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6年2月5日 星期五

過年雜憶




童年時過農曆新年是一年中最歡樂的日子, 開心事可謂一籮籮; 先從準備過年談起, 還未到尾禡, 市面已洋溢著濃濃的過年氣氛.  舖頭兩旁擺滿年花,街上有很多寫揮春的人在開檔為人寫揮春,而老媽則不斷催促我們去理髮,因為越近年尾,理髮費便會越貴,到年三十晚更可能會加三加四, 以老媽如此精打細算的性格,當然不會讓我們花這些冤枉錢.  年廿七至廿八是大掃除的日子,那天我們會全家總動員打掃,家中每個角落都必須以碌柚葉水抹得乾乾淨淨.  我們平日做家務容或會馬虎塞責一點,但年末的大掃除卻一點也不敢偷懶,一年一度嗎,認真一點是應該的,何況新正頭會有人來拜年, 企企理理是理所當然.




 年廿八,九是老媽開油鑊,炸角仔的大日子,她對這個工夫十分重視,一般都不容許我們在廚房裏轉,一則怕我們攪亂檔,二是怕我們小朋友不懂事,說了不吉利的話壞了意頭,但我仍很喜歡在旁邊看,只見她那雙巧手在粉團和豆沙餡間穿梭,不一回一個個炸至金黃的豆沙角便上台, 我喜歡乘她不備偷吃一兩來吃. 豆沙角有個特性,最美味是剛炸好 ,脆卜卜,熱騰騰的時候,待擺放幾日後,角身便會變得輭糯,需要翻熱來吃,那口感跟新鮮炸起的相距不啻十萬八千里了.




年三十晚是全年最忙的日子,童年時團年飯一定要在年三十晚才吃 (成長後我們各自成家立室,年尾各有各忙,團年飯因為要遷就大家的時間,便不一定會年三十晚吃了).   團年飯菜式既要豐富,又要講求意頭,雞,魚,大蝦,燒肉,髮菜蠔豉,生菜墊車輪牌鮑魚,臘味等是必然的菜色,飯後還來碗湯圓, 喻意一家從年頭到年尾都團團圓圓,吃得人人窩心暖意.




飯後老爸便出門去買花,那年頭西環隨處都有人賣年花,但他喜歡去科士街露天花市 (即今天科士街地鐵站)買花,興許是喜歡幫襯熟人吧.  老爸去買花,老媽則開始佈置新年擺設,先貼揮春,然後端出全盒,鋪上各式各樣的糖果,瓜子,糖蓮子和糖冬瓜等, 並聲稱不準偷吃 (我們小孩子當然不會如此聽話).   到了晚上十一點她便開始拜神儀式,原因是晚上十一點已是子時,按曆法計算已是踏入新年, 拜完神後便把一封利是放進我們的枕頭底當壓歲錢,然後每人派一套新睡衣,新年穿新睡衣是那年頭的習俗,至於其他新衣則一早已準備好.



年初一清早起來,第一件事便是要斟茶向父母拜年,然後領取唯一可以自由使用的利是 (從其他親戚朋友處得回來的利是則必須涓滴歸公).   至於午飯則十分簡單; 不知道什麼緣故,年初一的第一頓飯必須是素宴,主菜是南乳炆齋, 外加 粟米羹.  清淡是清淡了一點,但新年間一般都吃得很肥膩,吃一頓素菜輕鬆一下腸胃是個不錯的另類選擇,吃過飯後便出發往親戚朋友處拜年,遠一點的便要再過三四天才能去.  以後幾天親戚朋友們亦會絡繹不絕的上門拜年,這時候我們小朋友便樂壞了,因為是農曆新年, 父母的面口會寬容些, 限制也自然少一點,於是我們便可放題般吃油炸食物和全盒裏面的糖果.  另外農曆新年間我們也不用怎樣申請出街證,只要跟老媽說一聲便可呼朋引類的逛街,看戲,加上口袋裏有錢 (老爸老媽的利是),玩起來也特別恣意順心,這個奢侈在平日著實不可思議.




年初二是開年日,除了例牌的雞, 魚和豬手外, 老媽會以雞煲翅奉客,這味雞煲翅可謂是她的招牌菜,用料充足,火候亦十足, 魚翅的份量佔整個煲足足三分之一有多,佐以金華火腿和新鮮雞隻,再以文火燜上起碼兩天才算大功告成.  湯是奶白色的濃湯,外加火腿和雞的清香以及彈牙的魚翅,每次開年都讓我們吃得淋漓盡致,甚為盡興, 今天回想起來仍覺嘴角生津。



而今過農曆年的氣氛比以往冷清得多了,我想這種冷清見諸心態多於實際的環境.  是的,香港人現在過農曆新年仍會穿新衣,吃團年飯, 拜年,但給我的感覺只是人做我做,行禮如儀而已.  年輕的一代對農曆新年的感情,比起我們那一代那股濃烈的期盼和盛情,真不可同日而語.  近年興起在酒樓吃團年飯,年三十晚即外遊避年,甚至網上拜年等, 凡此種種意味着農曆新年正逐漸趨向沒落,唏噓之餘也暗自慶幸, 自己曾在最好的年紀歡渡過最溫馨的農曆新年.  至今我仍依稀記得老媽過年時炆冬菇和蒸雞的香味,以及拜神的煙熏味.  農曆新年是中國人對新的一年的期許,對未來美好生活祝願, 這願景,追求,不應隨着時代進步而被淹沒.



後記: 



(1) 我記得童年是有"賣懶"的習俗,小朋友吃過團年飯後,便拿張紅紙,逐家逐戶叫道: "賣懶, 賣懶, 賣到年三十晚",以期將懶散賣出, 明年即會勤力讀書,未知網友們可有印象?



(2) 1967年以前, 香港在農歷年間是可以燒爆竹的.  我還記得打從年三十晚開始,爆竹聲便不絕於耳,響徹通宵.  有兩年我曾跟大哥往西環邨平台燒爆竹,感覺很是刺激.  但凡事有都有正反兩面, 容許隨處燒爆竹其實非常危險(尤其燒爆竹的大多數是小孩子, 不懂節制),其後遺症是輕則燒穿衣服,重則受傷,所以出街都要格外小心,我便試過拜年時在巴土站等車期間被擲過來的爆竹炸傷眼睛,67年暴動後政府禁止燒爆竹,年三十晚沒有爆竹聲吵耳, 耳根是清靜了, 新年氣氛卻一下子減淡了很多.  






18 則留言:

  1. 祝西環大佬猴年萬事如意,富泰安康。

    回覆刪除
    回覆
    1. 敬祝身體健康, 心想事成, 生活愉快~~

      刪除
  2. 看了這貼子,不勝唏嘘,西環大佬所記的過年景象跟老鬼記憶中基本一模一樣,想起那個時代,獅子山下的人雖窮,可是有愛,有情,有義,有包容,有樂觀,獨欠一樣,是什麽?是希望,想找一份工作,難於登天,就是學徒,都要有人事,要有舖保,投考巴士守閘員的工作,要人事,要錢,考車牌要錢,可是人們就是咬著牙,闖過去。可是如今呢?什麽人都是一個字,怨,有少部分人還多一個字,鬪。今時今日,社會富了,政府差不多什麼都“服務”了,看政府医生不用走後門了,警察權威没了,高官鵪鹌鹑了,言論自由了,不敢再說了。還是懷念用牛奶罐蓋著炮丈,看牛奶罐被砲丈炸到飛天,也懷念用小鐵管把炮丈射向西環大佬母校時的過瘾。

    回覆刪除
    回覆
    1. 昨天是年三十年晚, 吃過晚飯後,想買些年花,遂攬衣外出,從卑路乍衘走到東邊街, 竟連 一檔街邊花檔都找不到~~

      刪除
  3. 西環師兄,恭喜發財!身體健康!以上文章我童年時相似,現西環很難找到花店,在北街有一間,現交通太方便,坐西隧小巴便到旺角弼街,走五分鐘便到花墟了,花店生意難做,所以越來越少!

    回覆刪除
    回覆
    1. 西環兄及各位,

      恭喜發財!

      祝猴年萬事勝意,如意吉祥,身壯力健,出入平安!

      刪除
    2. 同喜同喜, 在下謹祝兩位吉星高照, 闔家和樂~~

      刪除
  4. 今年是最無新年氣氛的一年,天災,經濟,幾個名歌星去逝及昨晚香港發生事件等!唉!無嘢講。

    回覆刪除
  5. 經過昨晚的旺角動亂, 人心更加不穩~~

    回覆刪除
  6. 意識形態真係好恐怖,真難明今時的社會現象,對比細佬僑居地,其實家鄉優勝很多,唔係講風涼話,如果唔係,點解咁多人回流…?唯一係所謂MZSK,但係僑居地,都唔係乜乜噃,阿頭都唔係乜乜物物噃!
    除咗呢樣,自由度及搵食,平等都比細佬呢邊好,至於供唔起樓,呢邊唔係仲離譜,炒到脫晒節,搵工一定要後門,到處楊梅一樣花,好唔明好好一塊福地,變成咁,難受,難過,難堪!好多嘢想講,唔敢係呢度講咯!

    回覆刪除
    回覆
    1. 安兄盡管暢所欲言, last time I know, Hong Kong is still a place where we enjoy freedom of speech~~

      刪除
    2. 安兄盡管暢所欲言, last time I know, Hong Kong is still a place where we enjoy freedom of speech~~

      刪除
  7. 聽講華富邨要拆咯,又係唔捨得,一生人之中,係華富邨服務那段時間,係最開心最充滿希望的,同事又是最好的,而家要拆,其實都係預咗,當年我地果組同事,都知道質量係有………………。當時的洋人阿頭,已經鬼殺咁嘈去…,不過被人擋番來,因為佢唔係技術專業,只係管理同行政…………回憶,又係回憶。

    回覆刪除
    回覆
    1. 放心, 以目前情况看來, 十年八載之內華富邨應該都不會被拆掉~~

      刪除
  8. 安兄盡管暢所欲言, last time I know, Hong Kong is still a place where we enjoy freedom of speech~~

    又有一段回應失踪了,暢所欲言乎?哈哈!

    回覆刪除
    回覆
    1. 安兄之留言己 "撈返". 奇怪, 老哥的留言一不偏頗, 二不涉及政治,何故被删?真搔破腦袋~~

      刪除
  9. 自有人類歷史,人類互相斫杸的悲劇從未停止,主要因素很簡單,就是"權力"二字,權力在手,不論大小,都會令遺失。
    我憎你,我唔"禮奇"你,我有權力,咁!用咯,哈哈,就係咁簡單。算了,今年返來一定搵你暢所懷舊,睇一睇家陣邊度會睇到你我少時的青洲茖日。

    回覆刪除