"紅衫魚"(學護)簡直係譚蘭卿,黃曼梨,李香琴,惡到不得了,果的醫學教授又係,對醫生仔又係"惡"!
    老鬼所做部門,特殊,對我地甚為親切(有求之故)!
    都係那個美好的年代,多謝西環大佬,耐不耐,等老鬼"懷念過去"!

    回覆刪除
    回覆
    1. 唉,嗰陣時候係舊社會,權威年代,政府既人只要有少少權,就會用到盡,高級嘅壓迫下屬,低級嘅就用自己小小嘅權力去壓榨升斗市民,安兄講起瑪麗醫院,我都有一肚故事,靚仔嘅時候我大哥住喺瑪麗,我跟老媽子上去探病,嗰啲護士同埋清潔阿嬸呼呼喝喝已經不在話下,老媽子就真係好似歲月神偷咁,上親去都塞幾蚊比啲清潔阿嬸,央行求佢哋好好睇住我大哥,我記得每次塞錢比個清潔阿嬸嘅時候,佢都笑容滿面咁話好,冇問題,但轉頭老媽子每次問大哥情況如何嘅時候,佢都話其實乜都無做到,呢啲就係60年代社會嘅縮影~~

      刪除
    2. 當年的阿叔阿嬸,發過豬頭炳,位低而搵錢快,Nurse 同埋 Dresser 反為得過做字!
      俱往矣,那個時候,好多騎泥同"趣事",有機會再吹水咯!請請!

      刪除
    3. 安兄講故仔, 擔櫈仔排頭位啦~~

      刪除
  8. 關於華富村,講下開村時鬼古,剛落成入伙時,辦入伙手續時已經有人放棄,那些申請者"千辛萬苦","萬水千山"咁入到嚟辦手續,已經怨天駡地,尤其老婆大人們,那個時候,巴士甚少,而且是中途站,華富巴士站還未啟用。巴士費用亦不少,商舖還未開太多,只有藍塘麫包店,華富酒樓,街市只有幾檔,最記記肉檔兩兄弟!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最有印象嘅都係華富冰室同埋華富酒棰,因為每次入去係圖書館擺低D書之後,就同班損友三五成群咁去酒樓開飯,或者去華富冰室嘆下午茶,嗰啲真係無憂無慮嘅日子,而家諗返都回味無窮~~

      刪除
  9. 好了,有部份入住了,啊哈,投訴多多,那個時代,麥理浩尚在殖民地地部為官,當年承建商是"好人有限公司"(西環大佬知我講邊間),好多問題,大門鐵閘一推就倒,批盪騎泥鬼怪,間屋可以變斜方,我恩師(屋宇事務經理)南非婆日日喊打公程部,拆天咁!都冇用,(今時今日,難以想像,一早被乜乜垃圾二元掟磚夾公審)!
    不過最大投訴係"有鬼"!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有同學住喺華樂樓,我上過去佢屋企玩過幾次,又真係唔覺啲裝修咁差喎~~

      刪除
    2. 想當年,申請到廉租屋,好似中馬票咁鬼高興,好多有的水嘅人家,一入伙就自己扲荷包整番正間單位。
      華富後來出咗建築問題,我地一早知道會有果日,果然。
      老鬼當年好好彩,班同事都行得正,企得正,冇發達!
      有冇人記得係馬會攪珠抽屋,哈哈,如果那時我地想乜乜,發過豬頭炳,抽冧把係我地幾個,唱冧把又係我地幾個,只係開始時,班記者影下相,一走人,冇皇管,幾個老外經理,坐埋一邊嘆咖啡或茶,啊哈!諗番起嚟,成班友仔真蠢!所以至今兩袖清風。

      刪除
    3. 抽到入住公屋,直情等於中小揺彩啦,不過我又唔知道抽公屋嘅程序咁兒戲,不過60年代,啲嘢都係咁上下架~~

      刪除
  10. 未成村時,已有垃圾(老鬼對某些新聞從業者向來無好感,雖然差的入咗新聞界,同半個師傅係新聞界大佬)新聞紙大量報導華富村所在係亂葬崗,寃魂甚多, 非常猛鬼(日本侵華侵港時,此地是東洋倭寇殺害抗日份子刑塲)。
    有申請者本已心驚驚,點知入到去住時,第一期,華樂樓,到半夜時份,怪聲响耳,又入伙拜神時,屋中"陰風陣陣,紙灰飛起打轉,實在吓人!有些新遷入去住戶,一於投訴,數目不少,(有住戶竟然遷出)。
    當時有駐地管理員於是决定半夜實地尋找真相,老鬼隨行,走去尚是空置單位"守夜"!!!結果……

    回覆刪除
    回覆
    1. 好嘢,安兄講鬼故,擔定櫈仔坐定定喺度聽~~

      刪除
  11. 安哥, 唔好咁吊癮, 快D講埋落去啦,

    回覆刪除
  12. 西環大佬,好對唔住,好唔好意思,鳩佔鵲巢,佔你地方噴口水,沙冧,沙冧,今年秋季返來請你去海安,如果仲係度嘅話!
    係華樂樓唔同單位,搞咗幾晚,眾兄弟梗係唔會難為自己,花生啤酒,最後發覺,原來單位設計係對流通氣,對海大窗,對走廊又係通氣窗,實情係華樂樓風水甚佳,空氣流動通暢,而那些廉價鐵窗,閘唔到實,於是風動,聲動,有"鬼聲"咯,另外,在單位中間形成璇風效應,輕塵輕物璇璇轉,如果塞滿傢具,此種情形就減少咯!
    伺後,繼續在華富華樂等早期住戶,大都發達,中者小康,無個衰,果的唔要單位,後悔不已!!!
    最早搬入去住戶,好多漂亮女生架!!!
    西環大佬,梳你,梳你,收聲咯!!!

    回覆刪除
    回覆
    1. 安兄何出此言,你他日回港,當然是我先䀆地主之誼,請你上茶樓嘆一盅兩件。不過話時話,香港好多地方曾經都做過亂葬崗,華富邨是否曾經是亂葬崗我不敢肯定,不過西環有幾個地方都曾經是亂葬崗,這些亂葬崗與日軍佔港無關,東華三院上世紀初曾在西環提供殯葬服務,好讓一些貧苦無依的人士入土為安,這些亂葬崗散佈在豬毛山和摩星嶺公民村一帶,此所以當年住在豬毛山木屋區和摩星嶺公民村的居民經常在附近土地挖到人骨,聽起來很駭人,問題是香港居住問題一向嚴重,能夠有瓦遮頭,那還顅得上與骸骨為鄰?久而久之居民習慣了,也不覺得如何,其實鬼怪之說,視乎心之所安,只要行得正企得正,內心光明磊落,鬼怪又如之我何?

      刪除
  13. 「加路連山道近南華體育會保齡球場館處」,左邊近巴士站是新法書院。曾經有幾間分校的新法已成歷史陳跡。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都幫襯過大坑道的新法書院~~

      刪除
    2. 老鬼讀英文就係新法對面加山政府車房樓上,民安隊上面,害咗一世,學鬼壞咗口音,成世講唔好英文!

      刪除
    3. 嚇,乜個地址咁得意嘅,係咪嗰陣時好興嘅英文書院夜校?六七十年代啲年青人好有上進心,日頭做嘢賺錢,夜晚就去英專讀英文,或者商科學校讀會計,後來好多專業人士或者成功嘅商界人士,當年都係咁樣出身~~

      刪除
    4. 當年是港英德政,是輔政司署(相當今日之政務司)辦的基層公務員英文英語進修班,是各部門主官推蔫某些“有上進”基層學習英文英語,我入那班主要都是不同纪律部隊,多是三柴或同級,老鬼算另類,教師多是英軍軍眷,教學方法是即學即用,放胆講寫,務求最短時間可應用,口音及文法其次,班中越不敢開口的越惨,老師追着不放。

      刪除
    5. 貴老師教嘅係實戰英文,現實情況來講可能有用得多了,小弟讀嘅係所謂文法學校,讀同寫可能比較正宗一啲,但係講就真係完全唔掂,我記得我啱啱去英國嘅時候,根本唔敢開口同人溝通,就係因為讀書嘅時候唔著重oral practice,所以Spoken English 就一塌糊塗~~

      刪除
  14. 當時是在工作時間上課的,算作工作執勤,老鬼的上司更容許我交通费照工作計算出數,買書薄上司代出,所以感恩至今。不过口音及文法到今都爛,哈哈。

    回覆刪除
  15. 當時是在工作時間上課的,算作工作執勤,老鬼的上司更容許我交通费照工作計算出數,買書薄上司代出,所以感恩至今。不过口音及文法到今都爛,哈哈。

    回覆刪除
    回覆
    1. 安兄都可算係苦學上進嘅一代啦~~

      刪除
    2. 西環大佬有所不知,細佬爛泥一撻,並不上進,就係調咗去華富,阿一同阿二,日日一早就捉我講耶穌,南非婆一味話young man,should be day day up ,day day progress, 阿二,著名調味料嘅新抱,一有空就捉去哦,哦到怕,細佬又話無錢買書,又話無錢搭車,最後都俾佢地捉咗去"讀書",講起嚟,家陣無人會相信香江會有咁嘅事發生,尤甚正苦部門,"神話"嚟!從此一生只用某一牌子各種調味品!
      幾十年後今日,都感恩,及後悔無真正用心求學,一事無成!

      刪除
  16. 得人恩果千年記, 是我們中國人的美德~~

    回覆刪除
  17. 《西環的黃金歲月》負責人:

    您好﹗我是都市日報旗下雜誌metro Pop的記者。
    本人曾拜讀閣下的文章《以前睇戲》,並知道閣下是個戲迷
    敝雜誌欲邀請你接受訪問,未知您能否與我聯絡?
    我的電郵是natalie.tsoi@metropop.hk。
    靜候回音,不勝感激!

    metro Pop的記者 Natalie

    回覆刪除
  18. 已回覆閣下, 請查閱貴電郵~~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